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大陆寄信和海外打电话讲真相的同修交流


【明慧网二零零六年九月十三日】很早就想写此文,但由于自己没重视、想等待更了解情况的同修写,一直被干扰至今,特别是前一段看到营口地区那么多份《九评》没寄给世人、还招来邪恶骚扰,造成损失,心里非常痛苦和惋惜。很自责自己没有把自己知道的情况尽早写出来。还请明慧编辑考虑将此文刊登在《明慧周刊》上,让更多的同修能看到此文,因为大陆大部份同修还无法上网。不妥处,请同修慈悲指正。

还是在2003年时,我就听亲戚讲,警察说邮局发现大量法轮功真相资料,全被邮局烧了,好象是说邮局在分发信件时要先用仪器扫描,一发现敏感词就要焚烧。当时我试验过,寄出的复印的真相资料(一封信内两页A4纸)没收到;后来我就用软一些的信纸手写(信纸也能打印)一页,外面包半页没写字的信纸(重量不超,字被包裹),用牛皮信封,结果收到了。

因此,建议寄信讲真相的同修要考虑周全,如:用不同的字体、不同笔的颜色、不同的邮票、信件不同的叠法、不同的信封、不同的地方寄信,不超重(为保险,A4纸一页半,表面再包一层薄白纸,既不超重,信封表面还看不见),同一邮箱内,外表相同的信封最好只寄一封,外表不同的信封最多不超5封,3—4封就可以了,多找几个地方发。注意:信封右下角的地址和邮编一定要写,贸易公司、开发公司、广告公司、药店、机关、学校、协会等很多,都可以写给有关联的收信人,收信人名后面也可适当的考虑加写称呼,如:姐、妹、哥、弟、叔叔、阿姨、同学、友、老乡、战友都可以选择用(一次梦中我将我的母亲在生命垂危时救活,第二天是介绍一未见过面的危重癌症病人得法后病愈。所以我以大学的名义寄给一儿子正上大学的领导干部的信,就是写的叔叔收,我想需要救的这个有缘人很可能哪一辈子也许就是我的叔叔)。

因为现在通讯很发达,打手机、发短讯、使用网上即时聊天工具和电子邮件的很多,寄信的不多,所以我们寄信时表面一定要注意动脑筋,符合常人状态。寄《明慧周报》的同修要考虑是否能收到,因为明慧周报几个字比较大容易看见。

不仅要考虑表面的安全,更要重视发正念。我们不是完成任务,也不能贪图数量;我们是救人,做一份就要起到一份的作用。但是,我们也一定要牢记:我们毕竟是修炼的人,也不要被观念障碍住,我们是神在救人,要重视发正念,“心性多高功多高”(《转法轮》),“大法弟子才配在这里展现辉煌”(《致2005年欧洲法会》)。我也听说过有同修寄师父经文收到的。关键是正念一定要足。

另:与海外打电话讲真相的同修谈些个人的想法:海外同修辛苦了,我们虽然互不相识,但我们心心相印,我们同修一部大法,做的是整体配合、共同救人的伟大的事,你们的真相电话确实起到了震慑邪恶的作用,你们给山西省军区的真相电话那几天几乎使他们的通讯瘫痪,因为那几天他们总接到真相电话和传真,无奈只好切断了对外的线路。我认识人中有三人接过海外同修的真相电话,他们都是属于常人中比较善良的人,其中有两人已三退。

我悟到要救度的世人都是在师尊法身的安排下,我们共同在救、共同在做。山西是山区,大法弟子不多,还有很多山区的老百姓不知道大法真相,特别是晋东南地区,也就是上次有同修提到的长治地区加晋城市,该地区和平时期有些县就没有人学或仅有个别人学,如:陵川、沁水、沁县、沁源、平顺、武乡、黎城、襄垣、壶关等县,而这一地区仅有的学员被迫害的也较严重,如晋城市仅2002年十六大就抓捕大法弟子40多人。还请海外打电话讲真相的同修多向这些地区打电话讲真相,救度这一方的世人。

今天,我想反馈一些建议给海外打电话的同修,不知妥否,供参考:只是想让我们在最后有限的时间里能够救度更多的众生。第一、我认为海外打电话讲真相不要过份集中,效果是否可能会更好,如前面提到的你们那次给山西省军区打电话一事,真相电话确实起到了震慑邪恶的作用,他们之间也在谈论,但同时也听说这件事对他们震惊较大,其他单位也有大面积同时接到大法真相电话,反映到高层后,领导就下令让一些单位把全单位的电话统一接一条线对外。现已有单位这样做了,可能会给一些单位打电话讲真相带来不便。

不知其它地方是否也有这样的情况,如果我们分散着打电话,如:今天对甲地一些人,明天对乙地一些人,后天对丙地一些人……然后再返回来对甲、乙、丙地的另外一些人……(发真相资料的同修也可参照此方法)。效果是否会更好,我们不求表面轰轰烈烈,只求实效,只是救人。

另外,前一段时间,我在办公室接到一海外同修的电话,一听是讲真相,我就赶紧叫同事来听。电话那头是放的关于中共活体摘取法轮功学员器官的真相录音,大约有十分钟?录音放完后就什么也没了,同事还想听,等了很长时间也听不到什么了,感到有些失望的放下了电话。我就问:听了有啥感觉?他说没啥感觉,不就是活体摘取器官吗?咱们国家的医疗事业现在如何如何发达了……。也就是说,他就没听明白讲的是法轮功的事。其实这个人还是个信佛的人,属于比较善良的人,也已三退,也明白一些大法真相,但对这次听到的电话确实没听明白说的是什么。

当然,我给予了补充,同时也感谢海外同修给我讲真相又提供了一种方法,我可以讲:我接到什么、什么电话了。

顺便想告诉海外同修的是:在中国大陆党文化毒害中的民众,对生命的珍爱程度很差,也就是说,一些人听到活体摘取器官是麻木的,引不起共鸣,因此,大法的基本真相是我们一直要讲的,如果他听到活体摘取的是修炼“真善忍”的、善良的、为救度世人(包括接听者)无辜被迫害的法轮功学员的器官,就会引起重视。事实上,接到电话明白了真相的人也在无意中传播,关键是看他当时是否听明白真相。电话内容最好刚开始是基本真相,然后是活体摘取器官、《九评》、劝三退等,也不要怕电话长、内容多,有些单位的人没事干很想听,是听不到,即使没时间听他在刚开始接电话时也听到了基本真相,他会知道大法是受迫害的。这只是我个人的想法,仅供参考。为此,我们要重视真相资料的选材。

以上两个事都涉及到一个真相资料的选材问题,也就是说,很可能收信和接电话的都只有这一次机缘,我们给对方的这封信或录音真相最好能在不长的篇幅里,恰到好处的讲清、讲明更多的大法真相,同时再劝三退。这就要求我们在选择真相资料时选择好,起到事半功倍的作用。为此,据明慧上同修们的文章,结合自己在劝三退中遇到的一些实际情况,改写了一封信(用A4纸一页正反面能放下)可以邮寄,也可以供海外同修给大陆讲真相录音参考用。由于本人层次有限,只想抛砖引玉。也希望大陆有条件、有能力的同修结合自己讲真相、劝三退的经验写一些语气比较平和、能讲清真相、能揭露邪党本质、能让读者和听者感觉确实是为对方好,赶紧三退的文章,供国内寄信和海外打电话讲真相的同修用。据我所知:山西不明大法基本真相的世人还很多,所以建议在目前揭露中共活体摘取法轮功学员器官、传《九评》、劝三退中,还不能缺少大法基本真相的传播。

以上为个人现在层次所悟。谢谢,合十。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