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春朝阳沟劳教所血债累累 王国祥被迫害脑出血(图)

【明慧网二零零六年九月十五日】长春朝阳沟劳教所近期又把一名大法弟子王国祥迫害致脑出血,现生活不能自理。在2006年3月份对坚持不放弃自己信仰的法轮功学员酷刑折磨的”攻坚战”中,曾连续15天不让王国祥睡觉, 强迫” 坐板”(一种体罚方式:一种固定姿势坐一天,稍有改变,就会遭到毒打)。


朝阳沟劳教所近期将王国祥迫害致脑出血,生活不能自理

王国祥,男,38岁,因发真相资料在白山地区长白县被邪恶抓捕,被非法劳教2年。2005年4月被非法关押在朝阳沟劳教所一大队时,王国祥不配合邪恶的所谓转化要求,5月份被分到二大队,当时正是邪恶的转化攻坚战。以二大队的恶警马云涛为首的管教利用晚上值班期间以谈话为名,从9、10点钟一直谈到 下半夜2、3点钟连续多日进行折磨,大队安排刑教包夹专门看着,不让王国祥下楼到食堂吃饭。

2005年11月王国祥被转到四大队,每天被专人看着,单独在宿舍坐塑料小板凳,不允许与任何人说话。12月份劳教所转化攻坚期间,让王国祥坐在冰冷的大理石地面上,小板凳也不给坐了,没过几天他上厕所一步一拐的。农历年刚过,3月1日左右,四大队又对王国祥进行迫害,用手铐将两臂拉直铐在床边上, 3、4天才打开手铐,接着20多天坐在床边不让睡觉,由两名刑教看着。

相关责任人:四大队大队长陶庆轩,四大队恶警陈立会。

朝阳沟劳教所是人间地狱,在这几次“攻坚战”中,从早到晚,恶警的打骂喊叫声、电棍的电击声,大法弟子撕心裂肺的喊叫声不绝于耳。施暴者穷凶极恶,受刑者凄惨无比,目不忍睹。功友被打昏死过去几次,身体被打破的地方再撒上盐面后,再去水房用凉水浇, 冷、痛加在一起昏死过去,有的被四肢吊挂起来,打的鼻青脸破不能吃饭。管教利用刑事犯人进行折磨法轮功修炼者成为家常便饭。教育队所谓是“文明队”“不打 人、不上刑”那是撒谎,被新抓捕的功友,先被刑事犯人在水房先打一顿,洗凉水澡冷冻完后,集中到大屋子里头几十人排队,横竖坐直两边用人挤压,天热不让开窗,衣服不准解开扣,几十人挤压在一起无法动弹,汗如雨下,就是这样不准动,稍微动就挨打挨辱骂,有的弄到管教室里被管教用皮带、三角带、电棍电的皮开肉绽,肉有烧焦糊的味道,四五个管教拳打脚踢所谓强行转化。朝阳沟劳教所领导曾经叫嚣:没有照顾老弱病残一说,只要还能活就不放人,人不行了抬劳教所大门外面死,就不算劳教所迫害死的。

下面是一些被朝阳沟劳教所迫害致死的一些大法弟子的情况简介。


被迫害得骨瘦如柴的李万云

李万云,男,生于1962年9月8日。1984-1988年就读于东北师范大学体育系,身体非常健康,毕业后分配在长春兴业监狱任管教员。1997年10月在长春开始修炼法轮大法,由于工作认真,为人坦诚,多次被评为优秀管教员称号。2000年春,李万云向世人讲真相,被非法劳教1年,被劫持至长春黑嘴子劳教所,后又转到臭名昭著的奋进劳教所继续迫害。在狱中,李万云被迫害的全身长疥,流脓,穿不上衣服,才于2000年11月释放回家。2002年第二次被非法劳教三年,在长春市朝阳沟劳教所被恶警残酷迫害,导致身体羸弱,骨髓炎发生,2003年6月保外就医时奄奄一息。因被恶党人员勒索、病情严重,于2006年8月3日含冤离开人世。

白晓钧(小军),男 ,35岁,吉林省长春市大法弟子。2000年7月因去北京上访被非法劳教1年,2002年1月在超期关押了7个月之后,被送往长春市朝阳沟劳教所非法关押,于2003年7月18日被迫害致死。


白晓钧在朝阳沟劳教所四大队被迫害致死

白晓钧被非法关押在长春市朝阳沟劳教所的四大队。2003年6月初开始,白晓钧被迫害得不能吃东西,吃东西就吐,饿得直打晃儿。白晓钧多次向大队长付国华和其他管教们反映,请求能否让伙房做点儿面条,可是却没有人理睬。直到他虚弱得支撑不住,卧床不起了,一看真不行了才给他做面条。可是,这时的白晓钧已经瘦的皮包骨、一口面都吃不進去了,连水都喝不進去了。

6月30日,四大队因一大法弟子正念走脱而解散。白晓钧被关到一大队一中队,一大队安排了几个人护理。到7月6日这天白晓钧就不行了。在咽气之前被抬出一大队。整个过程劳教所一直都没有把白晓钧送医院去医治过,只是劳教所的医护人员给打了几个吊瓶(点滴)而已。在白晓钧病重一直到最后的时间里,一直都是在恶人的骂声和吼叫声中度过他的最后时刻。

李秋,男 ,41岁,原长春市邮局永春分局职工,居住于长春市郊区永春镇。大法弟子李秋自99年以来多次遭绑架迫害。 2002年3月5日长春市南关区法院以审判被捕的大法弟子为谎言,以达到非法抓捕前来声援的大法弟子为目地,李秋在该法院门口第4次被绑架到大屯劳教所,恶警用尽惨无人道的各种刑具对李秋進行迫害,直到不省人事,后李秋被送到公安医院继续迫害两个多月后又送到铁北监狱,同年七月又转到朝阳沟劳教所继续迫害到坐不住,躺不下,全身浮肿,呼吸困难,奄奄一息。朝阳沟劳教所怕承担责任于2003年1月晚10点通知家属从中日联谊医院将李秋接回家。回家后李秋胸部、腰部一直流脓不止,两腿致残不能行走,生活不能自理,于2004年7月6日5时被迫害去世。

刘子巍,29岁,吉林省浑江大法弟子。2004年12月10日被非法关押长春朝阳沟劳教所。没到朝阳沟劳教所之前在派出所已经绝食6天,身体非常虚弱,到朝阳沟劳教所,他继续绝食抗议,遭到恶警的折磨:押小号、灌食、上大挂(用手铐把双手分别挂在墙上),时间长了,手腕都被勒出血,24小时挂着,不许睡觉,并用臭袜子堵他的嘴,防止他喊。就这样到13日23时许,发现不行了,去医院的途中去世。事后,朝阳沟劳教所派人将小号的挂环拿掉,销毁证据。

宋文华,男,56岁,吉林省通化市铁路职工,在2003年非典时期,到通化县葫芦套乡(通化市郊)讲真相时,被乡政府非法抓捕,被不法人员投入朝阳沟劳教所迫害。2004年10月8日劳教所将生命垂危、无法医治的宋文华放回家,10月17日晚,宋文华含冤离开了人世。


宋文华含冤去世

据朝阳沟劳教所可靠消息透露:2004年3月宋文华的身体开始变坏,检查过3、4次,劳教所已经知道宋文华染上肺结核还有其他病,更严重的是,宋文华一侧胸膜80%积水,随时有生命危险。6月份,劳教所通知家属宋文华的肺结核已经开放,办理保外就医。但是,劳教所拖了两个多月还没放人,家属去要求放人,劳教所却说,司法局不批。找到司法局,司法局的张处长又说:不能随便放人,没有生命危险不能放人,出了问题他们负责。

这样又拖了两个多月,也停止了家属接见。在这期间,身体病弱到如此程度的宋文华,还得和健康人一样每天干着超负荷的劳动,警察还逼问:和你孩子一起找省司法局的人跟你什么关系?

后来,宋文华连续10多天39度以上高烧不退,连续4、5天不能吃东西,最后眼睛看不清东西、耳朵失聪。劳教所也没上报,耽误了治疗。家属再次见面时,宋文华已不能自理,不能说话,骨瘦如柴,仅56岁,被迫害得象70多岁的人。2004年10月8日宋文华被放回家,几天后含冤离开了人世。

张启发,男,38岁,吉林省白山市江源县林业局三岔子林场职工。2002年3月张启发被非法劳教一年,送入长春朝阳沟劳教所,于2003年1月19日被迫害致死。


张启发被释放第二天离世

张启发2002年2月19日被释放,在家仅14天,就于2002年3月6日晚被公安强行带走,非法劳教一年送入长春朝阳沟劳教所。二大队管教赵东立、朱胜林用三角带狠狠抽打,连续酷刑折磨三天, 每次都能听到管教室 传来的毒打声,电棍的吱吱声, 惨叫声,打的动不了就拖回来。张启发被毒打得体无完肤,出现了生命危险。 2003年1月18日释放回家,身体浑身上下都是伤痕,皮肤又黑又硬,长满了硬刺、硬疮、双腿疼痛难忍不能走路,呼吸困难,口齿不清、痛痒难忍、排泄困难。于2003年1月19日中午去世。

张全福


张全福和小孙女张琪

张启发的父亲张全福,男,65岁,吉林省白山市江源县林业局三岔子林场职工。2003年1月8日,张全福被长春朝阳沟劳教所(六大队二中队)迫害致死。

2002年11月份,朝阳沟劳教所对大法弟子实施“百日攻坚”迫害。在这次迫害前,张全福已被迫害的全身长着疥,坐一天板棉裤都是湿的,体重不足30公斤,每天很少進食,随时都有生命危险。在这种情况下,劳教所不仅不放人,反而加重了对他的迫害、增加坐板时间、每天早5点坐到午夜0点是常有的事。

有一次张全福被叫到管教室,恶警王涛问还炼不炼了,张全福说:只要我还有一口气在,就坚修大法到底。恶警王涛听后气急败坏,拿起刚刚烧开的一大杯开水,泼在他的双手上,当时双手就被烫掉了皮,起了大水泡。

经过此次迫害后,张全福的身体一天不如一天,双手因烫伤而感染、直到食水不入,恶队长李中波还说是装的,每天让两个包夹背着去食堂。张全福直至被迫害致死的前一天还在坐板,恶警看人真的不行了才送医院抢救,当晚即被迫害致死。

梁柏生,48岁,长春市净月潭经济开发旅游区大法弟子。于99年9月20日被非法劳教2年,期满后又被非法超期迫害两个月,于2001年11月20日释放。2002年3月,梁柏生再一次遭玉潭镇派出所绑架,送长春市公安局时遭毒打,遭受坐老虎凳等等刑罚,而后被绑架到朝阳沟劳教所强行劳教二年,身心上遭到了邪党恶警的严重摧残与迫害。恶警利用犯人用木棍狠狠的毒打他,然后又将他扒光衣服推到厕所里,按倒在地上,利用高压自来水龙头对他猛冲,刺骨冰冷的水,直到他僵死为止;等梁柏生苏醒后,恶人又强制他坐在水泥地上,晚上不许睡觉;梁柏生身体不断高烧。就这样白天还被强制去车间干活。在一周之内,梁柏生遭受这样的酷刑五次,而后是整天整宿发高烧,不能进食,四肢无力,咳嗽,吐痰,吐血不止。梁柏生被种种酷刑折磨至奄奄一息、严重肺结核病,于2006年3月20日含冤离世。

据不完全统计,长春市朝阳沟劳教所几年来用这种恶毒方式迫害死多名大法弟子,除上述大法弟子外,还有长春市大法弟子郑永光,被迫害出现肺结核,回家一年后去世;白山市大法弟子郑永平,被迫害出现肺结核,回家20多天后去世;梅河口市红梅镇大法弟子李传文,被迫害出现肺结核,回家9天后去世;榆树市大法弟子郑福祥,被迫害患上肺结核,回家一天后去世。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6/9/15/137877.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