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国桑德兰回响报:站起来加入反暴行的行列(图)

【明慧网2006年9月2日】2006年8月11日,英国桑德兰回响报发表了记者琳达•可灵(Linda Colling)撰写的题为“站起来加入反暴行的行列”的新闻报道。


打坐的这些学员是全英呼吁活动中的一部份,呼吁民众关注中共政权的迫害暴行。

文章说,真是令人感到难以置信与可怕,在今天这个时代,在中国竟然正发生着这样的暴行。我说的是有关谋杀良心犯、盗取器官的事──移植他们的眼角膜、肾脏、肝脏和心脏。那就象纳粹大屠杀事件的重演,就在中国,随着器官交易的兴起,杀人(摘取器官)隐藏着巨额的金钱交易。

为什么我们和世界其它国家还在与这个国家做生意呢?

从中国逃出来的珍(Zhen)──一位身材娇小的中国祖母──告诉我这个恐怖故事,我相信她说的每一句话,这就是为什么我在呼吁调查中共盗摘器官,支持在请愿网站签署这个呼吁(http://petition.fofg.org.uk/organharvesting/)。

就象安妮•法兰克(Anne Frank,“安妮日记”作者,德国纳粹受害者)一样,珍度过了五年躲躲藏藏的可怕生活,因为她修炼法轮功,一项缓慢的动功与打坐。

法轮功拥有一亿多的学员,中共政权在1999年禁止了这项毫无政治性的修炼功法。这个新兴的类似佛家及太极的运动,自1992年公诸于世以来,传遍中国,而且当时受到中共当局的鼓励,因为法轮功注重自律与有益健康的生活准则──不抽烟、不喝酒,且有严谨的道德规范。

然而,中共政权对法轮功展开无情的打压。

珍被关在一个转化中心,她说她在那里被殴打、强迫灌食,而且管教人员要对她进行洗脑。

最近第四频道电视台(Channel 4)专题报导指出,有数千万人无法逃避这些暴行,前加拿大外交部亚太司长大卫•乔高(David Kilgour)公布了一项有关指控中共活摘中国法轮功学员器官的调查报告。

大卫•乔高以及国际人权律师大卫•麦塔斯在报告中的结语是:“我们的结论是,很遗憾这些指控都是真实的,我们相信(中共)曾经而且目前仍在继续进行大规模摘取非自愿的法轮功学员的器官。”

“学员活生生的器官包括心脏、肾脏、肝脏及眼角膜等,在被摘取后以高价售出,有时是售给外国人,通常是各国长期等待器官移植的人。”

英国器官移植学会伦理委员会(Ethics Committee of the British Transplantation Society)主席史蒂芬•威格摩尔(Stephen Wigmore)教授,针对今年四月揭露的“铁证如山”的证据,谴责在中国的器官移植是一项“无法接受”的侵犯人权行为,并且呼吁联合国及世界卫生组织展开调查。

珍告诉我,法轮功是如何的改善了她的健康,但在中共政权禁止法轮功后,警察每隔两、三天就会突袭她的家,没收任何有关法轮功修炼的资料。

她说:“我因为和平的为法轮功请愿,而被关在转化中心近一个月,并且在里面遭到殴打及强制灌食。在被释放数天后,我被告知已遭到秘密审判,并且警察将立即围捕我。”

在警察到来的两个小时前,她和先生一起离家躲藏。

珍在朋友废弃的空屋的墙上挖个洞爬进去,为了掩护,她用鞋架挡住那个洞,并且在门外放置鞋子。那个洞是通向室内的房门。珍与先生像犯人般住在那个空屋内──躲藏、从未睡在床上、只睡在地板上、一天中只在半夜冲马桶一次、一滴滴的集水以避免太大的水声。珍说:“不论多热的天,窗户永远是关着的。在冬天时没有暖气,在零下二十度的气温睡在地板上,我只能用毯子将整个头盖住,并由自己的呼气中获得一点暖空气,我也从未开过灯。”

为了使她屈服,她的退休金被停发了,她的儿子被迫辞去工作,而珍和她的先生花尽了他们所有的积蓄,挣扎求生。

珍改变装扮躲避警察,散发小册子让人们了解法轮功真相。

她说:“我们当地的学员们,有些人被中共政权杀害,其他人则被逮捕,有大量的学员为了逃避关押而流离失所,那些最后仍被捕的人,他们的家属是不可能知道他们的下落的。”“今天我很幸运能够留在英国,我将尽我所能援助中国的学员,我参加这次车旅,是因为这样做会有更多的人可以获知正在中国发生的事,我坚信当越来越多的人知道真相时,这场迫害将会结束。”珍临走时流着泪水说:“请营救那些正在中国遭受迫害的无辜法轮功学员。”

约克郡(Yorkshire)与汉柏(Humber)地区保守党的欧洲议员与欧洲议会副主席爱德华.麦克米兰-斯考特(Edward McMillan-Scott)曾经亲自前往中国进行真相考察之旅。

他回来后表示:“从犯人身上摘取的器官确实正在被商品化,现在等待器官移植的时间经常是几天而已,在兴盛的器官交易中,中国有将近400家医院在做这种生意,他们在网站上打广告,新鲜的肾脏卖60,000美元。”“(医院的)负责人员告诉询问者说:“是的,都是法轮功的,所以是干净的。”

麦克米兰-斯考特先生已经要求与中共驻欧盟大使紧急会面。他非常确切的表示:“如果北京(中共)的人士认为这是准备举办奥林匹克运动会的方式,那么他们就大错特错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