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除邪党文化,纯净自己,救度更多世人


【明慧网二零零六年九月十六日】这一期人类的根本目地是在大法洪传时同化大法,進入到新宇宙中去。旧势力以所谓的考验大法和大法弟子为借口,在人世间制造了反宇宙的共产邪党,其真正的目地是破坏正法,从而毁掉大法弟子和世人,断送众生的未来。中共制造出来的邪党文化无所不在,给中国社会造成了前所未有的混乱和破坏,在中国造成了最复杂的人群和最复杂、最混乱、最邪恶的社会环境,这给修炼和救度世人造成非常险恶的外界环境。从修炼角度来看,不管旧势力给我们制造什么样的环境,大法弟子都要否定它,从中修出来、走出来,超脱出来,同时完成自己的历史使命。

中国传统文化敬天畏命,讲天人合一,注重道德,相信善恶有报,顺应天意而行,与大自然和睦相处;在人与人之间,讲究自律,修身养性,谦虚,忍让,宽容、大度等等。中国传统文化是半神文化,内涵深远,对“天、地、人”的认识是为今天大法洪传和正法奠定基础的。

邪党文化宣传“假恶斗”,在本质是反天理的,和宇宙特性“真善忍”相对立。为了能够让邪党能够生存、维护其独裁邪恶统治,邪党文化破坏宇宙中现有的一切,把宇宙中正常的一切视为了“旧世界的锁链”,人为的制造对立,煽动仇恨,要“砸烂”、“造反有理” ……。“砸烂” 什么呢?“砸烂”现存人类社会的一切秩序。造什么反呢?造天理的反,造宇宙真理的反,造“真善忍”的反。

巴黎公社的流氓造反大搞“打砸抢”,打碎了绝大多数巴黎街头上神给人留下的杰出艺术品。中共邪党更是系统的破坏中国传统文化,篡改历史,贬低传统文化和传统人物,系统的改变人们的正常思维、伦理系统和言行举止,用邪党文化来取而代之。

邪党文化以中共邪党为中心,用“党”来代替“天”,代替神,唯党独尊,以党治国,通过强制和欺骗等等手段,要人们象敬天、敬神那样崇拜它,要人象对待母亲那样“爱”它,要无条件的听它的话,跟它走……世界上的原始正教拜的是正神,而中共强迫人们崇拜邪灵。

邪党为了让人们都只信其党,大搞无神论和唯物论,胡说天地和万物之间自己最大,什么“天大、地大,不如党的恩情大”,疯狂的要“战天斗地”,“与天斗,其乐无穷;与地斗,其乐无穷;与人斗,其乐无穷。”…… 这其实是严重的精神病态,能使正常人心理变态,文化大革命的狂热就是这种心理病态的写照。中共想斗倒一切,以此来打击异己,树立邪党的绝对权威。

其实中共的无神论和唯物论是不能自圆其说的。大家知道,在地球上几乎所有的民族,都有他们自己民族对神的信仰,祖祖辈辈,流传至今。如果按照辩证唯物主义中讲的“物质是第一性的,精神是第二性的;理论来源于实践”,那么,这些关于神的信仰和传说的精神或理论,就一定有他们的物质来源,否则,不可能产生这些理论;那种种神话传说,同样也应该有其事。因此,从人类的历史来看,中共的无神论和辩证唯物主义是互相矛盾的,即中共的这些理论是经不住历史事实的检验的,是错误的。神是真实存在的,物质和精神是一性的。

“人就像一个容器,装進去什么就是什么。”(《溶于法中》)中国人从小到大长期封闭式的浸泡在邪党文化中,被强制洗脑,灌進去的都是违背天理的歪理邪说。长期以来,中国人耳濡目染的都是邪党文化宣传的无神论、唯物论、進化论、强权论、暴力论等等,人们普遍失去了正常的善恶是非标准和分析思维的能力,对邪党和邪党文化已经失去了鉴别判断能力。《九评共产党》指出中共在另外空间是邪灵,其实如果跳出邪党文化的思维,那么不难发现,中共在组织上是违宪的,是非法的[见附录]。对于这样一个非法的、比黑社会组织还有过之而无不及的邪教组织, 在中共邪党文化里却完全颠倒黑白,把它捧为“伟大、光荣、正确”的。

邪党文化是维护共产邪灵在人间生存和中共统治的黑气场。这个黑气场形成一个屏障,把人的头脑包了起来,把人的先天善良本性埋了起来,泯灭了人的良知。这层厚厚的黑气屏障把人和宇宙真理隔开,和宇宙“真善忍”特性隔绝开来,使人变得愚昧无知,从而看不清宇宙的真相和人生的意义,扭曲了人们正常的世界观、价值观、人生观、善恶观、是非观等等。这个黑气深入到中国社会的各个领域和人们生活的方方面面。那些深受党文化洗脑的人,思想认识、思维方式以及言行举止其实都不正常了,自然就认识不到真理,真理摆在面前也不敢接受。

邪党文化对中国的人文和社会造成的破坏是空前的:严重的变异了人的正常思维方式,不信神,不相信善恶有报;思想中离不开党,盲目的听邪党的话,时刻自觉的和邪党保持一致;天不怕,地不怕,不择手段,昧着良心什么坏事都敢干,为所欲为;人与人之间相互戒备,互不信任,明争暗斗,勾心斗角,尔虞我诈,把人与人之间的关系搞得非常复杂和混乱;眼光短浅,利欲薰心,一味追求升官发财、享乐和各种现实的物质利益,放纵情欲;张口谎言即来,满口脏话,……离宇宙“真善忍”的特性越走越远,把众多中国人置于非常可悲的境地。

师父在最近几次的讲法中,都提到了我们修炼中的问题和不足,并且告诉我们“作为自己的提高才是最关键的,因为你自己不提高,你那些事情都做不好。”(《美国首都法会讲法》)个人理解,在目前的正法形势下,邪党文化阻碍了部份学员走出人来、跟上正法進程,使得一些学员不够精進,出现松懈等等,也是众多中国人认清真相、退出恶党的严重障碍。

《九评共产党》的出现,使得很多中国人对中共邪党的本质都有不同成度的认识。但是由于长期深受邪党无神论、唯物论的毒害,一些学员对大法似信非信,在迫害面前麻木消沉,觉得还是眼前的物质利益和安逸的生活实惠,尤其在迫害面前怕心重,在证实法中步履艰难,甚至走不出人来,躲在家里所谓的“实修”。其实我们每一个大陆或来自大陆的学员都要认清和清除党文化的毒素,纯净自身,让人们看清中共的邪恶本性,对于劝三退、救度更多的世人,有非常积极的作用,也是目前急需要做的事情。由于邪党文化的毒害是方方面面的,影响人的思维和言行举止,清除它自然也涉及到方方面面,由于篇幅的限制,这里只提及一部份和同修切磋。

●无神论、唯物论的毒害,使人怀疑一切,眼见为实,甚至连看见的都不信,造成一些学员在信师信法上常常有疑问,严重的动摇了对法的坚定。师父在讲法中提到一个党员因为根基好开了天目,看到了许许多多另外空间的美妙景象,可是马上念头一转,说自己是党员,不相信这些。对邪党产生严重的心理倾斜。

无神论、唯物论另外严重的毒害就是使人追求物质享乐、欲望膨胀,欲壑难填, 给修炼人同样造成非常大的影响,钱财心重,图安逸、享乐,不愿多吃苦。

●对邪党的恐惧心理,自我保护意识都比较强,怕心重。这种怕心是许多学员在正法修炼中的严重障碍之一,也是需要克服的死关。在大法和大法弟子遭受迫害时,一听到有什么风声,一些人首先想的是保护自己,害怕被恶党伤害。我们应该做到师父讲的“在无论天塌地陷、邪恶疯狂迫害、生死攸关时,还能在你修炼的这条路上坚定的走下去,人类社会中的任何事都干扰不了修炼路上的步伐。”(《路》)不管是从个人修炼角度,或者是从正法修炼角度都是必须要去掉怕心的,不要被邪党的表面所迷惑,被人的空间所迷惑。

在《封神演义》中,狐狸精被利用完了,就没有好下场了,邪党被利用来迫害大法,虽然逞凶一时,但是被利用完了,也就被解体淘汰了,执迷不悟跟共产党的人只能随着一起被历史淘汰。“谁惧谁呢”,真正害怕的是邪党。我们一旦从法理上认清邪党的起源和其存在的目地,就不会害怕貌似强大的中共,就不会被现实社会所迷,不被中共所影响,就能够走出来,更加精進,走好证实法的路。

●中共邪党标榜自己一贯正确,死不认错,不允许批评。这种说不得,不承认错误的心态在修炼中也是比较突出的。师父还专门为这个讲法,并且指出了大陆和台湾学员在对待批评时的不同态度。大陆学员在有问题时推责任、向外找,找借口辩解。即使自己有错,也要找出对方的错误,以获得心理平衡。要说人,自己也要做好。

●邪党的政治学习培养人从小就说假话,长期下去,许多人已经养成了习惯,下意识的、不由自主的说假话;好大喜功,夸夸其谈,浮夸、不实;形式主义,走过场;榜样、权威的意识;喜欢扣帽子,爱走极端。这些在修炼中也有一些反映。

●被党文化毒害的人身上普遍具有争强好斗、以恶制恶、争斗的思维和意识,以及愤愤不平、不服气的念头强,也给大法工作中的协调增加困难,增加了内耗。例如,有一天,我收到一位同修的电子邮件,里面说的内容自己不认同。但是自己当时的潜意识反应是,以斗的意识找对方的错。而不是看看自己,看看同修说的有没有道理。这就是争斗的意识,不向内找,向外找,找别人的错。

●长期平均主义的毒害,别人得点好处,就容易引起妒嫉。

●麻木,不顾他人。长期的政治斗争使得人们习惯于自保,对别人受到迫害麻木不仁。这在修炼中也有体现,对其他同修受到的迫害不够敏感,对于不认识的同修、对于不是本地区的同修受到的迫害,营救用心的程度可能也不够。

●不守时,干事拖拖拉拉,走形式,不重效果,责任心较差,不能尽心尽力。在大法工作和讲真相中,由于大家都是自愿的,有的学员责任心就不太强,象完成任务一样。

●中国现在的色情、性的泛滥让人震惊,色魔猖獗,土包子开花更厉害。对修炼人也造成干扰,也使得许多常人对其它事情缺乏兴趣,影响着人们接触真相。


附录:中共邪党在组织上是非法的

在象美国这样的自由社会里,“入党”是非常简单、随便的:在向州政府的选民注册表中,有一个选项,可以选择一个政党(或成为一个无党派人士),只要选了某个政党,就算加入了该党,就算是该党的正式党员。在这个过程中,没有介绍人,没有所谓的考验,更没有任何宣誓要效忠该党,而且可以随时自由的更换党派(再填一张选民注册表即可);注册成某政治党派后,没有必须要交的党费,没有任何不得不参加的政治学习和其它的秘密党会,没有要遵守的党章,人们遵守的是国家的法律。加入某党派是自己的自由,退出也是自己的自由选择,被退出的党派也没有打击报复。進出完全自由,公民的结社自由完全受到法律的保护。在美国“入党”纯粹是为了选举时用的,美国的政党关心的只是选举和制定政策等等,根本不象中共那样“管天、管地、管人以及管人的思想”。

而对中共邪党,入党时要有介绍人,要培训,要成为积极分子,要進行所谓的考验,要发毒誓效忠邪党:把自己的生命献给邪党,要为共产邪恶主义奋斗终身等等,所以入党时就把命交给了邪党;加入邪党后,每月必须要交党(团)费,必须要参加政治学习和其它秘密党会,要定期向邪党交心;党员要遵守邪党党章,而党章高于宪法,所谓的“党纪国法”,把“党纪”公然凌驾在国法之上;主动退党的人会受到排挤、打击和报复。这种進出没有任何法律保护,完全受中共的控制,而且实际上是赤裸裸的黑社会性质的,甚至比黑手党这样的黑社会控制还严(黑社会里面还没有定期要做思想汇报和交心的)。

真是不比不知道,一比吓一跳:中共凌驾在宪法之上,在组织上破坏宪法中保障的公民结社自由的权利,其组织形式本身就是违法的。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