劝善之心化飞鸿——讲真相信件汇编

【明慧网二零零六年九月十四日】

  • 劝大连甘井子区检察院王建看清形势、悬崖勒马、停止助纣为虐

  • 一封给重庆市长王鸿举的公开信

  • 劝大连甘井子区检察院王建看清形势、悬崖勒马、停止助纣为虐

    王建:

    最近,我们在整理参与迫害大法弟子人员资料时,不幸发现,在大法弟子被迫害的7年中,所有甘井子法院受理的法轮功案子,都是你作为公诉人对大法弟子进行起诉的,这样的事连续做7年,这种情况是不多见的。用你自己的话来说:“一直跟大法弟子打交道”。

    相信这7年来,你应该没少听过大法弟子讲真相,每个人都会劝你不要与佛法为敌、迫害善良。但不知你真正听明白了多少真相。这些虽无从考证,但从你能在这个位置上坐7年这个简单的事实上,我们可以想象,其实你并没有听懂大法被迫害的真相,也没明白坐这个位置对你究竟意味着什么。

    因为我们不相信谁会不为自己的生命负责任,会不为自己的家人及子孙后代负责任。而7年来,你的所为却恰恰是既有损自己的未来,又没为子孙负责。这么说不是危言耸听。希望下面列出的这个并不全面的清单会给你和你的家人一些善意的提醒。

    一、你的工作性质

    你负责起诉大法弟子,这就不可避免的涉及到法轮功问题的现状。法轮大法好,这个观点已经被全世界认同,且不说目前法轮大法在全世界80多个国家广为传扬,获得各国褒奖及支持议案2500多项,单看全世界唯一执行迫害政策的大陆就足以说明问题──连执行迫害命令的大陆警察也在各种场合对大法弟子说“好就在家炼吧”──法轮功的“好”是所有人都承认了的。与此呼应,对法轮功的镇压,也是人人反感的,这同样可以从中共警察的言谈中得到证实,他们常说是“我们也知道法轮功冤枉,但共产党给我钱,我想要饭碗就得听共产党的。”可见,没有人从道义上认同共产党动用整个国家机器镇压手无寸铁、修炼“真善忍”的百姓,7年的迫害中,连参与迫害者也都是被中共的“淫威”所胁迫、为“保饭碗”而一边骂着共产党一边违心为之,迫害之难以维系可见一斑。

    从性质上,与“文革”、“反右”一样,这场迫害不过是共产党的又一场整人运动,那么按照中共历来搞运动的“镇压──>平反”规律,其结果也必蹈历次运动之覆辙。

    再看目前全世界善良人对这场迫害的声讨,以及这场迫害中“无所不用其极”的、包括酷刑折磨致死、摘取活人器官并贩卖等群体灭绝的残忍手段,又同遗臭万年的希特勒纳粹一样。

    放眼古今中外的暴政独裁政权的短命劫数,在共产党政权摇摇欲坠的大背景下,你的工作性质就一目了然了──别人的工作是用本事换饭吃,你的工作则是用良知、名誉、未卜的前程、以至于你的身家性命来赌……

    想到你的未来就会想起我们师父的一句诗──“我为世人愁 人不为己忧”(《洪吟(二)•危》)。

    二、这样的工作对你造成伤害的可能性

    1、文革、反右的前车之鉴

    文革过后,忠实执行命令的北京公安局局长刘传新畏罪自杀;那些“奉命”迫害善良人的地方官员和警察,平反后又是“奉命”被集体调到大西北秘密执行枪决,对家属称“因公牺牲”。家属子女在失去亲人的痛苦中,还要承受来自周围熟人的鄙视,并因自己的亲人曾迫害善良而背负舆论的谴责和良心的重压。

    曾被迫害的人平反后从社会的底层升入了社会上层;曾把无辜受害者踩在脚下的造反派从不可一世的“上层”跌到了整个社会的最底层,对家人命运的影响也由“一人飞升 仙及鸡犬”而变成“一损俱损 累及家人”──这样的命运颠倒在每次运动中都上演过,也必然会在未来继续上演……

    2006年年初,苏家屯活体摘取法轮功学员器官的暴行被曝光之后,中共极度恐慌,企图销毁证据掩盖罪行。2006年3月25日,中共黑龙江省委办公厅发出通知(厅字[2006]12号)部署清退、销毁迫害法轮功的机密文件。

    中共为何要销毁迫害法轮功的机密文件?销毁文件又预示着什么?这已经宣告了镇压政策的破产和中共下一步卸磨杀驴,抛出替罪羊“以平民愤”、推卸责任的惯用手段。

    明白人都知道,中共那些“初一、十五不一样”的政策都是“逗你玩儿”的,等他不想玩儿的时候就是你倒楣的时候,如果你当初相信了,你就彻底上当了,而代价则是你根本承负不起的,很可能是你的“身家性命”,甚至累及家人。

    2、被列入“追查国际”追查名单的后果

    “追查迫害法轮功国际组织”(简称“追查国际”)于2003年1月在北美成立并展开调查取证。其使命是“追查迫害法轮功的一切罪行以及相关的机构、组织和个人。无论天涯海角,无论时日长短,必将追查到底;行天理,再现公道,匡扶人间正义。

    一旦被列入国际追查名单,面临的麻烦是多方面的:包括在海外被起诉,配偶和子女不得进入民主国家等。不仅会影响子女的未来发展,也等于断了自己和家人在中共倒台之后外逃的后路。仅举马振川、薄熙来、苏荣3人的前车之鉴为例:

    北京公安局长马振川迫害法轮功,其子因此无法出国:北京市公安局局长马振川迫害大法弟子,其子因此而受到连累,现想出国到加拿大、美国、澳大利亚、英国等西方民主国家均被拒签。

    薄熙来因在多国被起诉,被从胡锦涛访加名单中剔除:2004年,加拿大皇家骑警将包括薄熙来在内的45名迫害法轮功高官列入监视名单,可拒绝其进入加拿大、遣返或起诉等。2005年胡锦涛出访美、加,本来商业部长薄熙来要随团访问。但是,由于薄一年前随副总理吴仪出访时在美国被起诉,法轮功学员呼吁禁止薄入境。最后薄熙来从胡的随同人员中消失了,因为胡锦涛不愿带着一个处处惹官司的人出国访问。

    薄熙来已经在韩国、西班牙、美国纽约、荷兰、俄罗斯、罗马尼亚、波兰、英国、美国华盛顿等地至少9次被告上法庭,出国谈生意会常常吃官司,这对于需要经常出国的商务部长薄熙来来说,仕途受到的影响不言而喻。

    甘肃省委书记苏荣被赞比亚警方通缉潜逃回国:中共前吉林省委副书记苏荣在随吴邦国访问赞比亚时接到传票,经过近十天的藏匿和逃亡生活后,在赞比亚警方的通缉中,苏荣潜逃至南非,辗转逃回中国,从此再不敢出国。

    3、以希特勒党徒的悲惨命运看中共倒台后你的处境

    二战后,迫害犹太人的希特勒党徒们在60年后仍然在全球受到追捕,那些纳粹老兵风烛残年之时还不得不离妻别子、在异国他乡隐姓埋名,最终却仍然被追找到,而被送上法庭、拖着老迈的身子在狱中度过余生;二战战犯被处死后也都留下了可怜的妻儿。这就是今天参与迫害法轮功者的前车之鉴。

    中共的倒台已是全世界的共识,这是中共内部高层也无法回避的,当今中国部级以上高官的子女都已经入了外国籍、这些高官本人也疯狂敛财、只等中共一倒就外逃,这都是中共高层的公开“秘密”。1300万人的退党大潮也是中共倒台的信号。

    真到了那个时候,你再说你当初是“奉命”迫害法轮功,就等于造反派在四人帮倒台后说他们是奉江青的命令、纳粹党徒在国际法庭被审判时说自己是奉希特勒的命令一样荒唐了。

    三、劝善良言

    以上两点都是从现实的角度,如果你还有信神的底线,你会更加明白参与迫害对你意味着什么,大连政界、警界因为迫害大法遭恶报甚至累及家人的例子你可能也听过不少,有一句话回味无穷:“迫害修佛的人,就是跟神斗,人和神叫劲后果你自己去想。”

    其实,你的命运不是不可逆转的,你可以选择回避这样迫害善良人的工作,也可以选择利用手中的权力不动声色的暗中帮助这些法轮功学员,为自己曾经造下的一切赎罪、也为自己从新选择一个美好的未来,那些文革中帮助过受害者的人、那些当初帮助犹太人的人,后来都得到了福报,并一直被人们称为“英雄”。事实上,你们的同行中很多人已经在这样做了。

    每个人的路都是自己走的,将来的善果或恶果也都是因着自己的善念或恶念而造下的,但在大法弟子眼中,你们都是这场运动的受害者,因为我们非常明了:迫害善良、与佛法为敌会面临怎样一个万劫不复的境遇。我们的眼中没有仇人和敌人,所有人都是我们应该讲真相的对象、是我们修佛者应该挽救的众生。我们对你们这些参与迫害者所做的,就是让每个人都最小限度的参与、直至摆脱对这场迫害的参与,从而把每个人在将来受到的伤害减少到最小,直至因为选择呵护善良而得到最大的福报。

    奉劝你看清形势,悬崖勒马,停止助纣为虐,并抓紧时间将功补过,为自己和家人的未来做出明智的选择。

    大连大法弟子


    一封给重庆市长王鸿举的公开信

    我是一名曾经被非法关押迫害4年而坚定不移的法轮大法弟子,在今年3月我出狱后,在4月份曾经给你写过一封信,信中除了反映我办理退休的问题,也附上了在监狱我写给胡锦涛的信和我的申诉控告书。我很感谢王市长对我的关心,因为在这封信寄出1个多月后,出乎意料的居然有了回音,一位姓李的先生在电话上询问了我参加工作的时间和工龄,然后对我说“按照你的工龄,你已经超过15年了,你先去办,如果办不到,你再来找我。”我很为这句话感动,因为这体现出了在王市长领导下的重庆市人民政府对广大人民来信来访的高度重视和关心,尽管我是一位遭到迫害的大法弟子。

    然而,遗憾的是,在以后办理这件事情的过程中,却出现了诸多问题,先是本地区的基层领导转弯抹角的暗示我,“要想办理退休,就得写个什么书面保证”,为了落实这个主意是出自于哪个部门,我专门走访了区610办公室和街道办事处,有关领导先是答复“退休问题国家的政策是可办可不办。”言下之意要视我的态度而办,在我表示为了信仰哪怕付出生命也在所不惜的态度后,他们又改口说办不办理我的退休是社保局的权力,他们只能协助我去找有关部门解决我的问题,当然我不知道有关部门是怎样“协助”的,总之我的退休问题在最近有了明确答复,(这个答复还是我主动去询问才知道的)就是不能办理退休,“只能在个人账户缴费的基础上一次性了断。”也就是说,我的个人账户只有1000多元钱,也许只能得到比1000多元稍微多一点的一次性了断。据说这个决定是汇同了市里有关部门统一决定的。

    在我周围,有一个因种种原因从来就没有交过社保费的熟人,在费了很多周折后,最近一次性补交了3万多元,据说现在可以领取每月1000多元的退休金了。如果国家的社保退休政策也是根据迫害法轮功的政策而随意掌握的,那么我请求有关部门能否给我出具一个书面的不能办理我退休的文件,以便我依据这个文件提出法律诉讼。因为我认为修炼“真善忍”的法轮功无罪!我被无端迫害4年,出来后继续受到“经济上搞垮”的迫害!我现在在经济上是一无所有!当然,我一直在进行申诉控告要求获得应有的赔偿,目前最高人民法院和最高人民检察院已经将我的申诉控告书回复到市中院,市中院已通知我提供判决书立案。

    想必王市长早已看过《九评共产党》(因为据说只有中共的高级干部才准看这种参考书),“在中国,人们了解共产党员普遍的双重人格特征。在私下场合,共产党员多具有普通的人性,具有一般人的喜怒哀乐,也有普通世人的优点和缺点,他们或许是父亲,或许是丈夫,或许是好朋友,但凌驾在这些人性之上的,则是共产党最为强调的党性。而党性,按照共产党的要求,永远超越普遍人性而存在。人性当成相对的,可变的,而党性则是绝对的,不可被怀疑和挑战的。”(——摘自《九评》)

    在我办理退休的几个月中,我觉得所接触的有关领导,都是具有善良人性的人,虽然我与他们至今有的都没有见过面,有的告诉我,他们“对我的问题很重视,一定要到市里去争取特殊政策来落实我的退休问题”;有的积极主动到有关部门去找熟人以求落实我的退休问题,有的告诉我“正在研究我的政策,如果定成10年就可以办,如果定成15年就不能办理,你过一个月再打电话来问结果。”甚至你的部下曾对我说“你办不到再来找我”。可是在迫害法轮功的政策前提下,这些善良人性的流露最后全部被“组织党性”所代替了。因此最终我的退休问题也许被“党的集体研究”否决了,因为“党”决定是对法轮功要采取“名誉上搞臭、经济上搞垮、肉体上消灭」的三大方针。

    记得610的一位官员在“教育”我时说,“如果一件事情,大多数人都说是不好的,就应该考虑是不是自己的认识有问题,有时候真理并不一定掌握在少数人手里。”是啊“党”迫害镇压了法轮功7年,世界上却已有80多个国家和地区的人民在修炼法轮功,各个国家的政府对法轮功在中国遭到的迫害持反对态度,李洪志师父在世界上获得四次“诺贝尔”奖提名,法轮功在世界各国荣获了2000多项奖励,这世界范围与中国相比,哪个是大多数哪个是少数不是一目了然吗?

    特别是在中共镇压期间,据《大纪元》报道,一位曾在沈阳苏家屯集中营工作的人员指证该集中营设在“沈阳苏家屯辽宁省血栓中西结合医院”地下。证人指证2001年开始有六千名法轮功学员被秘密关押该地。该医院发生了大量活体摘除法轮功学员肾脏、肝脏和眼角膜等器官的骇人罪恶。被强行摘取器官后,法轮功学员的活体被秘密扔进用锅炉房改装的焚尸炉。证人希望通过在国际社会曝光此事能救活那些还没来得及被杀死的人,并为自己曾参与动刀的亲人赎罪。此残酷暴行的曝光,更是激起了全世界的公愤,目前在全世界天天都在发生着声援法轮功反迫害的游行签名和声援退党大潮的群众性活动。

    我衷心的希望王市长的明智之举能象下面美国这位乔治•伯特一样善有善报!在美国纽约的曼哈顿城,有一座著名的渥道夫•爱斯特利亚饭店。这家饭店的第一任总经理乔治•伯特先生,原先只是一家旅馆的普通服务生,一个偶然的机会他以自己的善心结下了善缘,善缘又使他改变了自己一生的命运。

    那是很多年前的一个暴风雨之夜,乔治•伯特作为一家旅馆的服务生正在柜台里值班,有一对老年夫妇走進大厅要求订房。乔治•伯特告诉他们:这家旅馆已经被参加会议的团体包下来了,而且附近的旅馆也已经客满。但是当他看到老夫妇焦急无助的样子时,又真诚地对他们说:“先生、太太,在这样的夜晚,我实在不愿看到你们离开这里却又投宿无门的处境,如果你们不嫌弃的话,可以在我的休息室里住一晚,那里虽然不是豪华的套房,却十分干净。”这对老夫妇经过考虑之后接受了伯特的好意,第二天当这对老夫妇提出要付钱给伯特时,他却坚决不接受。他真诚地对老夫妇说:“我的房间是免费借给你们住的。昨天晚上我已经额外的在这儿挣了钟点费,房间的费用本来就包含在里面了。”老先生临走时,温和的告诉伯特说:“你这样的员工是每一个老板梦寐以求的,也许有一天,我会为你盖一座新的旅馆。”伯特当时以为这位老人在开玩笑,他只是礼貌的笑了笑作为回答,不久就淡忘了这件事。过了几年之后,乔治•伯特还在那家旅馆里上班,仍旧作他的服务生。突然有一天,他收到一封老先生的来信,邀请他到曼哈顿去,并附上了起程的飞机票。当他赶到曼哈顿时,在第五大道和三十四街的一栋豪华的建筑物前,他见到了老先生。老先生看着惊讶的伯特,微笑着解释说:“我的名字叫威廉•渥道夫•爱斯特。这就是我为你盖的饭店,我认为你是管理这家饭店的最佳人选。”于是,乔治•伯特成为这家饭店的第一任总经理,他不负厚望,在短短的几年里,将饭店管理得井井有条,驰名全美国。

    由此看来,善心结善缘,因果报应中自有天意。我在610办公室与某官员交谈中,这位官员问我法轮功不参与政治为什么要劝人“三退”? (退党、团、队) 道理很简单,自“伟大、光荣、正确”的中国共产党建政以来,在历次运动中使三分之二的中国人受到了不同程度的伤害,造成了近8千万的中国同胞非正常死亡,“纵观八十多年的中国共产党历史,其所到之处永远伴随着谎言、战乱、饥荒、独裁、屠杀和恐惧;传统的信仰和价值观被共产党强力破坏;原有的伦理观念和社会体系被强制解体;人与人之间的关爱与和谐被扭曲成斗争与仇恨;对天地自然的敬畏与珍惜变成妄自尊大的“战天斗地”,由此带来的社会道德体系和生态体系的全面崩溃,将中华民族乃至整个人类拖向深重的危机。而这一切灾难都在共产党精密的策划、组织和控制下发生着。”——摘自《九评共产党》,这种倒行逆施违反天意的行为,自然就被上天定下成为要淘汰的邪恶生命,“九评” 就是在揭示这一客观事实,而“退党”实际就是解救被邪灵捆绑的人。因为在人们举着拳头对着“血旗”发誓的时候,就声明要把命交给它了,并要为其党干的事业“奋斗终生”,“修真善忍的法轮功如何能眼看着生命被毁而无动于衷,大法弟子们挡在邪灵与众生之间,承受无名的苦难,坚守人类最后的道德底线,就是为了给众生命一个解脱中共业障的平安机缘。就象从一辆被定下要冲向悬崖粉身碎骨的淘汰火车中,往下救人,能救一个算一个。‘三退’代表着人们解开了与中共的生死契约,离开了随中共火车冲崖的命运。在它冲到悬崖的一刻前,它都要往前冲,即使大部份的人都跳离车,火车冲悬崖的速度也不会有丝毫的减缓,它就是被打入深渊的命运。”—摘自《大纪元》网站。

    2002年6月,在贵州平塘县掌布乡桃坡村发现了2.7亿岁的“藏字石”,五百年前崩裂的巨石断面内惊现六个排列整齐的大字“中国共产党亡”,其中 “亡”字特别的大。中国大陆官方媒体都报道了此新闻,但隐去“亡”字

    有个俄国农妇曾问一位嘲笑她的无神论学者:请你回答我心中的一个问题:“我信奉耶稣多年以来,心中有了主的救恩,十分快乐,我更爱读《圣经》,越读越有味,我心中充满耶稣给我的安慰,因为信奉耶稣,人生有了最大的快乐,请问,假如我死时发现上帝根本不存在,耶稣不是上帝的儿子,圣经完全不可靠,我这一辈子信奉耶稣,损失了什么?”学者想了一会儿,惊叹这好简单的逻辑,他回答:“女士,我想你一点损失也没有。”农妇又问他:“谢谢你这样好的回答,我心中还有一个问题,当你死的时候,假如你发现真的有上帝,圣经是千真万确,耶稣果然是神的儿子,也有天堂和地狱存在,我想请问,你损失了什么?”这位无神论学者想了很久,竟无言以对。是啊,到那时候,他损失的也许就是免去无尽的承受地狱之苦的机缘!

    经过四年与世隔绝的囚禁,当我出来看到高楼林立的市政建设时,想起一个故事,“解放前”,有一个家财万贯的老地主,此人具有某种特异功能,有一天,他将儿子叫到跟前,对他说,从现在开始,你不要再去收租,而要将你现在的田土房产卖着吃,等你把家产变卖完了的时候,你就能保平安了,儿子依照老地主的吩咐办理,十多年以后变卖完了所有的家产,成了一无所有的穷光蛋,接着共产党来了,打土豪分田地,老地主全家因已经成了“贫下中农”而幸免于难。在以后的日子里,共产党发动一个又一个政治整人运动,害死了若干人,儿子又问行将就木的父亲,这样的日子什么时候才是个头?老地主在临终前告诉他,当你看到城里的高楼盖得望不到顶的时候,就是共产党灭亡之时。所以当我看到高耸入云鳞次栉比的高楼大厦时,不免杞人忧天,果然,紧接着就发生了在我市百年不遇的大旱灾,据媒体报道,经济损失达80亿!这上苍警示人类的天灾,尊敬的王市长不会认为是与历史故事“如有雷同,纯属巧合”吧?

    自大纪元网站刊登《九评》以来,在一年半的时间里,截至今天为止,在大纪元网站上的退党团队的人数已超过1336万,这还不包括找不到上网退党条件的觉醒民众用人民币或其他方式退党的人数。“在政府官员和知识界中,许多人都在密切关注着这一历史性的转折,有些人已经先行了,发表了退党声明:2005年间:4月21日,奥运名将黄晓敏在网上发表退党声明;3月18日和4月28日,北大校友、南京大学和东南大学校友集体声明退党退团;5月17日,25位中共中央党校人士以化名集体退党;6月4日,原驻澳外交官、政治事务领事陈用林与妻子在大纪元网站发表退党声明;6月8日原天津市公安局及“610办公室”成员郝凤军发表退党声明。公开发表退党声明的还有:中国十大杰出律师高智晟、著名男高音歌唱家关贵敏、原沈阳市司法局局长韩广生等等。而来自中央党校的退党声明中这样说:中央党校两千多职工,90%党员如果条件允许都会退党。”——摘自大纪元网站

    王市长,在你领导下的重庆市政府各有关部门给不给一个大法弟子办理退休手续,我并不介意,(当然,我仍然希望王市长秉公办理我的退休问题以解决我的生活困难)我更衷心的希望王市长能选择一条带领你的“人马”从冲悬崖的火车上“跳车”的生路!

    在我给你写完这封信后,我的前夫指着我怒骂:“如果我是王市长,肯定会说先把这个人抓起来!”这又使我想起一个故事,历史上有位美国总统(名字忘了)到某个酒店住宿,当晚,一个小偷进到总统的房间,在他翻总统衣袋找钱的时候,总统惊醒了,总统没有高声喊叫保镖,而是询问这位小偷为什么要偷钱,小偷并不知道这是总统,小偷告诉他,因为他和朋友一起来这个城市旅游,现在没有回家的车费了,因此不得已而为之,总统询问了他住家的城市,然后拿出几十美元给他,说这点钱算是我借给你的,应该够你回家了吧?然后让他赶快从爬进来的窗户离开,以免保镖听到动静抓住他。一个损害总统利益的人都能得到总统的帮助,我想王市长一定会善待一个渴望得到你帮助并希望你生命得救的大法弟子,因为我并没有损害你的利益,相反,我带着一片慈悲是要告诉你一个即将发生的天机,希望你宝贵的生命能得救,并利用了一个公民的合法权利向一个市长请求帮助,因为我被非法关押在看守所时,你的一位同乡(她的父亲是你的老上级)曾向我介绍过一些你清正廉洁的轶事。

    最后再重申一下我的请求:

    1.请求按正常程序办理我的退休
    2.在我补交4年所欠的社保费后,补发我应得的2年退休工资

    祝王市长善有善报!
    法轮大法弟子(名字省略)
    2006年9月10日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6/9/14/13768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