做媒体工作中的修炼体会

【明慧网二零零六年九月十三日】来到新唐人电视台大约四年的时间了,感谢新唐人新闻部提供了这样一个修炼的环境让我在其中熔炼着。四年来的体会很多很多,仅以其中几点与大家分享。

1.同修之间的矛盾

年少时,冥冥中就觉的自己长大了会做媒体,而且是一个庞大的、对社会有强大影响力的媒体。但之后的人生道路,无论是读书、工作,都与媒体毫不搭边,偶尔想到了,也笑话自己儿时的梦想太不着边际。四年前,看似偶然的机缘来到新唐人电视台,马上就知道这是自己证实法要走的路。那时真可谓一腔热血干劲十足,同时也满怀希望的想把新唐人电视台早日打造成儿时梦中的媒体王国。

我不停的干活,埋头苦干,任劳任怨。现在想来,那时把它当成事业了,以做事代替修炼,简单的认为事做的多,就是更好的证实大法。之后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矛盾渐渐的就显露在眼前了。开始是看到别人之间的矛盾,看到存在的一些问题,表面上都与自己没有关系,却件件触动我的心。虽然我只是一个普通的新来乍到的义工,心里却把新唐人电视台当作自己的事业一般,一门心思的就想要怎样解决问题,怎样想办法把新唐人的事做好,让工作更好的开展。

当时头脑是非常简单的,想出的办法也是率直而天真,没有意识到其中修炼提高心性的因素,还有旧势力乘机干扰破坏的因素等。心里想的就是早点解决问题,别耽误工作,为了解决事情而解决事情,讲话又直又冲,不知深浅,因此不但解决不了,看似简单的问题,反倒弄得自己灰头土脸。过程中又没有冷静下来,切实从修炼着手,也就没有真正找到自己的问题,不知什么时候自己竟成了矛盾的中心了。

表面上矛盾的起因是自己年少气盛,棱角分明,见到不合意的地方,采取的方法就是毫不留情的当众批评,根本没有考虑到别人的感受,想来也是令别人很受伤。之后就尝到滋味了,矛盾不断,冲突不断,最后激化到台里一位协调人让我卷铺盖回家。我就真的气的回了澳洲。

回到澳洲,呆在自己的花园房子里,每日以泪洗面,委屈的不得了,觉得自己辛辛苦苦在电视台付出这么久,就这样被撵回来了。那时真的想再也不回新唐人了。正在那时,师父接连发表新经文《放下人心 救度世人》等,感觉就是对我说的。那时深切的感受到师父的佛恩浩荡,看到我的危险处境,担心我过不去这一关,师父的新经文就象黑夜的灯塔,使我明白了方向。不能消沉下去,我要走我应该走的证实法的路,谁说什么都不算数,就听师父的。悟到后,马上电视台负责人来电话,说电视台缺人,希望我快点回去。我痛快的答应了。

新唐人的工作中,心性的冲击和旧势力的干扰从来没停息过。同修之间,有的合作的很和谐,有的没什么矛盾好象看着就不顺,有的一点小事就使矛盾激化的很大。很多时候可能都不是表面的原因,很可能牵扯了几生几世的因缘关系,其中有善缘,有恶缘,还有每个人非善良的个性特点,都很可能是旧势力在我们生生世世的转生中的精心安排,就为了聚结到今日,形成一个让修炼人很难过去的矛盾和心结,干扰大法弟子的整体配合,甚至让你一蹶不振。

关键时刻只有大法才能解开心结,只有大法才能化解恶缘。作为大法弟子任何时候以法为大,抛开个人恩怨和感受,才能突破旧势力的安排,走正自己的路。

解大劫

多少人间乱事
历经重重恩怨
心恶业大无望
大法尽解渊源

2. 慈悲心

以前做证实法的工作,只是觉得自己就是应该去做,师父要做的事情,不管多难多繁重,没有二话,就是责无旁贷,闷头做。至于师父讲的慈悲众生呀,救度众生呀,总是体会不深。看看周围的常人,好象怎么也生不出慈悲心来。但是几年的修炼下来对于慈悲的体悟就逐渐逐渐的清晰明白了。

几年前,有一次走在路上,自己旁若无人的沉浸在情的烦恼当中,突然头脑中一个声音清晰的说,为什么不可以把你对一个人的情变成慈悲,扩大到对周围每一个人,甚至是花草树木,甚至万事万物上呢?我就顺着把思路扩大,顷刻间心胸在无限的放大,身体也在无限的放大,身体内数不尽的众生和万物都包容在我的慈悲场中,他们自在幸福的生活着,却不知道我,就象鱼儿生活在海里却不知道海水对他们的滋养一般。回到现实空间,再看周围行色匆匆的路人,不再是与己无关的陌生人了,而是等待救度的可怜的众生,我望着他们,有一种想把他们抱到怀里的感受。

过去感觉自己既没有爱,也没有慈悲。当时在澳洲,参与某大法项目时与同修发生了矛盾,自以为是为了维护大法,处理问题时不考虑别人的感受,无意中把别人伤的很深。借此机会我向同修道歉。

现在想来,那时没有慈悲是没有修出来慈悲,没有爱是还不懂得去爱别人,考虑别人。如果还没有学会爱,是根本不可能修出慈悲的。以前在常人中养成了许多观念,看这种人不顺眼,那种人受不了,来到修炼中这种种观念就成了障碍,也影响讲真相

以前很讨厌伪君子,表面上道貌岸然,背地里坏事做绝。无论在生活中,小说中看到这种人都是气的不行,更别说慈悲他们了。之后经历了一些事情也磨去了很多东西。那天看台里播的电视连续剧里有这么一个坏女人,奇怪,我竟不那么生气了,反而冒出一个念头,这人好可怜哪!进而我想把她拥到怀里,轻声对她说,“你每天说谎不累吗?你害别人,早晚都会回落到你自己的头上,善恶到头终有报,你知道吗?”

之后再学法,过去理解不好的对待特务、对待做错事的人等等体现的宽容、善解等法理就全明白了,也尽量照着去做了。同修之间工作上有了不同意见,基本上可以更加全面的去考虑了,真的可以考虑到别人的角度,别人的切身感受,想问题不会再钻牛角尖了,不同的意见也不会再激化成矛盾了,对待别人更加宽容,更加包容,修炼中也成熟一些了。想来这也就是慈悲吧。

神和人这一念之差,我却修了几年,其中摸爬滚打跌跌撞撞才走过来,想来真是百感交集,其中又溶入了师父多少的心血和慈悲点化。自己今后要更多学法,更精进,让师父少操一点心。

最后,引用一句经文与大家共勉:“今天呢,是复活节,神的复活!(热烈鼓掌)我不多讲了,借助今天的这个大好日子,大法弟子神的一面也复活吧!”(2004年复活节在纽约法会讲法)

个人体悟,不足之处请同修慈悲指正。谢谢师父!谢谢大家!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