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洗脑班的邪恶和上海学员的不足

【明慧网二零零六年九月十七日】据悉“六国峰会”期间,有一些上海大法弟子被绑架到青浦的洗脑班進行迫害。经过一到两个月的全封闭强制洗脑,现在被非法关押洗脑的大法弟子已经陆陆续续回家了。这个洗脑班仍然邪恶。

洗脑班的邪恶头子董乃谦几年来一直亲自坐镇,卖力策划、组织和监督对大法弟子的洗脑,他曾说:“我知道你们在网上写我的东西,我就是邪恶,你们拿我怎么样。”它们具体的洗脑手段有:除了吃饭、睡觉和上厕所,所有的时间都是看充斥着谎言和欺骗的录像、报纸和书籍,几个人甚至十几个人轮番和法轮功学员谈话,许多学员几天或几个星期后,觉的头脑昏昏沉沉,被灌進大量的邪恶物质,无法正常的理智的去思考一些问题,不少人精神上承受不住被迫转化。邪恶仍然不甘心,强拉这些学员在国旗下宣誓不修大法、不讲三退,并当场录像。

现在到了正法的后期了,上海仍然非常邪恶,也许有历史和旧势力安排的原因,但更和我们上海大法弟子的整个状态有关。邪恶的洗脑班为什么能办的起来,为什么上海的劳教所、监狱能继续卖力迫害大法弟子(特别是女所、女监的恶警的邪恶手段毫无收敛),我们上海的大法弟子没有自己的原因吗?被迫害时,怕心越重,越被迫害,邪恶的迫害形式越能维持下去,邪恶和旧势力因素找到了迫害的借口了:我们做的都是对的,这些炼大法的人自己承认是错的,所以我们的这些转化工作做对了,要继续维持下去。如果被关押的大法弟子都非常坚定,转化率非常低的话,不可能仍会象今天这样。

洗脑班没有打人就是合法吗?恰恰相反完全非法,第一、非法剥夺一个公民的人身自由和信仰自由;第二、对于所谓的文明谈话,也可以堂堂正正不予配合,彻底否定这种形式,从人的理也讲的通。你可以说:我愿意和任何人去谈论和探讨法轮功的问题,大家公开的、畅所欲言的讨论,是可以把问题说清楚的,我错了我也可以改,但对于这种强制性的、只有一种信息来源,我决不配合,也决不看这些电视、书籍,也决不和你们讨论问题。讨论问题的前提必须是:双方都没有人身自由的限制,双方都可以找到各自的证据摆到桌面上讨论,不能因对方观点不同進行打击。这种情况我们可以谈,而且真理会越辩越明。你们不敢,说明你们心虚,心里有鬼。

其实,在上海的劳教所和监狱,长期以来恶警们主要也是采取这种手段来达到转化目地,大法弟子为什么不彻底否定呢?

另外,邪恶为什么让被迫转化的大法学员宣誓呢?为什么明知它们这套东西是骗人的,哪怕你心里不转化,也要表面转化并发誓呢?这从常人的理是讲不通的,就是要拉你下水,让你修炼前功尽弃,甚至将来和邪恶一起销毁掉,师父在法理上讲的很明了。振作起来吧,同修,千万不要因一时过错放弃修炼,邪恶让你发誓的目地就是怕你从新修炼,你能听邪恶的吗?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