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穴市610恶人对朱建勋的迫害


【明慧网二零零六年九月二十日】朱建勋,今年58岁,武穴市大法弟子,武穴市农机公司军转干部。他于96年有幸修炼法轮大法,他遵照法轮大法“真善忍”修炼心性,待他人如家人,单位同事、领导、邻里乡亲,和社会上熟悉他的人都知道他是个好人。自从江氏政治流氓集团发动迫害法轮功7年来,朱建勋几度风雨,几经坎坷,历经磨难,在邪恶的高压迫害中,他虽然走过一些弯路,写过“三书”,做过大错事。但在大法师父慈悲呵护下,他多次闯出魔窟。多次遇险,生命垂危,都化险为夷,转危为安,使他深知法轮大法好,法轮大法是真正的佛法。

二零零四年十二月,朱建勋因给廖元华看过廖元华亲笔所写在沙洋范家台监狱受迫害文章(后在明慧网发表)受株连迫害,被绑架到湖北省洗脑班强制“转化”。湖北省洗脑班和武穴市610邪恶强要他在提审笔录上签字,否认明慧网上刊登的廖元华所写揭露受迫害的事实真相。朱建勋不同意,为此僵持了两个钟头。后来省洗脑班头目威胁他,朱建勋违心地在它们写好的提审笔录上签了字。之后,他为自己说昧良心话痛悔不已,在洗脑班写了类似严正声明的补充说明:

“廖元华给我看的他亲笔所写在沙洋范家台监狱受迫害文章与后来我所看到的明慧网上发表的廖元华在沙洋范家台监狱受迫害文章内容是一致的。”

随后又在回武穴市第一看守所以后,在公安局、检察院提审时他又反复重申过,证实明慧网发表廖元华在沙洋范家台监狱受迫害是真实的。

关于这个问题,后来新华社发表的诽谤文章中也提到“廖元华将文章写好后才交给朱建勋、吴永红征求意见”,证明了朱建勋是看过廖元华所写受迫害文章的见证人之一。朱建勋在湖北省洗脑班作补充说明后,就成了湖北省洗脑班和武穴市610关注的重点迫害人之一。下面是他遭受的迫害事实:

二零零五年一月,在当期洗脑班临近结束前不久,洗脑班有关人员指示已经走向反面的“犹大”陈英华佯装坚修大法,谎说每天早上三四点钟到澡堂打坐两个钟头,里边很静,在那炼功真好,企图诱骗朱建勋到澡堂炼功时谋害他,因为澡堂里装有摄像监视器,而澡堂不到20米处有武警驻守放哨,被朱识破诡计,邪恶阴谋没有得逞。

二零零五年农历新年过后,省洗脑班结束,朱建勋等人被押回到武穴市第一看守所不长时间,武穴市610即开始了对朱建勋的迫害。它们先是在朱建勋吃的饭里、食品里拌入破坏大脑神经中枢的不明药物毒害。开始是每隔十天半月一次,后来几乎三两天一次。

朱建勋服食了这种不明药物后,感觉头象箩筐那么大,头昏头晕,大脑处于高度兴奋状态,整日整夜不能入睡。其中有一次,多人看见狱警、副所长孔德荣当众逼着朱建勋含着泪水喝下了大半饭盒拌有药物的汤面。邪党恶徒利用犹大谋害他,一次有人看见从窗外递进一盒精装酥糖,并叫同监廖元华(因廖己转化充当犹大)在窗口耳语几句。随后廖于晚饭前将酥糖分发给监室内每人一个,其他人吃后都平安无事,唯有朱建勋吃后头又象箩筐那么大。

武穴610邪恶之徒见这种药物不成,又换了另一种透明不带异味的剧毒药物企图毒死朱建勋。05年端午节前不久的一天早餐,全看守所在押人员破天荒的吃了一餐放了白糖的糯米粥。由于前几次的食物毒害,朱知道其中有阴谋,但没想到换了剧毒药,于是象往常一样没敢多吃,但又不能不吃,因为他怕招致灌食谋害。因此只吃了十几小汤勺糯米粥,谁知吃了不到两个小时,药性发作,腹内痛得使人直不起腰来,痛昏过去,又痛醒过来,这样一直折磨到天亮。

第二天一早,监室里知道内情的人和值班的狱警们一见朱建勋未死,还象往常一样,又是拖地,又抹厕所,都大吃一惊,因为昨天值班的狱警从监视器亲眼看到朱建勋吃下了不少毒药的糯米粥。早餐后点名时值班的狱警陈育群还对该监号的号长和在押人员说:“今天注意,如果有什么动静就赶紧报告!”并且整个全天和夜间不时有狱警来监号巡视,看到朱建勋过了一天一夜还是好好的,都觉的这法轮功真是太神奇了!此后,它们也就没有再下毒了。

后来,在海内外同修打电话讲真相,在国内外舆论的压力下和社会各方面全力营救下,610才于06年六月二十日释放了朱建勋。回家后,610并没有就此罢手,停止迫害,反而经常暗设机关,步步紧逼,它们先是在二零零六年七月五日武穴市检察院给朱建勋等人下发不起诉的决定书后,以通知本人到检察院领取不起诉书为名,企图在途中将朱建勋绑架谋害,被朱识破没有得逞。过后大约十来天,武穴610更是加剧了对朱的迫害,比如利用朱在武穴老家梅川镇的亲友,以打电话为名叫朱回老家看望为由,试图在梅川将朱谋害。还有几次托人以帮找临时工补贴家用为由,设置陷阱企图诱捕,都被朱建勋识破,并证实是它们的阴谋。

经过多次暗设机关诱捕不成,610终于憋不住气了,于七月底派人找上门来,为首的是副主任翟某、一个科长叫季军,还有一个不知姓名,上来就叫开门,说有事要说,朱建勋说:“对不起,上当太多,实在不能开门。”翟几人见未达目地,临走丢下一句话,过几天省里要来人见你,请你给个面子让领导进门谈话。

第二天上午,市610主任彭林发打电话给朱建勋,又是责备,又是威胁,最后还是要求朱建勋配合开门让省里领导谈话,朱未答应。接着不出两小时,朱的家门口出现了一个外地口音的年轻人谎称是武汉电话总局的,来调查电话收费的事情,朱知其中有诈就未开门。中共恶党一贯使用卑鄙伎俩愚弄、迫害百姓!就此正告武穴市610主任彭林发,今后如果朱建勋家发生什么事情,你彭林发绝对推卸不了责任!

迫害单位相关责任人名单和电话
湖北省武昌汤逊湖省法制教育中心法教班:
干部:刘晟、
犹大:陈兴华、王自圆、廖元华、
武穴市610办主任彭林发:小灵通: 0713_-8969969
武穴市政法委副书记陈刚明 家宅电话:0713-6224520 小灵通0713-8961260
武穴市第一看守所 0713-62332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