践踏新闻自由 中共颁布条例钳制外国通讯社


【明慧网二零零六年九月十四日】继两个月前,中共在反对声浪中通过《突发事件应对法》意图加紧钳制国内传媒后,9月10日,中共以“管理条例”的方式,要求驻中国的外国通讯社(包括港澳台在内)在境内发布新闻信息必须得到新华社的批准;否则,将受警告、暂停特定内容发布、甚至被取消发布资格的惩罚。该条例同时规定新华社对外国通讯社在中国境内发布的新闻信息有选择权等。

在赫尔辛基出席亚欧首脑会议的欧盟委员会主席巴洛佐在一次新闻发布会上说,欧盟方面认为对于新闻自由的任何限制,以及政府增加对于新闻自由的干预都是一项倒退。美国国务院发言人加勒格斯表示,美国方面认为中国方面此举并不与中国愿意建造成一个以信息为基础的现代化经济体的期望一致。

* 管制新闻自由恶法遭国际反弹

10日公布的《外国通讯社在中国境内发布新闻信息管理办法》的条例,要求外国通讯社在中国境内发布新闻信息,“应当经新华通讯社批准,并由新华通讯社指定的机构代理,不得在中国境内直接发展新闻信息用户”。

该条例亦规定, 国内用户订用外国通讯社新闻信息,应当与新华社指定的机构签订订用协议,不得以任何方式直接订用、编译和刊用外国通讯社的新闻信息;还特别提出,港澳台的通讯社及有通讯社性质的机构,在内地发布新闻信息,也参照这一条例执行。

该“办法”公布后,立即引起国际社会广泛抨击,“中国人权”公布的一份声明说,这些规定是试图用专制手段控制新闻和信息的传播以及控制中国人获得无限制新闻和信息的渠道。

纽约“保护记者委员会”(Committee to Protect Journalists)的执行长官乔-赛门(Joel Simon)称这些对外国媒体发布新闻的新规定是“开倒车”。他说,“距离北京奥运不到两年,中国政府却试图对国内信息的流通加紧财务及政治上的控制,十分恼人。”

英国金融时报报导,中国日前出台规定限制外国传媒在华报道新闻, 美国与欧盟表示对此给予高度关注。报道引述美国国务院一位官员称, 中国的媒体政策与其建立现代信息化经济的愿望背道而驰。欧盟对中国政府此举已表示不满, 称此条例已引起欧盟“切实的关注”。

现任欧盟轮值主席芬兰外交部长埃尔基-图奥米奥亚也向记者们表示,欧盟会密切关注中国这一新法规的执行情况,根据目前的情况来看,中国的新法规会限制信息自由流通。 埃尔基-图奥米奥亚表示,无论如何,对于媒体自由而言,这是错误的方向。

比利时媒体对中国已决定管制外国通讯社发布新闻资讯不以为然,并认为,这显然是中国有意钳制外电新闻。三家比利时法语媒体11日报导此事称,这项“措施”完全符合中国共产党及胡锦涛的政治运作;因为中国老早就想尽各种办法以遂行对外国新闻的管控。

无疆界记者组织11日发布声明说,此举令人愤怒,令人忧虑,这对在中国新闻圈内居于关键角色的通讯社记者造成威胁。据悉,大陆的外国讯社记者已表示应联合起来反抗如此不公又开倒车的规定。

* 党喉舌“新华社”为政治目的大量制造假新闻

总部位于巴黎的记者无疆界(Reporters Without Borders)组织呼吁美、欧、日政府联合回应这一限制新闻的新规定。该组织说:“共产党的喉舌新华社完全掌控对通讯社的生杀大权,简直是可恶。新华社已俨然成为对自由企业与新闻自由的掠夺者。”

法轮功在中国遭受迫害期间,在中共直接掌控下的新华社大量刊载仇恨文章,诋毁法轮功。据追查迫害法轮功国际组织调查,“谎言,镇压难以维持之际,CCTV和新华社又联手制造了‘天安门自焚案’,‘京城血案’,‘浙江毒杀乞丐案’等恶性案件栽赃陷害法轮功,煽动整个社会仇恨法轮功学员,为江氏集团加大力度迫害法轮功,采用更加残酷的手段镇压法轮功创造条件。”

这些仇恨文章和编造的谎言全国各地的媒体转载,甚至输出到海外,为中共大规模打压法轮功制造条件。

记者无疆界组织曾于去年发布一篇报导,题目是“新华社:世界最大的宣传机构”。新华社打着媒体的旗号,为中共的政治目的搞宣传。授权这样的“党喉舌”审查外国通讯社,难怪会遭到国际社会的同声谴责。

* 政权危机 应急反应难奏效

中共对外国媒体的监控和封锁由来已久,甚至对进入中国的网络搜索引擎,如古狗、雅虎、微软过滤、屏蔽敏感字眼,如“天安门广场”、“法轮功”、“民主”“达赖喇嘛”等。播放国际频道的卫星电视也只允许在外国人居住的宾馆中播放。

以牺牲国际影响为代价,如此高调限制外国媒体,不由得令人联想到中国社会当前发生的深刻变化。目前,大纪元“九评”发表之后,日平均速度超过两万的三退(退党、团、队)人数,已经将公开脱离中共的人数推进到超过一千三百万。这个数字目前有继续增长的势头。不久前,前东航机长袁胜为避免因退党和劝退引起的政治迫害,在美国寻求政治庇护,让退党大潮在国际上更加公开化、真实化。

此外,中共大规模活体摘取法轮功学员器官的事件在国际社会的曝光。众多海外知名人士加入调查组织参与调查,包括加拿大、澳大利亚、欧洲联盟国家在内的许多国家政府和党派要对此采取行动……

在这些重大事实面前,中共看到了政权的重重危机,钳制海外通讯社、严控新闻自由其实是中共摆脱危机的一种应急反应。然而中共此举无异于饮鸩止渴。因为这样做的后果必然会更直接的触犯公民的基本权利和国际社会的基本准则,使其成为众矢之的,将焦点集中到中国问题,使中共更加孤立,加剧危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