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东潍坊大法弟子李玉香屡受摧残 零四年含冤离世(图)


【明慧网二零零六年九月十七日】山东省潍坊诸城市大法弟子李玉香,修炼大法后严重的疾病得以痊愈。1999年7月20日后恶警经常到她家进行非法抄家、拘留、罚款、曾两次非法劳教;不管白天还是黑夜总是到家里骚扰,威胁恐吓;使其身心受到严重摧残,于2004年农历12月16日含冤去世,年仅49岁。

李玉香,女,家住潍坊诸城市外贸公司五里堡家属院,炼功前曾经患有严重的肺心症后期、吐血,医院都治不了,96年2月份修炼法轮大法以后身体很快康复。1999年12月13日,李玉香去北京证实大法,16日被公安无理抓回后,在诸城密洲路派出所受到公安恶棍曹金辉等五个暴徒用皮带、电棍、脚踢、扇耳光等一顿毒打,遭惨烈迫害,后送往诸城看守所继续迫害一个月。

在非法关押期间,单位外贸公司的不法恶人还串通诸城公安局在外贸公司召开万人非法审判大会。大法弟子李玉香、张木华、王玉兰等几人被五花大绑从看守所拉到现场。参加非法审判会的有公司总经理王金友和党委其他成员,还有公安局局长明中良及赵金光等。警察背着枪,大法弟子身边被一边一个恶警反扭着他们的胳膊摁着头,手里还拿着一个铁丝做的嚼子(给牲口带的),威胁说:“谁喊就给谁带上” 。每人脖子上还挂着写有×教分子的大牌子。

在看守所非法关押30天后,外贸公司邪党人员把李玉香拉到外贸西院一座废弃的危楼继续非法关押,逼她写不炼法轮功的“保证书”。破旧的房子里什么也没有,寒风从破窗里吹进,浑身冻透了,直至农历新年前几天才让回家,并勒索罚款15600多元。

2000年正月初四李玉香和丈夫张木华一同去北京证实大法,被北京便衣警察先是绑架到警车上,强行搜身,并踩着她的头发打了一耳光。后又被劫持到天安门广场东侧历史博物馆后面的派出所,逐个审问后被带到潍坊驻京办事处。刚到那里又被非法搜身,钱、身份证全被搜走。然后十多个人被铐在一起,坐在冰冷的大理石地面上。

初八被非法遣送回诸城后,大法弟子们又被非法关押在外贸饲料厂西院一危楼里一层的房间内,李玉香和张木华一人一间屋。公安暴徒曹金辉中午在外贸招待所吃酒后,在下午正常上班之时在此地将李玉香和其他大法弟子都毒打了一顿。

李玉香被关押二天后被劫持到兴华路拘留所,24小时戴着手铐,连吃饭、睡觉、大小便都得有人帮忙,就这样艰难的度过了20多天。

为了抗议这种残酷的非人迫害,李玉香和关在这里的功友一起绝食,又遭到以曹金辉为首的恶人粗暴的灌食迫害。恶人们将一根细管从她鼻子里插进去,顿时她感到像窒息一样难受,李玉香被折磨灌了三次。

28天后,李玉香被拉回外贸车队,继续和丈夫张木华被非法关在饲料厂西院(张木华一直被关在这里)。这样她又被本单位无辜非法关押两个月,一直也没有人来过问,他们就对看管的人说:“你去和领导说,我们没有做违法的事,凭什么关押这么长时间不闻不问”,却一直没有答复。

为抗议这种无理迫害,他们夫妻俩就不再吃喝,绝食三天后被释放回家。此时家中已是一贫如洗,外贸又不让张木华去上班,一点经济来源都没有,李玉香妹妹看见这种情况非常同情,接济她们才勉强生活下去。

2000年5月1日,李玉香和同修王玉兰一起再次去北京证实大法。在北京信访局,一看门人询问了后,打电话叫人把她们关进了当地派出所,后又送进驻京办事处,外贸公司把她俩非法拉回外贸保卫处,保卫处长王金山指使保卫人员将她俩强行摁倒在地灌了粪汤,又脏又臭的屎弄得满身都是,接着又把李玉香和王玉兰绑在树上。第二天被非法关进看守所继续迫害一个月。为了抗议这种非法迫害,李玉香又开始绝食,绝食二十多天的过程中被强行灌食六次。其间还把她在外地上学的女儿叫回来,让其逼她放弃信仰法轮功。狱中女恶警王伟每次见到她不是打就是骂。就在她绝食身体极度虚弱被放走的时候,王伟还狠狠打了她一耳光,嘴上都打出了血。

2000年10月1日,李玉香又去北京上访,回来后被非法关入诸城看守所,被恶警王宗和撕扯着头发一顿毒打,然后被迫坐在只有死囚犯才坐的铁椅子上,被迫坐铁椅子的还有大法弟子王玉兰、庄汝凤、杨桂真、陈秀玲等人。

为了抗议这种非人折磨,李玉香和功友们共同绝食。九天后,同修杨桂真被暴打致死在铁椅子上。李玉香当时因被迫害的身体也极度虚弱,恶人怕承担责任,才把她从铁椅子上放下来送进了医院。在这期间,单位还把正在上学的孩子叫回来,以此给她施加压力,逼她放弃修炼大法。李玉香弟媳在外贸上班,因为替她照顾孩子,也被外贸停职并开除(株连制)。

就这样恶人仍不断的上门骚扰,没办法李玉香一家只好流离失所,被迫过着有家不能回的日子。

2001年2月在老家,李玉香再次被绑架,没几天被送王村劳教所,因当时身体极度虚弱,劳教所拒收,被放回家。

2001年12月底的一天,下午5时许,李玉香和家人正在做饭,忽听叫门便开门后,外贸饲料厂保卫科长封振全带密州路派出所的六名警察暴徒,猛然窜进,穷凶极恶的又把大法弟子李玉香倒控着头从五楼拖到一楼,把脚后跟磨破了,血一滴滴的流出来;先是将她绑架到密州路派出所,当时外面非常寒冷,不法人员们连外衣、鞋都不让她穿就又送往看守所;二天后又送王村劳教所,因身体被迫害的不行,劳教所当时不收,但在收受了当时送李玉香去的不法人员的贿赂后,劳教所无视李玉香的生死居然收了下来。在劳教所李玉香绝食抗议这种非法迫害,四天后由于身体极度虚弱,被劳教所送回家。

2003年5月份,李玉香和同修一起前去看望另一同修,在回家的路上和同修在挂大法横幅时,被恶警绑架到皇华派出所迫害。脸打的又青又肿,嘴出血了,头上打出两个大包,身上被打得呈紫颜色,头发被抓掉很多,后又被送到诸城市看守所,看守所见李玉香身体被打成这样吓人,怕承担责任,没敢收。

2004年农历12月16日,饱受身心摧残的李玉香含冤离开了人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