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龙江省桦川县看守所恶警对我的迫害

【明慧网二零零六年九月十七日】2000年冬,我和两名同修去天安门证实法,还未等到达,我们三人就被恶警绑架了。其理由是,我们手提兜里有牙具,因而就把我们投进铁笼子里了,既不给饭吃,也不给水喝,也不许上厕所,直到深夜才把我们送到东城区看守所。

东城区看守所管教陈晶为了赢得奖金(审问出姓名地址,每审成一个可获得奖金三千元),就哄骗我们:只要你说出家乡地址,报出真实姓名,我就保你安全回家。我当时因回家心切,没有放下执著,被邪恶钻了空子,结果上了邪恶的当,报出了实情,被当地恶警贾友和杨××押送回黑龙江省桦川县看守所。在北京走时,我们三人身上所带近千元钱全被贾友骗入自己的腰包,骗取时说:我替你们保管,明天早上就还给你们,结果至今未给。2001年初,我去610办找到他,他非但不给,还伙同610其他人员一起赶我走,说不走就把我再抓起来。

在桦川看守所里一日两餐吃的全是喂猪用的精饲料做的窝窝头,一餐一人一个,喝的是滴油不见的冻菜汤,住的是棚上整天滴水的漏屋子,盖的是又脏又臭的破被头。上边来人检查时,就拿来崭新的被单往上面一盖,把又脏又破又潮的被头全部遮盖起来,检查团走后,立刻拿走。

如今,我们虽身在家中,仍没有安宁的好日子过,恶警们动不动就来骚扰、搜查。最厉害的一次是去年冬天农历新年前夕,桦川政法委、610、公安局与当地派出所共七八个邪恶之徒到我和另一名大法徒家中搜查,把所有的抽屉、箱柜和所有的房间(包括仓房)全翻了个底朝天,结果什么也没找到(我当时发出强大一念,让他们什么也找不到),大法书就在那明摆着,他们却看不见。没找到书,他们就强令我上警车,我不肯上,他们就说:上也得上,不上也得上,我们抬也得把你抬上去。我说:我犯私的没做,犯法的没为,凭什么让我上你们的车?我就坐这儿(椅子上),看你们谁敢动我?恶警们见我如此坚定,立刻换了一副嘴脸:老太太,上车吧,咱们上派出所谈谈。我说:我哪也不去,要谈就在这儿谈,他们本来就是想把我骗上车送桦川县看守所的(因这样事例在我处已多有发生),他们一看骗术不管用,只好灰溜溜的开车走了!

后来,县公安局、当地派出所几次开会决定对我们行恶,都被我们全体大法弟子以强大的正念解体了!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6/9/17/138025.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