辽宁义县刘成被锦州劳教所迫害双腿残废、丧失听力


【明慧网二零零六年九月十一日】2004年7月4日,义县大法学员刘成被前杨乡派出所恶警绑架到看守所并被抄家。同年7月20日,刘成又被绑架到锦州劳教所,在那里刘成遭到了惨无人道的酷刑折磨,他所经历的苦难是世人难以想象的,而锦州劳教所的残暴更是令人触目惊心。

一、坐老虎凳(也叫铁椅子)

所说的铁椅子其实是椅子面上只有一根铁棍,长时间受此刑能造成腰椎错位,下肢致残、瘫痪。刘成由于不穿马夹(犯人的服装),恶警强制将他铐在铁椅子上,同时手、脚都被铐住不能动,臀部坐在一根铁楞上,也就是全身的重量都在铁楞子上。上此刑用不了多长时间就会出现腰、臀、下肢、后背巨痛难忍,剜心透骨,那真是生不如死。在这样的酷刑下刘成被折磨了四天。

二、绑腿

大约在2004年7月27至28日,以恶警李松涛为首的邪恶之徒将刘成的腿强行双盘并用床单绑死,双手反扣背后,头戴安全帽,同时播放诬蔑大法的广播给刘成洗脑,恶警李松涛用电棍电击刘成的脸部,脖子等处,刘成整整被折磨了一天。

三、铐刑加暴打、电击

为了“转化”刘成,恶警刘光江、韩立华、牛继尧和孙某某他们把刘成摁坐在床上,双手分别铐在床的两端固定住,然后指使四防(刑事犯)陈长斌、王涛、李焕雨、李峰、尹明德、孙国泽等人用拳头暴打刘成的胸部,大腿根、用鞋底子打头、脸部。用拖布把儿打胸部,膝盖、脚脖子,用脚后跟刨后心、背部,同时恶警还用电棍电击刘的颈部和脸。这些恶人们自觉得不够过瘾,又把刘成铐在暖气管子上、使他站不直,蹲不下,然后继续打、电。

他们还残忍的用裤带夹子扎刘的软肋缝、掐睾丸,这样的折磨整整持续了三天而且不让睡觉,受刑后的刘成被打的面目皆非,遍体鳞伤,奄奄一息才停止。事后刘成躺在床上长达半个月不能动,因此刘成的腿也落下了病根,双腿一直疼痛、麻木,没有知觉。刘成在这种极度的痛苦折磨中一天天的挣扎着活下去,为了解除伤痛的折磨刘成准备炼功,受到大队长白金龙的凶狠威胁、恐吓。并且在刘成伤痛十分严重的情况下,恶警不顾他的安危又把他关进小号,进行封闭式迫害。二大队大队长白金龙指使四防潘雪海整天不间断的折磨学员刘成。刑事犯潘雪海把刘成的双手铐在小凳上,对刘拳打脚踢。刘挨打时嘴还被带着嚼子,嚼子呈凸字型,顶端处直伸进嗓子眼里,使他不停的呕吐、恶心,这样每天戴着嚼子,被打了半个月后才松开。紧接着它们又给刘成上吊刑,逼刘站着双手吊勒得很紧,这样被折磨了两个月后,刘成的双腿伤情严重,医院说他是腰间盘凸出,致使下肢被压迫的麻木疼痛,可是在被关在这里之前刘成从来没有过此病。

还有一次恶警李松涛带人打大法学员刘向阳,刘成说不许打人,并喊着“法轮大法好”,恶警李松涛为报复刘成,给刘加期一个月。

四、坐小椅子

大法学员每天被强迫坐不到30公分见方的小木椅子,10个小时以上,由于长期日复一日,年复一年的坐小木椅子,致使屁股尖由紫变青,结硬痂、严重的部位变成死肉,同时肛门受损,下肢不过血,甚至致残。

以上是大法学员刘成在锦州劳教所遭受的酷刑迫害的一部份,而且更残酷的迫害至今在锦州劳教所里继续着,锦州劳教所(教养院)几年来因对法轮功学员的残酷迫害而在当地早已是臭名远扬了。被迫害致死、致残、致精神失常的更是比比皆是。然而行凶者之所以至今仍逍遥法外,继续作恶,是因为有恶党和中共政治流氓集团的背后撑腰和唆使,致使锦州劳教所的张海平、李松涛、白金龙、张春风、刘兴江、张加彬、杨庭伦、穆锦生、赫英林、史贞山等为首的恶警想用迫害法轮功达到升官发财的目的。对修炼“真、善、忍”的一群善良百姓实行灭绝人性的迫害已经到了无法无天,草菅人命的地步了。

在此正告仍在参与迫害大法弟子的锦州劳教所的所有恶警、恶医和一切邪恶之徒,为了你们自己,为了你们的亲人着想一下,不要再一意孤行的走向自绝于民族、自绝于历史的犯罪深渊,赶快停止做恶,悔过从新,弥补过错吧。不要再做中共的替罪羊,随中共一起殉葬了!

附:

锦州劳教所二大队电话及相关人员的电话
李松涛:4303782  张春风:13504165351
二大队机:4575192 白金龙:4575193
值班室:4575195  打学员的恶四防郭少兆(妈)沟帮子:13940641554
|锦州市教养院卫生所所长史贞山,家庭住址,古塔区定安里74号楼85-96其中一号,从东边数第一单元。
教养院管理科科长刘兴江古塔区西安里35号楼东边第一单元2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