城市大法弟子也来重视为农村制作和发放资料(二)


【明慧网二零零六年九月十八日】二零零六年下半年以来,《明慧周刊》不断刊登城市大法弟子去农村发放真相资料的经验文章,都在为广大农村得不到大法真相着急,但是,大部份城市大法弟子看了以后比较麻木,好象农村与自己无关,固守着狭小的城区,一年又一年反复发放真相资料,但是许多精進的大法弟子都从近几期《明慧周刊》上悟到了:全国大中城市大法弟子普遍去农村讲真相、发资料已经初成趋势,很可能是救度众生的新天象变化。为此我们市(地级市)的众多协调人商量以后,分头找市区功友切磋,大家都有同感:大陆大法弟子大部份集中在大中城市里,大法的资讯是最丰富的。而广大农村,大法弟子稀少,真相空白地区的面积比城市大几十倍,人口数量多很多倍。

我们成千上万的大法弟子就在这狭小的城市区域反复发了六、七年的真相资料。几乎所有从监狱、劳教所放回来的城市大法弟子,头一件事情就是在周围住宅区发资料,可是都没有想一想,这些地方早已被其他大法弟子发放过许多遍了,再发等于是重复。以至于经常有市民对大法弟子说:“你们一个多月没有到我们那个小区发资料了,我们都想看一看法轮功的新消息。”他们把真相资料当作报纸一样,希望天天有人送去看。以前我们听了这些话,都高兴得沾沾自喜:“众生又有進步了。”可是现在把眼界放宽到辽阔的农村,我们就高兴不起来了……

* * * * * * * * *

(接前文)

最后一个关键就是农村真相资料的选编与城市不同。在农村同一个地方我们很难去二次三次,所以必须一步到位,把真相要点都概括進去,因为经济条件的限制,每一份资料一般只有二张A4纸,把文字缩小以扩大信息量(也有一些反馈说,农民朋友因为文化水平和生活习惯的关系,喜欢看大一些字的、带图片的资料。这方面也请同修权衡讨论,也许可以一个地方间隔着发大字、小字不同排版和内容的资料)。同时因为喜欢相互传看,对同一个村子的农户最好发放多种版本的资料供他们交换,每隔十多户人家可以发一张九评的光盘或书,(最好是DVD光碟容量大,贴上标签“用DVD机播放”,供农民辨别)。

针对农村真相资料空白地区,我们觉的不管哪一种版本至少要包含七大要点:

一、法轮大法简介、洪传世界情况。
二、中共迫害大法的谣言与恐怖手段。
三、迫害大法遭恶报。
四、大法修炼故事与护身符的故事。
五、九评与三退。
六、各国支持大法与中国民众的觉醒。
七、破网方法。

每一种版本可以更改具体内容,但是上述七大要点都应该具备。有条件的同修可以用电脑从新编辑排版,或请明慧同修帮助。无电脑也可以手工剪辑拼做。

在正法最后阶段,城市大法弟子不应停留在少数几个人下乡,应该形成强大的整体力量去救度农村众生。事实上时机上也成熟了,很多城市大法弟子都认识到了这一点,愿意去农村。所以我们悟到这可能是新的天象变化,是正法最后阶段必走的一步:过去落下了农村,现在大面积补救还来的及。下面我们再介绍本市部份同修去农村的经验。

甲同修:这两个月我去了四次农村,都是步行。前二次是选择前半夜发,每次步行五个多小时,只能发一百多份资料,因为很多农民没睡觉,有些只好放在他家门前的树枝上、庄稼上,我担心他们会无意中丢掉,后来就选择到后半夜发放,而且,不急于当天赶回来,休息大半天后再发。从晚上十点开始,多数农民都睡觉了,我开始从起点出发,沿公路两边一公里左右内发放,一直发到天亮,大约能发一百五十份。这时有农村的早班客车可搭,或者招手搭农村拖拉机离开。第四次正碰上有月亮,我就依着指南针定位,远远离开公路深入两边农村,绕一大圈到了公路上正好天亮了。根据我的经验,晚上步行六到七个小时的话,一般只发一百五十份左右,因为我们不能发的太密了,比如两户人家连在一起,只須发一户,四、五户农民聚在一起,只需发两份就够了。

这有什么好处呢?一是万一别的功友至此处发放以免重复,二是我们可以步行去更大的范围,绝不能光图数量。实际上发的太密的原因主要是怕吃苦,不愿多走路,只想早点发完休息。我和功友交流过,我们都有这种心态,一有了资料就想快点发完了事,而不是为真正救度众生负责,为了更好的救度众生,我们应该先把自己的心态正过来。

乙同修:我原来不太精進,从小在城市长大,一是不想吃苦,二是怕农村的恶狗,想起来可笑,我不怕恶警,却怕农村的狗,那些狗比城市的狗凶多了,有时会有几条狗扑上来,而且很多女同修更怕狗,这一次听了甲同修的详细介绍,正好《明慧周刊》二四一期刊用了两篇文章<在农村发真相资料不应图轰轰烈烈而要重效果>(以下称<效果>)和<在农村发真相资料的一些经验>(简称<经验>)对我启发很大。

先说<效果>一文讲的”细水长流”一事,我们真的有不少的功友在城市这么小的范围内很密集的发,根子上讲还是怕吃苦,不想多上几次楼,另外成千上万的大法弟子都长年累月的局限在这有限的城市区发放,不也是怕吃苦,不想跋山涉水去农村,只图安逸轻松吗?!从总体上讲我们在城市居民身上是重复发得太多了,下一步应该抽出一些时间与物质力量,去农村空白地区讲真相了。

再说<经验>一文给我这次去农村很大启发。当然该作者讲的是前半夜发放的经验,挂在庄稼上,可能会损失一些资料,如果选择在后半夜,大部份可以挂在农户门口上去。现在是秋天不冷不热,又干燥,乡间小路上没有烂泥巴,我们应该抓紧这段时间。

我们这次下农村,研究地图后,选了一百多里外做起点,原计划是中午赶到小镇上,休息到晚上十点再向一个小镇步行发放。可是公共汽车司机快到小镇时让我一个人下了车,这时是上午十点半,我想这可能是师父点化我让我白天发放,我想起前不久明慧周刊上说大法弟子大白天在农村面对面的讲真相发放真相资料,我想我今天也应该这样做了,我感到毫无怕心,象神一样的救度众生来了。于是我沿公路两边一公里左右走,一户一户的把资料送给他们,我每進一户人家就说:“我是法轮功的学员,给您送福音来了,你看一看,会给你带来幸福平安的”对方大都热情说“谢谢”,然后把我当客人一样招呼我坐下来。

我带了二百份资料,一连发了五、六个小时才发完。这一路上很顺利。只有一户人家的小孩是个小学生,受学校邪党的毒害,看后不许他家人保存,跑出来把资料还给了我。我的体会是:

一、我一路上发放的这些人家,没有一个人听说过大法真相和九评三退,其它广大农村我想估计差不多。当时我深感城市大法弟子的责任重大,每个城市同修都有责任来农村讲真相。

二、大部份农民当面看了真相,包括五十多岁的农民,没有说字小看不清,而这些字是按比例把两张明慧周报缩印成一张。我个人认为所以今后发农村的真相资料要用小字,才能在有限的纸上扩大信息量。

三、发正念极其重要,在家动身前发了二天正念,每次一发就是半个小时,还有几个功友没去农村的帮我发正念,一直到我平安回家。

四、在真正下决心做这件事的时候,我发现自己一点不怕那些农村的狗了。至于选择白天还是后半夜发,视状态而定,不可盲目效仿,我自己也不一定每次这样白天做。

五、给同一片居住地的农民最好选不同版本的资料以便他们交换传看。有时几个农民围过来看,有的就说,怎么都是一样的内容呢?我只好说,这次我们没做好。下次还有机会的。

丙同修:我们夫妻是老年大法弟子,头一次去县城发放,上午去,下午回。因为县城大都是六、七层楼房,住户上班去了,我就从六楼到一楼,放到他们的门口就行了,一出门就是大马路,人流如潮,很方便的。第二次去一个小镇上发放,没想到这个小镇就是一个十字形的街道,全都是一二层楼的店铺,楼上住人,楼下是店子,楼梯装在他家的店子里,白天很不好发放,偶尔借买东西的机会放几份到店铺货堆里,不知他们什么时候才能发现。连镇政府、派出所都只有一二层楼。我们只好找个旅店住下来,等到晚上关门再去发。这个小镇有四、五百户,我们带了二百份,在小镇上只发了一百份,另一百份发到小镇周围的农村去了。

丁同修:我有个摩托车,带上一个同修到一个小镇集市,那时赶集的农户已经摆满了几百个摊位,而这个时候,工商、税务、公安还在睡懒觉。我前面骑着车开道,后边的同修一个个摊位的发放,农民从来没有看过这样的资料,高高兴兴都接下来看。一个小时发完后我们就骑车走了,事后听说,邪党公安在追查,但是一无所获。

甲同修补充:多数功友可能会选择在后半夜在农村发放,虽然农户睡了,但是也要穿上软底鞋,轻轻的到门口去,同时发正念,心里说:我是救你们来了,请你们配合好珍惜大法洪传。有一次光顾发资料忘了发正念,结果邪恶钻空子,我刚一到门口,侧房的男人就醒了,问了我的什么名字,原来他以为天要亮了,他的邻居从他的前门过路。我一边发正念,一边说:你睡吧,还早呢,他就没声音了。

我第三次去一个山区,头天晚上我自己梦见来到一个山区,山路上两只蝗虫叮在我手上摔不掉,前面还有一条蛇吱吱叫不准我过去。我一下惊醒了赶紧坐起来发正念,但是好一会发不动似的,天上一张黑网罩着似的,头又痛,我坚定正念一直发了半个小时,一直感到天清体透才罢休。第二天晚上到农村发真相时虽然遇到几次干扰,但有惊无险。有一次我刚到一农户家侧房前的晒衣架旁,一下子他家正屋的灯亮了,大门打开了,男主人走了出来,正看见我,我在那一瞬间就发出了正念,同时拧开手电,装着在地上寻东西,他以为我是晚上出来捉青蛙、捉蛇的农民就不作声了。

关于大法弟子整体上协调去农村讲真相的迫切性,我觉得并不是城市不要做了,而是要克服困难,不怕吃苦,抽出一部份人力物力去农村救度众生,9月7日的《明慧周刊》刊出两篇文章介绍农村讲真相的文章。我把我最近一次看到的师父点化写给同修们参考。这次我和另一同修同时出发去同一片农村地区,但相隔几十里。我在一个小店里付了两块錢,店老板同意我在他床上睡两个小时,准备晚上十点以后再去发。本来我有些疲劳,但总也睡不着,就迷迷糊糊躺着发正念。我感到身体象一个充电器一样,能量不断增多,体力不断在增加,忽然我看到一只无比巨大的法船缓缓从远处向这个镇上开过来,有点象航空母舰,无声无息的移过来,我白天坐车过来的这几十里农村和小镇都变成象灰尘一样小,我向法船顶上张望,才看到那巨大的法船上是空的,只有少数几个人在船上,一言不发的望着这些农村众生。这个景象持续了好几分钟,我悟到我和同修来到这几个乡镇救度众生时,师父就把法船跟着开了过来,盼望我们做好这一切,救度有缘之人上法船啊!当晚几次踩到水里去了,有时从狭窄的田埂上仰面摔下去。我第一念就是,师父,我不怕!我一定要救度这里的众生,铲除这儿的邪恶势力。

整晚的发资料,走累了可以找个山路打坐。就象打扫战场一样,天亮后还针对这些发放地区发正念,彻底铲除共产邪灵、农村中的坏人和邪恶公安背后的恶魔,不许举报,破坏真相资料干扰农村众生得救。

更多同修:我们是女大法弟子,晚上走路不太方便。白天当面发到农户家去,少量发十户就快速转移的话我们做的到,但很难有交通工具,而且只能局限在公路边上。我们就想了一个办法,俩人结伴去农村,每人只带一份简易资料,包括天安门自焚真相,三退简介和护身符的故事。步行,一户一户亲口去讲,同时让他们看真相资料,劝三退,教他们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对方几分钟就看完了,我们收回来带到另一户人家去讲,这样效果也很好。晚上我们找到一户农民家,一看就是善良人家,就每人交五元钱住宿,农民很高兴的收留了我们。为了避免邪恶钻空子,我们下一次可以带一点轻便商品,比如袜子啊、气球啊,去农村边卖边讲真相。有一个女同修会理发,也准备和我们连续去农村辗转几天,边上门理发,边讲真相劝三退。

另外我们建议那些在外流离失所的大法弟子,因为以前都隐居在城市里,生活条件方便一些,但是这部份大法弟子时间充裕一些,可以象云游农村似的,采取后半夜发资料的方式,一路发几十里,几百里,救度更多的众生。

有了救度众生的决心,在师父的加持下,走遍农村的万水千山并不难,我市还有一个老年大法弟子,她快七十岁了,她选择了晚上半夜二点出发,在乡间步行三、四个小时后正好天亮,几十份资料已经安全送到了农民家门口。农村众生真的在急着盼望大法弟子去救度,比如有的同修发到天亮,多次搭拖拉机,货车转移时,顺便给司机讲真相,劝三退,这些司机都没有听说过九评和三退之事,可能被旧势力封闭太久太严实了,他们很难一下子相信大法真相,这从反面说明这些农民长期不知道真相造成的可怕现象。如果他们平时道听途说多少知道一些大法真相,对他们劝三退也会容易一些。当然也有根基好的。

同修有一次到公路边等车,忽然旁边一个农妇搬了一把椅子给他坐,又泡一杯茶给他喝。该同修悟到是有缘人来了,马上跟她讲真相,劝三退。那农妇从来没有听说过这些事,可当时就同意退团,退少先队。她还反映,部份年轻农民外出打工去了,留家的是老人与学生孩子。该同修谢谢她的提醒,回家后就在真相资料边上加一句:“如果你的亲人在外打工,请你保存这份资料给他看,会给他带来幸福平安的。”另一位同修在农村当面讲真相也发现了这个问题,在此建议城市大法弟子多想点办法给進城打工的农民讲真相,劝三退。

(全文完)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