邪党人员视法轮功学员的生命不如一部手机


【明慧网二零零六年九月二十一日】我因坚持信仰“真善忍”,于2001年被绑架到吉林省舒兰看守所。为争取自由,我绝食抗议非法关押的第五天。看守所恶所长庄润江拎着“小白龙”,阴沉着脸,指挥犯人把我从监号中提出,连拉带拽到小会议室内,不容分说,上来一群犯人把我按在地上,庄恶警亲自用皮鞋踩住我的头,脏话满口的大骂不止。

五六个膀大腰圆的“劳动犯”压得我全身一动也动不了,有人捏住我的鼻子,强行撬开我咬紧的牙齿,庄恶警亲自把手里那支带有尖茬的“小白龙”连泥带土的插入我的嘴里,顿时鲜血便从嘴里流了出来。参与这种灌食的狱医陈某某,为了准备灌食后洗手的一盆清水,慌乱中把上衣兜里的手机掉进水盆里。

邪党狱医无心理会因违背进食程序而使我生命垂危的事,在一旁正心疼他那掉入水中的手机,又是控水,又是擦,又是甩,全然不顾这边发生的一切。

此时的我正在被灌食,这哪里是在灌食呀,分明是在往死里整人。他们怕我不往下咽“玉米糊”,就紧紧地捏住我的鼻子不让呼吸,把“玉米糊”顺着已插入嘴中的管子往里倒。因鼻子无法换气,嘴又堵着,四肢被死死的压着,我瞪着眼瞬间停止了呼吸。

我眼睛开始向外突,全身的血管发胀,大脑严重缺氧,我非常清楚我此时的危险处境,心想:难道我就这样瞪着眼安静的离开人世吗?一瞬间强烈的正念告诉我:决不能这样被迫害死,绝食是为了反迫害获得自由,决不是求死,况且大法和师父严格要求不准许学员杀生和自杀。此时坚信大法会给我力量,我一定不会这样的死掉,绝不能让这群人这样杀死我。

我开始拼尽一切力量,猛烈挣扎着被踩在庄恶警脚下的头,有智慧的目光示意我有话要说。庄恶警意外的挪开踩在我头上的皮鞋,我拼命的挣开捏着鼻子的手和插在嘴里的管子,一口一口的鲜血伴着“玉米糊”吐了满脸、满身、满地。

我明白了,那些在灌食中被迫害的大法弟子,被邪党人员迫害致死后,为了掩盖罪责,就是这样被说成是自己绝食死的。吉林省舒兰市的19岁女孩初从锐,在北京天安门派出所被关押五天,家属就接到了绝食死亡的通知。而真实的死因谁又能得知呢?有人绝食50多天都没死,怎么绝食5天就死了呢?

我十分庆幸我还活着,否则一旦死去,也会被说成是因绝食而死,非是被迫害致死。会和初从锐同样不会被人知道死因。

多么残忍的迫害呀!中共及那些恶人们拿大法弟子的生命都不及他们的一部手机。那位狱医直到我从地上爬起来,他还在摆弄那部掉入水中的手机。可如果我真的咽了那口气的话,他一定会在法医鉴定书上签下“此人因绝食而死亡”。

那根带尖的罪恶累累的“小白龙”,扎破了我的咽喉,肿痛了好长时间才好。这种没有人性的折磨,在中国大陆的看守所、劳教所、监狱、洗脑班只是冰山一角。甚至更惨不忍睹的罪恶迫害还在继续着。

善良的人们啊!让我们共同呼吁停止这场对信仰“真、善、忍”的好人的迫害吧。善恶必报。正告那些迫害大法和大法弟子的恶人们,向中共恶党及你们清算罪恶的日子不远了,你们必将偿还你们追随恶党所造下的一切罪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