放下根本执著 解体旧势力的迫害

【明慧网2006年9月2日】由于邪恶这几年的迫害,自己修的不好,失去了工作。一段时间正念不强,被旧势力钻了空子,给自己的修炼带来干扰。通过学法,找到了自己的根本执著,从旧势力的安排中走出来。是师父洪大的慈悲,溶化了我的人心,增大了我的容量。我就把自己的一点修炼经历写出来,请同修批评,指正。

我经熟人介绍進了一家国营单位,做财务工作[因为他们的财务人员退休了]。刚去我就告诉财务科长我是炼法轮功的。她告诉我,不要和单位的同事说,我就用第三人称讲真相。可是,上班没多久,我逐渐发现这个单位的人的道德已经败坏到了可怕的地步。这个单位的经理通过财务科长表示对我有非份之想。被我拒绝后,单位同事还责怪我不识抬举,意思是说你在这上班,他要不同意,你是進不来的。现在社会都这样,他们的观念都反了,其实这是迫害。

我厌恶他们的行为,坚决不与他们同流合污。在经理的授意下,财务科长开始给我增加工作量,在工作上找我的麻烦,扣我的奖金,跟我说是向银行卡录入时输错了,以后再补。我催了几次,也没给补,同事告诉我,是因为没给她送过礼。

几件事过后,也想要忍,但还是心里放不下,就和别人说了两句,没想到这个人把话传了过去。这样一来,心性没得到提高,反而产生了憎恨,争斗心,每天都在苦思怎么跟她们斗,还觉得自己是修大法的比他们聪明,他们什么都看不透,洋洋得意的。我没能及时修正自己,救度他们,反而让他们造了业。

后来,经理竟然伙同财务科长找女人,用利益勾引我丈夫(丈夫不是修炼人),破坏我们夫妻关系。他们做的事我不知道,就特意让同事告诉我这一切。这样,我解决一个矛盾又出现一个矛盾,我不断的抵制他们,很被动,身心疲惫。

在这个过程中,我的分析、推理、判断可准了,其实都是旧势力往我脑子里打的变异的东西,走了旧势力安排的路,讲真相、劝三退效果都不好。我找同修切磋,同修告诉我“都是魔带动的,旧势力可不把人当成人”。我就一遍遍看《转法轮》,读到第六讲。我突然悟道,要修成佛就有魔的干扰。师父在《精進要旨》“佛性与魔性”中说:“没有魔的存在也就修不了佛”,“人的佛性是善,表现为慈悲,做事先考虑别人,能忍受痛苦,人的魔性是恶,表现为杀生、偷抢、自私、邪念、挑拨是非、煽动造谣、妒嫉、恶毒、发狂、懒惰、乱伦等等”。我再看看我周围的人都是被魔带动着向我发着魔性,往起勾我的魔性。经理的邪念,财务科长的妒嫉,同事的挑拨是非等。我悟到应该查找自己的魔性,认清它,清除它,修去魔性,充实佛性。

我不再消极承受了,放下嫉恨,何必跟人计较呢,他们被旧势力利用着在毁灭着自己,多可怜啊。应该想着如何救度他们才是,用法来归正一切吧。我天天发出强大的正念,不许旧势力借助人来迫害我,毁灭众生,利用众生犯罪。我慈悲的对待周围的人,把一切不好的都转化成好的,起最好的作用。同时告诉他们善恶必报是天理,救度一切可救度的。我感觉我跳出了魔圈,纯净了,就剩下法了。

是师父的慈悲,大法的威力救了我。师父在《2005年旧金山讲法》中说“大法弟子你只要自己做的正,你就会改变周围的环境,你就会改变人”,他们也象没事一样,销声匿迹了,环境也变的祥和了。

能发生这些事,归根结底是没去掉根本执著“私”。在这上班这段时间,不注重学法,执著于在旧势力给制造的磨难中提高,被旧势力钻了空子,耽误了宝贵时间,是自己的人心重才被人带动的。

要正念不要人心,师父在《2006年加拿大讲法》说:“人说神什么,神是根本不理会的,你动不了他,他根本就不去感觉你做的事与他有什么关系,根本就不理会,因为你动不了他,神只能控制人心,带动人怎么做,人想带动神怎么可能呢?”

现在我又回到了学法小组,和同修一起学法,交流,发真相资料,最近我又有幸读了《回忆师父讲法的日子》的书,沐浴在师父的慈悲中,感受到师父传法的艰辛,师父为救度弟子和众生耗尽了心血,许许多多是我们永远不可能知道的,我们的心也永远装不下的。师父洪大的慈悲,溶化了我的人心,增大了我的容量。决心在大法中归正自己的一思一念,真正做到无私无我,先他后我,作为大法弟子应该站在法的基点上为法负责,为众生负责,正念正行,在证实法中,解体一切邪恶,救度众生。

大法徒只有救人的份,彻底解体旧势力及其恶党,更好的做好师父要求的三件事,坚定地走师父安排的路,不辜负师父的无上慈悲和浩荡佛恩。

感谢《明慧周刊》同修文章的启发和鼓励,在我写的过程中,头痛,流眼泪,流鼻涕,咳嗽,干扰很大,晚上睡觉醒来嘴里叨咕“我不想死”。我知道那不是我,是人心要死了。我写的过程也是解体他的过程,消灭他的过程,像同修说的写作的过程也是正法的一部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