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博的亲人,我们支持你们!


【明慧网二零零六年九月十九日】我们是石家庄市普通市民,有着和王博相近的年龄,关于介绍王博一家苦难经历的传单我们看过一些,对她的遭遇深表同情。尤其王博外婆的呼吁信更让人感动,一位八十六岁的老人发出了心底的呼喊:立即释放我女儿一家人!在这里我们也大声疾呼:立即释放王博一家人!让他们过本应属于他们的安定日子!

王博及父母三人就因为坚持信仰真善忍、修炼法轮功,七年多来就一次次被抓、被打、被劳教、被强制洗脑。连背井离乡躲到外地谋生都不行,还要被通缉,被绑架回来关押、洗脑,现在可能还要被判刑。

共产党这样对待善良的民众,也太干尽杀绝、没有人性了!原来听说对法轮功实行“肉体上消灭、经济上截断、名誉上搞臭”的灭绝政策还觉得不太信,真是“只有想不出来的邪恶,没有共产党做不出来的邪恶”!连我的一个亲戚--铁杆共产党党徒现在都说对法轮功“整的有点过”,可见迫害法轮功多么不得人心!

王博能考上中央音乐学院,多么令人羡慕,就因为去趟信访局反映情况,一夜之间就从一名高等学府的大学生变成失去人身自由的“犯人”。考上名牌大学多么不容易呀,有王博自己付出的艰辛,还有父母在她身上花费的心血。尤其学习音乐,那都是“童子功”,从儿时学起,父母陪伴练习,还要省吃俭用负担昂贵的学费。王博只因为抱着相信政府的良好愿望,依照宪法去上访就被劳教,被开除大学学籍,一家人十几年的辛苦付诸东流,王博对未来的憧憬被打破。一个十八岁的城市女孩,刚离开父母的精心呵护走进大学校门,还不习惯照顾自己的生活,突然一夜之间就被抓进了看守所、劳教所,不但没有人身自由,还没有思想自由。每天面对是审讯、洗脑、不让睡觉和犯人的侮辱打骂。没法想象她的心灵蒙受怎样的压抑,使得她多次想自杀,险些没命;单纯的王博被警察威逼利诱,被颠倒是非的洗脑宣传所欺骗,竟然领警察把前去看望自己的父亲抓进了洗脑班;王博复学的渴望被利用,中央电视台“焦点谎谈”用移花接木的欺骗手段播出一曲关于王博一家的骗剧,中共新华社等也相继编造谎言大做文章,抹黑法轮功。

在警察的贴身监控“陪读”下,王博复学并上完了剩余的三年大学,终于恢复了自由,回到同样饱经劳教迫害的父母双亲身边,一家人终于团聚。但灾难远没有结束,警察经常上门骚扰,还明里暗里的跟踪,父母担心女儿再受打击,忍痛离开亲戚悄悄远走他乡,本想给女儿一个相对安静的生活环境,让她慢慢恢复心灵的创伤。

共产党是真流氓,比黑帮还黑帮,夫妻俩带着他们心爱的女儿王博,躲到外地安身,他们都不放过,一直下大力气,花大心思通缉抓捕他们一家人,还是给绑架回石家庄了。不知道他们到底要给安个什么罪名。我们只知道王博一家三口人,只因为坚持修炼法轮功,劳教也判过了,抓也抓了、打也打了,关也关了,尤其这次一家三口人被通缉、被抓、被打、被秘密关押、被强制洗脑,现在又转移到看守所继续关押,还说要判刑,这不没完没了了吗?太小题大做了吧?放他们一家人回家就能危害着社会稳定了,谁能服呢?!

其实,静下心想一想,法轮功学员到底在做什么呢?在迫害以前,他们都静静的学法、炼功,每一个学员都是社会中的普通一员,在家庭中、工作中努力做一个好人和对社会有益的人,每一个学员都得到了健康的身体与道德的升华。迫害以后,身心受益的学员们只为讲一句真话,讲一句法轮大法好,被非法关押、抄家、劳教、判刑甚至失去生命。七年的血雨腥风,学员们没有被强权吓倒,坚忍不屈,一直在揭露迫害、讲清真相。在这么多年与迫害自己的人打交道当中,没有怨恨,报复,回报都是苦口婆心善意的劝告。他们所做的一切就是为了以和平的方式结束这场迫害。

王博一家人信仰真善忍,觉得炼法轮功好,就让人家炼呗,干吗正事不干,整天抓人家法轮功,国家不是规定信仰自由吗?这都打压七年多了,有实质意义吗?为老百姓增加收入了,还是赢得国际声誉了?我看纳税人的血汗钱倒是糟蹋不少,听说最多时拿出国民收入的四分之一做迫害法轮功的经费,扩建监狱、劳教所,建洗脑班,还找那么多人跟踪、监视,结果不但炼法轮功的没见少,倒是对法轮功迫害中自曝共产党的凶残本性,把自己给搞臭了,引发了中国人的自省运动,每天都有两、三万人声明退出中共,总数已经突破一千三百万了。

“人心不可欺,天理不可违”,谎言就是谎言,开始还有人也听信电视、报纸对法轮功的歪曲宣传,但现在老百姓都认清了共产党的邪恶本性,同情、佩服人家炼法轮功的。共产党造谣、煽动、耍流氓那没人能跟其比,但是现在是信息时代,想挡住真相传播那是不可能的,“要想人不知,除非己莫为”,《九评》把共产党评的多透彻啊,共产党就是具足其“邪、骗、煽、斗、抢、痞、间、灭、控”这九大邪恶基因的大邪教,不管它如何垂死挣扎,解体中共的曙光就在前方。我们也学法轮功学员一样劝告那些糊涂人,停止迫害法轮功给自己留后路,从现在做起立即释放王博一家人,立即退出中共,方能保一家平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