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城血泪

【明慧网二零零六年九月十三日】金城──甘肃省省会兰州市,是塞北高原的一座古城,丝绸之路上的一颗明珠。99年前每当清晨,不管你在城里或城外走一圈到处都能听到悠扬悦耳的炼法轮功的音乐声。炼功的人不仅身体健康,而且道德回升,处处事事体现出法轮大法弟子的风范。

然而,99年7月20日,中共邪党与江氏集团互相勾结、互相利用,开始迫害大法,迫害坚持按真善忍严格要求自己做好人的法轮功学员。至今已经整整七年了。在这七年的腥风血雨中,有多少个大法弟子被邪恶夺去了生命、有多少个家庭支离破碎、有多少好人至今仍在受煎熬。

请看看这血淋淋的实事吧!希望让你明白真相,引起你思考。

●姚宝荣,女,52岁,原兰州飞控仪表厂的会计师,家住兰州市安宁区飞控仪表厂家属区。1999年因去北京上访而被非法拘留,后又曾多次被非法羁押。

2000年5月18日,安宁区18名法轮功学员全被抄家,抄走许多大法资料,又被隔离在安宁分局非法审查。5月18日下午,姚宝荣从安宁区公安分局五楼坠楼身亡,死因至今不明。据悉当时房内有四、五个警察在场。

姚宝荣死亡后,警察把知情学员非法隔离关押在公安分局楼内,后相继有20多名知情的法轮功学员被抓走。

姚宝荣死亡事件曝光后,警察非常紧张,将姚宝荣遗体装在一个大口袋内,从医院悄悄拉出,于5月24日深夜2:50分,在家属不知晓的情况下,由三辆警车和一辆人货车,劫持往兰州华林山火葬场火化。

姚宝荣的家人在姚身亡后即被公安软禁起来,失去了人身自由。姚的大哥因无法面对心地宽厚善良、坎坷一生的妹妹由于做好人追求真理被活活逼迫致死的现实,导致精神失常。

●刘兰香,女,生于一九六四年三月,甘肃民勤县人,县中医院药剂师。由于刘兰香不放弃修炼法轮功,当地恶警人员经常骚扰她,无法正常生活,被迫离家出走。

2001年4月3日晚,刘兰香在兰州市七里河区和功友一起散发大法传单时,被警察非法抓捕,关入兰州第一看守所十五队。

警察为了摸清兰州及周边地区大法资料的来源,企图从她身上突破,对她刑讯逼供,但刘兰香咬紧牙关,一字未吐,并绝食抗议。2001年4月中旬,刘兰香在酷刑中死亡。当时刘兰香两手腕严重损伤,双脚脚尖与腿成直线状,僵硬垂直向下,而且死后还在架上吊着。

●张凤云,女,四十多岁,原甘肃省建工局木材厂职工,兰州西固区大法弟子。修炼大法前,她身患多种疾病。自她96年开始修炼法轮大法后,全身疾病消失的一干二净。张凤云非常感谢大法。

张凤云先后四次赴京证实大法。2001年7月23日,张凤云到西固河口地区发真相资料,被当地恶人举报,被河口派出所警察绑架至邪恶的兰州市第一看守所十四队。

第一看守所副所长、恶警田庆萍,女队队长、恶警张玲玲等直接授意牢头犯人将张凤云蒙上被子毒打,张凤云绝食抗议,遭惨无人道的野蛮灌食。

当绝食到第15天,那是一个雷电交加,风雨大作的夜晚,邪恶之徒将已被折磨的身体极度虚弱的张凤云扔到垃圾平台上,任其风吹雨淋,直至在其他大法弟子的强烈要求下,恶警才将张凤云劫持到大砂坪劳改医院,但为时已晚。张凤云于半夜12点停止呼吸。这一天是2001年8月11日。

●万贵福,男,57岁,兰州机车厂的高级工程师,家住甘肃省兰州市七里河区杨家桥机车厂四区家属院11栋。2001年4月份万贵福与其他十几个法轮功学员在兰州电机厂家属院发真相资料被抓后关入了臭名昭著的兰州市第一看守所。

万贵福被折磨了近一年后,身体非常虚弱。看守所强逼他和其他犯人一样每天超强度劳动20小时左右,用嘴磕一种大板瓜子,然后再用手剥去瓜子皮,取出里面的瓜子仁。万贵福因年龄大不能完成每天的定额任务,在看守所管教的授意下,同号室的犯人经常疯狂毒打他。磕、剥瓜子已使57岁的他双唇肿烂、两手指甲脱落,手指流血流脓,每天吃不好睡不成,干着繁重的体力活,还要遭受毒打,这种非人的折磨一天都没有停止,原本身体健康的万贵福被摧残的再也站不起来。

万贵福身体极度虚弱,不想吃饭。4队队长吕军教唆9号室的犯人毒打他。万贵福被打得腹部严重受伤,开始便血,饭更吃不下去,一吃就吐。即使这样,狱警继续迫害,直到出现了昏迷现象,狱警一看真的不行了,才匆忙将老人劫持往甘肃省监狱医院。在医院里,万贵福已无法进食,然而大夫还骂他装病。

万贵福被劫持到医院,3日后与世长辞,然而老人双目圆睁,死不瞑目。

●张晓东,男,32岁,甘肃会宁县柴门乡人,毕业于东北某机械学院甘肃铝业公司职工。因坚持信仰法轮大法“真善忍”,向世人讲真相被恶人同事举报,于2001年11月10日被关押在兰州市第一看守所,非法关押2年后秘密判刑7年。

在这两年多关押期间里,张晓东惨遭恶警毒打,伤痕累累,身体极度虚弱。看守所拒绝张晓东家人探视。2003年10月23日,恶徒将生命垂危的张晓东劫持往甘肃省监狱医院(康泰医院),张晓东于第二天含冤离开人世。在兰州市第一看守所、兰州市公安局恶警的严密监视下,遗体被劫持往火葬场火化。

张晓东留下年过七旬的老母,艰难度日。

●赵旭东,男,34岁,兰州化学工业公司(兰化)职工。赵旭东2000年12月进京上访,被非法判一年劳教,关押于兰州市第一劳教所(即平安台劳教所)。

2003年12月7日,赵旭东与10多名大法弟子在家中切磋交流,被国安大队恶警裴怀伟(音)带领恶徒非法抓捕后,先非法关押在甘肃省国安局看守所,恶警在楼下暴打赵旭东,让赵旭东的母亲在楼上听自己儿子挨打的惨痛声。

七天后,赵旭东被劫持到兰州市华林山第二看守所四区一队。来此前赵旭东已遭毒打,到第二看守所后,毒打一直未停。2004年2月7日这一天人已被打死,恶警们为遮人耳目,又将赵旭东劫持往兰州市监狱医院,进行所谓的“抢救”。从诊断病历上看,心电图已完全呈直线,没有波动。死时头发有两寸长,而且三分之二以上的头发都白了。原一百六十多斤的体重,此时已骨瘦如柴,只剩几十斤,鼻内有血,真让人惨不忍睹!诊断书上却写的是什么“心脏病突发死亡”。短短五十三天的时间,一个年轻健康的小伙子被邪恶之徒们残酷的活活的虐杀。

赵旭东的母亲白金玉于2003年12月7日同时被抓,现仍被关押在甘肃省女子监狱受迫害。

●刘植芳,女,48岁,甘肃省豫剧团琵琶演奏师,家住医学院家属区。2001年被恶党不法之徒绑架到兰州市龚家湾洗脑班迫害,不久正念闯出。

她从天水步行,历时三个半月到达安徽老家,在那里给亲朋好友讲真相。2002年回兰州后,不停的告诉人们大法被迫害的真相。

2005年7月底,刘植芳又一次被恶警绑架到龚家湾洗脑班。因她拒写“转化材料”被关押在禁闭室,长期吊背铐,8月底被折磨致死。不法人员宣称刘植芳“自杀”,并对知情人员相加威胁,对外严密封锁消息。

●龙连秋,53岁,甘肃省兰州市城关区大法学员,1998年底得法,修炼后原来的多种疾病都不治自愈了,身体健康,精神状态很好。龙连秋2001年先后两次进京上访,被兰州靖远路派出所警察劫持回兰州,非法关押15天以上。2002年恶警多次到她家中骚扰,非法抄走大法资料,并将她非法关押。龙连秋每天被迫和吸毒犯人在一起劳动12小时以上,由于非人的折磨,致使身体不支而病倒后,被家人保释回家。但警察经常打电话或到她家中骚扰,因而她受到严重的精神刺激,先后两次晕倒,每次都长达八小时之多。

龙连秋被兰州城关区靖远路派出所及原风雷厂保安处不法人员,联合绑架到兰州市龚家湾洗脑班,在邪恶的迫害下出现脑出血,致使半身不遂,被家人保释回家。

这时她的女儿张萍也被恶警绑架,非法关押在兰州市华林坪第二看守所。龙连秋心中难受、着急。

几年来在邪恶之徒不断的骚扰、多次非法关押、再加上靖远路派出所恶警经常上门威胁迫害下于2005年9月11日含冤离世。

●郑凤茹,女,55岁左右,原甘肃省建筑工程二公司职工。原本身体多病,修炼法轮功后,身心得到了净化,以高标准要求自己,努力做一个好人。她诚实善良,吃苦耐劳,乐于助人。曾2次去北京上访,被无辜关押数次,后流离失所。

2004年10月26日,郑凤茹被兰州市七里河公安分局绑架至龚家湾洗脑班,承受巨大的肉体上和精神上的迫害。短短的几个月,将原本身体健康的郑凤茹女士迫害的身体虚弱,并患了严重的高血压。但恶人还不放人,也不许唯一的儿子去见她,逼迫郑凤茹女士写“三书”。大约是2005年7月,在邪恶的迫害下,在巨大的精神压力下,在不清醒的状态下,郑凤茹昧着自己的良心写下了“三书”,邪恶才放人。

邪恶之徒又恫吓她儿子将郑凤茹软禁、隔世。她儿子在中共的恐吓下,将母亲劫持往安徽老家与外界隔离,使郑凤茹女士精神的摧残更甚于对一个生命肉体的折磨,摧毁了她做人的尊严,令她生不如死。无法恢复正常人的生活。她身心俱惫,终致精神崩溃,于2005年9月含冤去世。

●赵凤莲(又名赵丰莲),1954年5月10日出生,女,54岁,祖籍甘肃省武威市,家住甘肃省金昌市金川区龙津里(6#区)32栋1口22号。1996年,赵凤莲喜得大法开始修炼,尽管不识字,但她积极参与洪扬大法的活动,在家中设学法点。2001年元月,赵凤莲因向世人讲法轮功真相被非法劳教一年。

2002年底,赵凤莲拿着师父新经文,到同修李德香家中,请李德香读一下,不想被滨河路派出所恶警跟踪,闯入家中绑架,电视台还跟到现场,拍了所谓专题片。后两人被绑架到金昌市看守所非法关押60多天,又非法关押在金昌市戒烟所100天。恶徒们野蛮灌食时将赵凤莲的三颗门牙捣掉了。

2003年12月22日,赵凤莲被金昌市金川区检察院非法批捕。2004年8月份秘密非法判刑4年。2004年12月,赵凤莲被劫持到甘肃省女子监狱二大队二中队。在监狱她受尽迫害,胸前、后背全是大片的黑色硬块,人瘦的一把骨头。在甘肃省女子监狱的叫王玲的科长和一个姓顾的队长,逼迫赵凤莲写诽谤大法和师父的材料,赵凤莲就说:我无罪。

后来赵凤莲被迫害的将近4个多月吃不下饭,开始出现迷糊,恶警怕人死才劫持到医院治疗,经诊断是胰腺癌,看人不行了才通知家人办理保外就医,结果家人去了,恶警看赵凤莲病情有所好转,又不让家人接走,说:“再过几天来吧!直接取骨灰盒吧!”后来看到她实在没有生还的希望,才又急急忙忙让家人接回金昌。

赵凤莲回家不久,于2005年12月22日上午约9时含冤离世。

●何学华,女,甘肃省积石山县大法弟子,家住偏远的山区,家境贫寒,30多岁就失去了丈夫。2002年9月上旬何学华和临夏县大法弟子焦永林在往墙上喷大法真相标语时,被积石山恶人非法抓捕的。两位大法弟子在非法审判时,在法庭上高呼“法轮大法好”。何学华被非法关在甘肃省女子监狱。恶警在2003年农历的六月中旬将何学华虐杀。监狱恶警还谎称何学华是从六楼跳下“自杀”。

何学华家中还有两个未成年的孩子艰难度日。

●袁江,男,29岁,95年毕业于清华大学电子工程系后,就职于兰州市电信局,曾任兰州电信服务中心工程师、副经理,后调到兰州飞天网景为技术总监。法轮大法原甘肃省辅导站站长。99年7.20后被非法监视居住半年,精神和身体受到极大摧残。因坚修大法坚信真善忍,经常受到骚扰与迫害。2001年2月初公安又要将他劫持洗脑班,被迫流离失所后又遭全国非法通缉。同年9月初在甘肃敦煌近郊去安西的车上被邪恶劫持,次日劫持往兰州非法关押在兰州市寺儿沟看守所三大队。半月后曾先后两次提外关在电信局管辖的鸿雁山庄(即绿化基地)审讯并加剧迫害。据说刑具拉了两车,手戴铐脚铐镣,成大字形吊着硬逼其承认他是西北五省的大法总负责人。袁江绝食抗议非法关押及惨无人道的迫害,自始至终邪恶得到的是零口供。

10月29日凌晨乘恶警们熟睡时,脱去手铐,从山庄奇迹般的走了出来。经过几道门时都很顺利,因大门上锁只得跃墙而出。山庄的墙内矮外高,从墙上跳下,不幸脚腕受伤,不能远走只好摸爬进一土山洞内。只穿一件单衣单裤,在大西北的初冬,真是饥寒交迫,整整呆了四天四夜。第五天的清晨,拄着一根树枝,一瘸一拐的走出山洞,来到公路边遇到一位好心的出租车司机将其拉到一同修家门口,在同修家虽然得到很好的照顾,但终因身心受到极大折磨及摧残,于11月9日晨含冤辞世。

据目击者说:袁江当时人已瘦的皮包骨,两眼圆睁,右下肢发黑,被邪恶迫害的惨不忍睹。

●耿翠芳,女,40多岁,曾于2000年12月下旬与丈夫苏安洲一起赴京证实大法,被劫持回兰后,苏安洲被非法劫持到平安台劳教所劳教。耿翠芳被非法关押在兰州市西果园看守所十五队,直到2001年10月份才被释放。

2002年6月13日清晨,苏安洲刚出家门就被埋伏在门外的一群恶警强行绑架,恶警又砸门逼迫耿翠芳开门。耿翠芳坚持不开门。在恶警步步紧逼下,耿翠芳想从自家的六楼用绳索将自己吊下以便脱身,不幸绳断身体坠地而亡。

随后,恶警们不顾耿翠芳的死活,蛮横从她身上掏出家门钥匙,开门抄家,抢走两个存折、戒指、首饰以及部份现金,丢下耿翠芳的遗体在太阳下曝晒,慌忙逃窜。

2002年8月份,邪恶之徒再次绑架大法弟子苏安洲,并以参与电视插播为由,非法判苏安洲20年徒刑。苏安洲现被关押在兰州大砂坪监狱。被迫害的奄奄一息,现住监狱医院医治。

当时家中只留下不满18岁的儿子,无人照管。失去了亲人,没有了家,孩子生活无着落,后离家出走,在外飘落期间染上了疾病,后发展为肺癌,于2006年8月初含冤离世。

●胡清兰,女,50多岁,甘肃省兰州市建筑机械厂退休工人。2000年7月初去北京证实大法,在天安门广场被绑架,在北京被非法关押近20天,其间被强行脱衣、裤,坐硬板,吃的是糜烂的食物,身体和精神受到了很大的摧残。被当地接回劫持往兰州拘留所非法拘留15天。其间恶警不让喝水,强迫在36°~40°的高温下,顶着烈日干苦力活,喝不上水,吃不下饭,在8月中旬释放时,身体极度虚弱,2001年3月份住院治疗,当年4月底含冤离开人间。

●付金梅,女,1950年出生,家住甘肃省兰州市安宁区,原是兰州飞控仪器仪表厂(兰飞厂)职工。1996年开始修炼法轮大法。2000年农历新年去北京上访说明大法好,被恶警非法抓回,非法拘留半个月、勒索6000元钱。此后被派出所多次非法抄家、骚扰。2003年12月8日,又被派出所非法抄家并关押。在此期间,付金梅突然发高烧,全身疼痛难忍,恶警和610恶人说其装病,仍不放人。最后付金梅人事不省,被劫持往医院,诊断为肺癌,但不法人员仍然不通知家人。

看付金梅实在不行了才放回到家,自此卧床不起,于2004年9月18日含冤离世。

甘肃省兰州市第一、第二劳教所迫害致死(5位)

●宋彦昭,31岁,武威市凉州区医师,2001年5月被甘肃省第一劳教所(平安台劳教所)打断五根肋骨,迫害致死后,遗体仍遭到恶徒一顿暴打 。

●侯有芳,48岁,金昌市中学物理特级教师,被平安台劳教所恶警打的体内大量出血、肋骨、盆腔严重骨折,于2002年11月29日被活活折磨致死。

●欧阳伟,32岁,2002年10月16日被劫持到平安台劳教所,遭酷刑折磨,不到10天被迫害致死。

●程桂兰,天水市北道区大法弟子,核工业部二一三大队退休高级工程师程桂兰,2002年9月25日被劫持到甘肃省第二劳教所女子大队,三天就被迫害致死,遗体有大面积的青紫块及淤血。

●刘文瑜,女,53岁,甘肃省天水市铁路医院退休职工,98年10月修炼法轮功,1999年12月底进京上访,被当地公安拘留半个月,罚款4000元,2000年12月只身去天安门,向世人讲“法轮大法好”,劫持回来后被非法判劳教2年,被劫持进兰州第二劳教所(安宁区)。刘文瑜因不向邪恶妥协,绝食,被插管灌食导致胃大出血,受尽了各种酷刑折磨,回来后北道区恶徒又不断的登门骚扰,在2004年2月含冤离开人世。

还有兰州的尹永红、毛金凤,还有致伤、致残、导致精神失常的,邪恶在犯下的桩桩罪恶,真是罄竹难书。

金城的山在呜咽,黄河的水在哀悼,人们的眼在流泪,心在淌血!这泪,这血容合在一起,将汇集成巨大的洪流汹涌澎湃,汹涌澎湃!它将冲净人们心中的污泥浊水,它将唤醒人们的良知善念,唤起人们觉醒。彻底结束劳教所、监狱对大法弟子的非法关押,彻底解体一切邪恶的因素,彻底解体共产邪党,迎来新天、新地、新世纪!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