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里迢迢讲真相


【明慧网二零零六年九月二十日】过年后不久,我准备了防寒衣服和一些单薄的夏天T恤,踏上了在半年前就已经决定好了的讲真相之旅。这条路走的虽然辛苦,但是非常踏实。对师父的慈悲,弟子致上最真诚的敬意,“师父谢谢您”。

先去旧金山湾区讲真相,这里华人很多,约占总人口的三分之一,唐人街几乎所有的店家,所做的生意都与中国大陆密不可分,因而受邪党的洗脑严重,有些在表现上也很邪恶。台湾十多位同修,在这里经过一个多星期讲真相中,也改变了一部份人的不正确的想法。洛杉矶法会后,我带着行李继续讲真相之旅,飞往加拿大渥太华。

这里是首都,各国游客也很多,所以留在这里讲真相,初来到这里,所有的建筑物和房舍一切东西都被冰雪封住,什么也看不到,也没有方向感,对来自台湾的我来讲,真是严重的大考验。渥太华对加拿大来讲确实非常重要,有大型活动时,就会邀请多伦多和蒙特利尔等地学员前来支援,他们协调的很好,分工也很好,真是聚之成形(形成一个整体)散之成粒(每个大法弟子都是一个法粒子,可以单独做不同的工作)。所以我就成了他们的一员。

记得三月八日中共集中营事件曝光后,中共活摘人体器官暴行震惊了全世界,撼动了每个有良知的世人。加拿大学员经过密集讨论后,决定以绝食抗议,目地是唤醒世人的正义良知,共同阻止中共“活摘器官”惨绝人寰的暴行,早日结束这场长达七年之久的群体灭绝性的迫害,还法轮功一个公道。绝食分三天和一天两种,我和其他来自多伦多等地学员共十五人参加了三天三夜的绝食。

在寒风中,在雪地里,我们做着最神圣的事,让世人都知道,我们这群修炼人为什么要这么做,是为了唤醒人们的正义良知,共同阻止这场对修炼人、对善良法轮功学员的群体灭绝迫害,我们不求名不争利,我们只有默默的付出,叫人做好人有罪吗?在迫害中,我们一直在用理性诉说着这场迫害是前所未有的残酷,使每个世人都能及时觉醒。所以我们一面绝食一面还做着发资料讲清真相的工作,看着一个个的众生在接受资料后,有的瞬间改变,有的发出正义之声,也有一部份要为我们广传迫害真相,对我们非常同情。当然也有一些迷失了的人们,对我们产生怀疑,经过解释后他们都能了解。我们为什么要这样做,就是要让他们对这件事情有个正确认识,对法轮功也有个较完整的认识,在每个同修的脸上表现的既严肃又带有慈悲。

因为这里是国会山广场,有上议院、下议院和总理府,前来的游客除当地居民外,还有来自世界各地的游客,也有相当多的中国大陆游客,人群川流不息。因为这里是重要地区,晚上必须离开,第二天一早再来。这样经过三天,每个绝食学员早已心心相连的成为一个整体,我们不为名、不争利,只希望早日结束这场暴行和迫害,通过各种媒体将真相广传世间,制止迫害。同时我们还做了征签工作,也得到很多各界人士的声援和支持。三天绝食结束后有个新闻发布会,到会者有前加拿大亚太司长大卫·乔高,还有人权律师和数位各党派议员及各类媒体记者和民运人士。对他们的正义支持,每个学员都非常的感谢。

在渥太华四个多月,记得有一次去中使馆发正念,气象报告说当天有“冰雨”。上午十点到达,我先挂三块大横幅,十根冻僵了的手指头,就象十支冰棍,不听使唤。横幅挂妥后接着发正念,我虽然一个人孤零零的站在雪地上,来往车辆也不多,但有一些热情的驾车朋友按喇叭给我鼓励,有时挥手表示同情和支持,觉的很温馨,同时也谢谢他们。我大声背诵《洪吟(二)》中的〈正念正行〉:“大觉不畏苦 意志金刚铸 生死无执著 坦荡正法路”。

当我闭着眼睛时,只清晰的听到撤、撤、撤的声音,落在我身上和地上,睁开眼睛看时落下的都是黄豆般大的小冰块。在我七十多岁的人生旅途中,还是第一次碰到这样的新鲜事。炼完第一套功法后,放音乐的“小蜜蜂”泡水不响了,我一直默默的做着二、三、四套动功,停下一看才发现整个人从头到脚,都被冰封住了,是一个十足的冰人,这是我领教过的“冰雨”。我一直用正念对待,背诵《洪吟》中的诗,接受这严峻考验。中午十二点接替我的西人学员家有要事,我就顺延下去,炼功,背诵《洪吟》,倒也快乐无比。因天气太冷,义务协调人关心我,提前来接我回去,非常感谢她。

其它的,如在外交部、电视局、中国城讲真相等都是经常要做的,遇到节庆和征签还有临时性的活动,我也是必定会参加,在这里早就和当地学员溶成一片,成为一个整体。离开加拿大后,我去了纽约,在法拉盛和唐人街也发过两次资料和讲真相。紧凑的行程,万里迢迢到北美讲真相,因为这里善良的人们等待着了解真相,这里有我必须要去完成的使命吧!

最后以师父的诗与同修共勉。

志坚

生在苦难中,
挣扎以求生;
一朝得大法,
回归步别停。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