屡遭酷刑折磨 佳木斯市女教师张晓更含冤去世(图)


【明慧网二零零六年九月十九日】黑龙江省佳木斯市大法弟子张晓更屡遭迫害,曾三次遭非法绑架,在佳木斯劳教所遭到野蛮酷刑“大背铐”、奴役干活、被几个医生和警察拽着强行抽血等种种残酷迫害。张晓更被劳教所非法关押迫害了三年零一个星期才释放,于2006年9月13日含冤去世。

张晓更,女,42岁,毕业于佳木斯市师范专科学校,原黑龙江省佳木斯市友谊糖厂子弟学校教师。自1999年7.20邪恶迫害开始后,张晓更屡遭迫害,被教育局以减员为名变相开除工作。

在2000年的一次被迫害中,张晓更全身长满了疥疮,奇痒无比,痛苦不堪,后来发展成结痂、流脓水,全身不能穿任何衣服,生活不能自理,她在这种痛苦中煎熬了数个月。

在2002年4月份的一次被绑架中,在佳木斯市看守所关押期间,张晓更绝食抗议迫害,看守所恶警带几个男犯人扛来刑具,“铛、铛、铛”的往地板上钉刑具,然后把她“大”字铐在地板上,强行灌食,粗粗的胶皮管子从口腔插入,灌的是又凉又咸(浓盐水)的玉米面水。张晓更连呕带吐,痛苦极了。她被铐在地上一动不能动,大小便也不给解开。邪恶的迫害残忍至极。

张晓更在看守所被非法关押了一个半月后被非法判劳教三年。 在佳木斯市劳教所关押的三年中,遭受了更加残酷的迫害。

2002年9月末,张晓更不配合劳教所的奴役干活,拒绝穿劳教服,恶警郭振伟和另一个男恶警拿着警棍拼命的打她,恶警们还把走廊的广播放到最大音量,以掩盖迫害,不停的打了二十多分钟。张晓更被打的遍体鳞伤,臀部成黑色铁饼一般,她在床上躺了半个月。

那天早上,管教孙丽敏逼迫大法弟子张晓更与马翠红干活,二人均说我们没犯罪,不干活。孙丽敏出去后,进来两个男干警象流氓一样说:“干不干,快说!”看她们不干,就对门外说:“拿家伙来!”恶警孙丽敏拿来两根警棍,两个恶警便恶魔般地打起大法弟子来,直到把他们的双手都打抽了也不停止。张晓更问恶警张小丹: “你们就这样在光天化日下打人呀,我们没犯法,活不干。”恶警张小丹竟然说:“这是法律”。就这样,在恶警张小丹和孙丽敏的指使下,它们用棍棒毒打两个手无寸铁的女子,一群女恶警用穿着皮鞋的脚边踢边喊:“快干!干活就不打了!”参与打人的男干警有一个又高又胖,脸上有块红痣,好象姓郭,他打完人后,流氓一样还用警棍拨弄张晓更的脸说:“还挺漂亮的,对我笑一下,不笑还打你。”

2002年11月1日劳教所强行对大法弟子进行洗脑,强迫写“五书”。张晓更不配合,恶警李秀锦、张小丹疯狂的把她摔倒,然后把她的手从床的底沿拧上来,用一个小手铐子,把另一只手从肩头反背铐在一起,一动也动不了,手铐子深深陷在肉里,剧痛难忍。就这样两个小时,铐子打开后,她的双手失去了知觉,双手肿的高高的,都紫了。以后双手一直麻木,大约三、四个月,才渐渐好转,直到她去世前右手腕还鼓着包。

象这种“大背铐”式的残酷迫害,张晓更经历了数次。2003年5月7日,就在她绝食、绝水13天,身体极度虚弱,瘦的就剩一把骨头,在这种情况下,恶警洪伟用警棍打她两个多小时,同时上背铐,逼迫其放弃绝食。还有一次,当时她有几天没吃饭了,铐子深深的陷在肉里,渐渐的呼吸的力量都快没了,她感觉自己快要死了,就这样持续了三四个小时之久。

在佳木斯市劳教所,张晓更被严管迫害,还遭受了剥夺睡眠、被逼长时间坐小凳子(用螺丝铆的,不让垫坐垫)、被强制奴役干活等种种残酷迫害。

在劳教所的三年多残酷迫害,张晓更被释放时身体就已经很虚弱,经常咳嗽、晕车、没有力气等。2006年五月份以后,张晓更身体每况愈下,咳嗽加剧,身心憔悴,8月份就已瘦的皮包骨了,神志不清的状态时有出现,9月初开始恶化,于2006年9月13日含冤去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