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怕心、证实大法


【明慧网二零零六年九月十八日】

一、去怕心、证实大法

二零零零年秋,很多大法弟子先后去北京证实法,而我却人心太重,一直下不了决心。一是怕進了监狱太丢人;二是怕年岁大了,在监狱承受不了;三是怕停发工资。

一天夜里,清晰的做了一个梦,我要去四川成都。乘车的人很多,都在车站广场排队等待進站。我等待的不耐烦,就去附近的小商店溜了一圈。回来一看,广场的人都進站了。我也就急忙進去。站台上有一个大花池,在花池边的台上站着一个体格魁梧、身材高大的人,对我大声说:“你还不快点走!你还不快点走!”我就跑步上车。

一梦惊醒,我立刻悟到那位高大魁梧的人不就是师父吗?我要去的四川成都不就是天府之国吗?我顿时泪流满面,悔恨交加,自己人心太重,悟性太低,深感伟大慈悲的师父对我鞭策,不落下一个弟子。我毅然决然的登上去北京证实大法之路。

二、再去怕心,强大正念

一次,我去一个乡镇去散发传单,走進了一条出不去的路,只好从原来的老路回去(散发资料是不能走回头路的)。一抬头有三个年轻人在一个电线杆处正在看一个资料。

我断定就是我刚才在电线杆上贴的真相材料。为了避免麻烦,我转身進入向南的小胡同。这时就听到后边有脚步声,我就意识到有人跟踪,为甩掉他们,我立即向东拐。这时后边有人喊:“喂!站住!”已被追赶肯定是无疑的了。

当时我心想:最迫切的事是把手中的小包迅速处理掉(包中有真相资料),我就向北拐弯,恰巧有一个农家小院是半截墙,里面种的白菜,墙边都是草。我就顺手从墙内沿将包丢進草丛中。我行若无事的不慌不忙的向前走,我心中发出强大纯正的正念:法正乾坤,邪恶全灭。

后边皮鞋的跑步声“蹬!蹬!”越来越响。那人很快就超越了我,并站在我的左前方。我目视前方,毫不理睬,继续向前走。那人就“蹬!蹬!”的又跑回去。

三、和「六一零」对话

2002年春天,两个「六一零」人员和单位的老干科科长突然来到我家。谈话摘要如下:

「六一零」:今天来看望一下老干部,看你的身体还不错呀。
我答:修炼法轮功的人身体都很好。

「六一零」:只要身体好就行啊。
我答:正是为身体好,所以我才选择了法轮功。

「六一零」:你是搞技术的,还是不要搞迷信那一套。你们老师说:‘宇宙无限远,移念到眼前’,无论多么远,心里一想就到了,那他去美国为什么还要坐飞机呢?
我答:那是指神的状态,释迦牟尼、耶稣他们还用坐飞机吗?

「六一零」:他们两个都是外国人。
我答:老子是中国人,老子也不用坐飞机呀。
(「六一零」无言以对)

「六一零」:你看那天安门自焚,大活人都烧死了,多残忍哪!
我答:天安门自焚是假的,那是在演戏。

「六一零」:(震惊)什么!是假的?
我答:自焚的破绽很多,可以列出十几条。我仅举一例,王進东自焚时,有四个大灭火器一齐向他喷射,同时自焚的有五个人,那么就得二十个大灭火器,请问天安门广场从那里弄来的二十个大灭火器呀?再说摄像机,拍摄王進东有近镜头,有远镜头,还有从高空俯拍的镜头,最少有三台摄像机同时拍摄。在几秒钟之内,从那里调来这么多台摄像机呢?尤其是天安门广场不可能有高空作业车,那从上向下俯拍的镜头,是怎么搞的呢?很可能是在人民大会堂楼上拍的。请你们想一想,如果事先没有准备,没有布置好,不可能在几秒钟、几分钟完成如此紧迫而又繁杂的工作。实际上就是一出电视剧。导演一声:开始!演员开始点火、演员打开灭火器、演员打开摄像机、演员進行救助,那一切都是演员和道具。

「六一零」无话可答。这时我说的有点激动,把身上的小棉袄脱了下来,当时我老伴一直在卧室发正念。

那位老干科科长一看我脱下棉袄,连忙说,今天就谈这些,咱们回去,回去。

「六一零」又说:那你对共产党有何认识?
我答:我退休几年了,其它政策不了解,但对法轮功这个问题是错误的。
「六一零」:噢。(有默认的意思)

这时那位老干科科长第二次催着要回去。

四、在监号里讲清真相

一次到边远农村散发“九评”和传单,被恶人举报。恶警带有嘲讽的口吻说:“你讲真相不到大街上公开去讲,为什么去到背旮旯去呢?”我说:“你们允许吗?你们允许我公开讲吗?报纸、电视发表那么多攻击法轮功的文章,我写一篇文章你能在报纸、电视上播送一下吗?”

恶警无言以对。另一个恶警又说:“你们讲真相是救度众生的,那群众应该欢迎呀!为什么还要举报你呀?”

我说:“有些人被媒体宣传所欺骗,不明真相。再说,什么事情都有拥护的,都有反对的。比如说,我发了十份传单,你只接到一个举报电话,说明那九个人都不反对。”恶警哑口无言。

监号的那些犯人,干什么坏事的都有,思想状态很复杂。但对我却很同情,都是“大伯、大伯”的喊。他们说:“您这么大年岁了,咋到这里来了?不在家里颐养天年,却跑到监狱来受罪,真是不可思议!”

我心里很坦然的想,既然来到这里,师父叫我走,我就走,师父叫我留,我就继续做好三件事,听从师父安排。在我被绑架前,师父的洛杉矶讲法刚下来,清楚的记的有这样一句话:“……把心一放到底象个堂堂的大法弟子,无怨无执、去留由师父安排”。经常默背师父的“身卧牢笼别伤哀 正念正行有法在 静思几多执著事 了却人心恶自败”(《 别 哀》)。

通过讲清真相,监号里的人都明白了,还有两个年轻人要学法轮功。在我表示绝食抗议非法关押后,每天早上点名时,报完数后都喊:“屋子里还有一个病号,四天没吃饭了!五天没吃饭了!解手还得两个人搀着他,请领导解决。”

绝食到了第五天上午,所长来到监房询问情况,我说:“有贲门炎(炼功前确实有),喝几口水就发胀。”所长说:“你们这里谁会写字,给他写一个情况,就写年老多病,生活不能自理,须人照顾。写好交给我。”

当天晚上,我就回家了。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