劝善之心化飞鸿——讲真相信件汇编

【明慧网二零零六年九月二十二日】

  • 劝善飞鸿-期待你回到光明的怀抱

  • 致锦州市太和区凌西大街居民的公开信:发生在我们身边的迫害

  • 劝善飞鸿-期待你回到光明的怀抱

    ×××警官:
    你好!

    我是一名学生,不知道称呼你哥哥是否合适,希望哥哥你会耐心的看完我这封信。也许读到这里你已经猜到这又是一封来自法轮功学员的劝善飞鸿,而他同样承载着我们千千万万颗期盼的心。

    我是一名法轮大法的新学员,在2004年的时候,我的母亲因遭受8年的病痛折磨猝然去世,状况非常凄惨,我因此而长期沉陷于过往种种难以抹去的悲痛记忆和对现实的无望而面临精神的全面崩溃,因为我在校时读过世界上很多名著,探究过很多思想哲学,中国的儒释道,国外的基督教,和一些人类社会思想家的著作,但是没有一个能够解我心结的无懈可击的说法,这使我倍感无望,一切皆无始无终,人类永远活在无知、痛苦与迷惘中,重复着人生的苦辣悲惘,直到有一天有一位勇敢的人告诉我看一下《转法轮》,那一刻我清醒的知道,我等待的他终于来到我的世界里,(不,是他很早就来了,只是我被恶毒的谎言蒙蔽了)。法轮大法,是真正的佛法,真正能够救度人的大法,我所有的不解之结顷刻间烟消云散,警官,你能感受、能了解我那时的幸福和感恩吗?

    在没有走进大法之前,在这个世界上,我是一个孤独和堕落的天使,我找不到回家的路,找不到真正能够帮助我的人,我在农村长大,高中以前,我不知道外面真实的世界是什么样,我把希望寄托给未来,可是社会不光彩的现实终于深深击碎了我单纯的希望,也许会有人说,人要学会适应,要学会随波逐流。然而,他忘了,在某刻安静的时分,当面对自己内心善良的本性时,随波逐流的人们不会黯然神伤吗,他对不起的其实是他自己那未泯的纯真向善的心灵。法轮功拯救了我堕落无助的灵魂,赋予我生的勇气,坚定“真善忍”的力量,让我成为一个高尚的人,一个真正俯仰不愧于天地良心的人,一个修道之人,所以今天我和同修们共同所做的一切,是想告诉苦难中的人们两句朴实真挚的话: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

    我们手中没有金钱,权力和冰冷的武器,我们的手中却又一份份辛酸的真相传单,传单虽小,却传递出中华民族古老传承下来的善良、坚忍与不幸的遭遇。

    如果你问我:为什么要发九评?我会坦诚地告诉你:中共迫害法轮功一天不停止,九评就会照发不止。我们怎能让邪党为所欲为地迫害真正能救人的佛法?我们怎能让悲剧和黑暗永远笼罩在华夏的国土上?

    牢狱和诽谤无损于一个人的威望,我们不能让真理蒙受半点耻辱的灰光,倘若传承的善良真挚与坚忍驱不散假恶斗的阴霾,宇宙大地上将永远不再有初晨的朝阳。相信我们可以战胜邪恶,相信我们会托起明天的太阳,相信哥哥你也会支持我们,让华夏儿女共同迎接希望的新纪元!

    我们期待你回到光明的怀抱,你会的,是吗?

    一法轮大法弟子


    致锦州市太和区凌西大街居民的公开信:发生在我们身边的迫害

    凌西大街居民们:

    你们好!当您与朋友们聊天侃谈,当您坐在电视机前欣赏节目;当您沉浸在合家团圆的幸福之时,您可曾知道本地有一位良家妇女只因信仰“真善忍”,被太和派出所干警迫害的有家不能回,漂泊在外达4年之久?本文讲述的就是她的真实故事。

    家住太和区凌西大街51号楼116号的胡秋霞,女,49岁,是原锦州市塑料花厂下岗工人。修炼法轮功前她患有高血压、精神衰弱、附体等病,经常浑身没劲儿,有时吃饭拿不住筷子;腿部经常浮肿;遇事小心眼,爱生气,一生气就抽搐。除此之外她脸上还长了许多黑斑。那时的她到处寻医问药,甚至拜佛求仙,但病情未见好转。她丈夫憨厚老实,她总埋怨丈夫无能,经常对他发脾气,家中的钱财都握在自己手里,什么事都得她说了算。从单位下岗后,虽然身体不好,但为了维持生计,她不得不在太和街温州市场做起了小百货生意,每天晚上到家后,身子就象一摊泥。1997年11月,一位亲属向她推荐法轮功,说这个功法祛病健身效果神奇,她抱着试试看的想法走进了法轮大法,炼功不久所有疾病痊愈,走路一身轻,而且她面部皮肤红润,黑斑不翼而飞。

    健康的身体使胡秋霞对大法万分感激,她决心一修到底。在以后的学法中,她处处以“真善忍”的法理约束自己,在家里她孝敬公婆,尊重丈夫,遇事与丈夫商量,工资交给他管理。有时丈夫发脾气,她也能忍耐。在打工环境里,她任劳任怨,不争名利,与工友和睦相处,深受厂长信任。她整天乐观祥和,不急不躁,大家都说她像变了一个人似的。看到她身心的巨大变化,她的家人全都支持大法。

    1999年7月,江氏利用中共迫害大法后,她凭着做人的道义和良知对大法坚信不移。那年的9月11日新民炼功点19名大法弟子在一起交流,被恶人举报,市公安局及市刑警大队出动警察,将人全部非法抓捕。此事牵扯到胡秋霞,第二天太和派出所警察在温州大棚市场把她非法劫持到派出所,问她有关情况,胡秋霞不回答。接着他们又去她家抄家,抄出大法真相资料,追问胡秋霞资料哪来的,为了保护同修,胡秋霞仍旧不回答。这时派出所警察气急败坏,拽住她的头发使劲往墙上撞,又找来3个太和公安分局刑警,他们手拿一根1米多长、6分粗的钢管,先把胡秋霞的后背用垫子蒙上,然后几个警察轮流打她,太和派出所指导员刘文革打得最狠。他们一边打一边逼供,直打得胡秋霞喘不上气来,但她宁死不说。

    两天一夜的肉体折磨,使胡秋霞前后胸被打成严重的内伤,出气时前后胸一齐痛,白布衫被打成一条条的铁锈印子,当时有一同修来看胡秋霞,说怎么把人打成这样子,警察还欺骗说“没打,你看她皮肤一点伤也没有。”(这种阴损的酷刑不伤及表皮,但却严重伤及内腑内脏。)第二天夜间他们把胡秋霞劫持到锦州市拘留所。30天后胡秋霞才被放回家中。

    刚到家20多天,1999年10月28日下午2点多钟,胡秋霞正在市场卖货,太和派出所警察张凤昌来到市场,他用欺骗手段将胡秋霞骗至派出所,问她:“你还炼不炼法轮功?进京上访不?”胡秋霞回答说:“功我一定要炼,法轮功太冤了,我也要上访。”结果,太和派出所就将她送到了太和区党校洗脑班。那里已经抓捕来一些大法弟子。后来洗脑班向每个大法弟子家人勒索2000元钱,才将人放出。

    这以后,每逢所谓的“敏感日期”,凌西街道社区主任及太和派出所片警都要到胡秋霞的摊床或家中进行无端的骚扰,胡秋霞的家人整日里提心吊胆。想到大法给人们带来的健康与和谐,想到国内媒体对大法铺天盖地的诽谤和陷害,胡秋霞心如刀绞,十分难过。她幻想着如果政府知道大法真相,一定会给大法以公道。于是2000年4月16日,依照《宪法》赋予公民的合法权利,胡秋霞与13位大法弟子去北京和平上访。结果上访不成,反遭抓捕。在北京他们被北京警察劫持到东直门派出所,又被两次搜身,所有东西全部翻遍。然后警察将所有锦州的大法弟子送到锦州驻京办事处——北京龙凤宾馆。30多位大法弟子被非法关押在10多平方米的小屋里,当时真是水泄不通。一会来了一名警察,进屋后大声报号:“我是北京市公安局副局长。”接着他抬起脚开始踢人,东一脚,西一脚,许多大法弟子被他踢伤,连一位80多岁的老太太他也不放过。踢累了,他又直奔大法弟子周汉春,嘴里一边骂着:“我让你来北京!”一边用手抽周汉春的脸十多下,周汉春当时被打得嘴上全是血,一颗门牙被打松动,嘴唇的皮被打脱落,满嘴都是玻璃渣子(因这位副局长打周汉春时,自己的手表蒙子被打碎)。然后他又追问:“你们锦州人谁带头来的?”见到此人的暴行,为了保护功友胡秋霞挺身而出,她大声说:“我带头来的!”此人来到胡秋霞面前,抽了她两个嘴巴子,然后竖起了左大拇指,意思是:真行。至此他停止了打人。最后他将大法弟子身上剩余的钱财全部搜走才离开。

    18日下午4点,太和区派出所从北京把胡秋霞拉回锦州市太和派出所,到派出所后,马上让她面向墙赤脚罚站,又对她连踢带打。指导员刘文革问:“14人去北京谁带的头去的?”胡秋霞说自己去的。刘又问:干什么去?胡秋霞回答说:为法轮功上访。“让你去北京!”刘文革开始打胡秋霞,边打边骂。后来他们把胡秋霞送进拘留所。

    进拘留所第2天下午,太和派出所干警刘文革和张凤昌没经过拘留所允许,私自把胡秋霞带入一楼会见厅,恶毒攻击大法,谩骂大法师父,胡秋霞劝他们不要诽谤大法,只见张凤昌拿起一根小手指粗的竹棍开始往她脑袋上打,胡秋霞用手捂脑袋,他就往她手上打,还用脚踢胡秋霞的胳膊,踹她的大腿,用穿皮鞋的脚狠劲地往她的脚趾头上捻,当时胡的10个脚趾头全部被捻红肿,袜子全被捻坏,大腿、胳膊全是青紫色,他还用手抽胡秋霞嘴巴,抽她的耳朵,当时胡的耳膜被打坏,听觉下降,连小声说话都听不清(后来导致耳朵一年半的时间流脓淌血)。毒打胡1个多小时后,他们又找来一名与胡一起去北京的大法弟子,问是不是胡秋霞带头去北京的,那位大法弟子说不是。那时胡秋霞才明白,他们追到拘留所打人,是要给她凑材料,送她进劳教所。

    胡秋霞被打后,在回监舍的路上遇见一位心地善良的警察,他平时对大法弟子很好,他问胡秋霞:“小胡:怎么衣服裤子上全身都是土?”胡秋霞说是太和派出所警察打的,这位警察说:“也没王法了,还追拘留所来打人。”接着胡秋霞找到拘留所的一位所长说明情况,当时所长也很生气,说:“太和派出所也没通知我们,追到拘留所来打人。”当时胡秋霞让所长看自己身上的伤:手被打成红肿,胳膊、腿被打成青色。脚趾头被捻得红肿。回到拘留所监舍,同修们看胡秋霞被打成这样,都认识到这是对全体大法弟子的整体迫害,开始全体绝食反迫害,其中有一名70多岁的老年大法弟子也参加了绝食。3天后,在没有任何手续的情况下,太和派出所非法把胡秋霞送进市第一看守所。

    2000年5月16日早8点,太和公安分局和太和派出所警察来到市第一看守所,用警车把胡秋霞劫持到臭名昭著的辽宁省马三家劳动教养所,胡秋霞被非法劳教一年半。马三家就是人间地狱,进大门管教首先将胡秋霞带进厕所搜身,从里到外,全身搜遍,带去的被褥、衣服、鞋袜、手纸、生活用品,全都搜查,看见师父的经文、大法书全部没收,翻出的钱全部交出,落入警察手中。进监舍分队,第一项任务必须接受洗脑,逼迫法轮功学员看污蔑大法的录象,放弃修炼。分队警察代玉红指使“犹大”坐一圈围着胡秋霞轮流逼迫她转化,不转化不让上床睡觉,24小时不间断。再不转化就施以体罚和酷刑:罚站、罚蹲、“飞机式”坐小板凳、拳打脚踢、电棍电击等等。在那里学员之间不让说话,每天早晨洗漱只给5分钟时间,有时去厕所5分钟用光了,洗漱就没有时间了。早晨5点起床干活,晚间11:30才收工。每天强制干超负荷的体力劳动16—17小时,经常加班赶任务,因为当时劳教所手中定单很多,这批活还没干完,下批就来了。

    劳教所奴役法轮功学员做苦工,一批活下来,大笔钱赚在警察手中,牟取暴利,榨取学员的血汗。当时干的活毒气都很大,主要是把染料药物放在锅里煮开,然后把白色的鸡毛放到锅里煮,给鸡毛上色,红、绿、兰、黄、各种颜色,等鸡毛着色后,再从锅里把鸡毛捞出,味道非常呛人,闻后呼吸困难,但劳教所从不给学员发口罩,不顾学员的死活。每天晚间干完活,满身全是鸡毛,鼻子里、眼睛里、耳朵里、头发上,连饭碗里、被褥、满屋全是鸡毛。当时的监舍寝室就是干活的厂房,在这种环境中,很多学员身体出现了病症,发高烧、干咳,每天都有鸡毛飞进嗓子里,呛得难受发干,发痒,咳又咳不出来。当时监舍通风很不好,十几平米的房子上下铺,挤住30多人,学员被关押最多时,两张床住过5个人,当时翻身都不能,水泥地上住满了人,夏天天气闷热时,学员整夜不能睡觉。有很多学员全身上下都是小红点,接触鸡毛过敏,非常痒,很痛苦,晚间用手抓挠,皮肤表面全是血。分队警察还说学员不能吃苦。

    9个月的迫害和洗脑,使胡秋霞的身心受到严重摧残,以前炼功一身轻的她,一度出现血压高达220—180,当时狱医让胡秋霞卧床休息,上早操胡秋霞跑不了步了,警察代玉红说她装病。在这种迫害下胡秋霞精神几乎崩溃,每天都生活在黑暗中。她一天天地盼着回家,最后终于熬到了期满释放。

    谁知刚刚过上1年多的平静生活,祸又从天降。2002年8月凌河区康宁街道大法弟子曹淑芳被片警迫害致死,出于道义胡秋霞去参加葬礼。当天市公安局610抓去大批参加葬礼的大法弟子,胡秋霞当时走脱,但不得不流离失所。就在中共恶党召开16大前夕,太和派出所下发通缉令非法通缉胡秋霞。后来她想家心切,回到家里。2004年3月31日晚5点钟,太和派出所警察突然闯进胡秋霞家,不容分说,有一警察凶狠地将胡秋霞双手硬拽到背后,其余几名警察进行疯狂的抄家,抄走了大法师父照片,真相光盘,师父讲法带、手机、BP机。此时在胡秋霞家的大法弟子王效民被4名警察狠狠地摁倒在地,连踢带打,并抽下他的裤腰带,将他捆绑起来。

    看到这种暴行,为了制止迫害,胡秋霞吞下了发卡。接着这些警察连鞋都没让胡秋霞和王效民穿,凶狠地将他们连拉带拽,从三楼拖到楼下,将他们塞进警车。胡秋霞那位老实巴交的丈夫和公婆眼睁睁的看见他们被警匪劫持,却不敢阻拦。当拖胡秋霞下楼时,她大声喊:我修“真善忍”犯什么法了?为什么到我家来抓人?”当时警察怕自己的恶行曝光,残忍地将胡秋霞的嘴死死的捂住。到太和派出所后,让胡秋霞下车,胡不下,他们就使劲往派出所楼上拽她,胡质问警察为什么无故抓人,其中一警察说:“已经找你两年了,可把你给抓着了。这两年你都去哪啦?你不去火葬场,能抓你吗?”胡秋霞说:“参加葬礼也不犯法。”这时警察曹立国问胡秋霞大法师父的照片及真相光盘都是从哪里来的?胡秋霞说:“你们不用问,我绝不会说的。”派出所所长刘晓东说:“不说也送她。”就这样胡秋霞被送进锦州市第一看守所。

    到了看守所大门,胡秋霞不下车,两个警察就拖她,从大门口至房屋门约100米一直拖着她走,她的鞋被磨坏了。胡被迫吞了发卡。遭到警察强行扒下她的内裤,残忍地从肛门打盐水和灌药。整整折磨了4天多,一天两遍灌食,上下午各一遍,胡秋霞被折磨得身体瘦得脱了相,大小便严重失禁,没有知觉。警察看到胡秋霞当时的身体状况,怕出生命危险,于是通知她丈夫接她回家,同时他们还向胡秋霞丈夫敲诈人民币2000元。身体刚刚恢复后,胡秋霞又不得不流离失所。

    由于家中的公婆及丈夫、儿子都需要胡秋霞照料,2006年农历新年她暗中又回到家中。2006年2月26日晚7点,胡秋霞正在家里,突然听见“当当”的敲门声,胡的丈夫随手将门打开,突然闯进几名太和派出所警察,问胡的丈夫:胡秋霞在家吗?其丈夫说不在。警察命令其丈夫把家里的灯全部打开,警察闯进卧室,看见了胡秋霞,就骂其丈夫撒谎。他们追问其丈夫是哪个单位的,胡的丈夫平生忠厚老实,说出了单位,这时警察又问胡秋霞孩子单位,胡告诉丈夫,不告诉他们,他们没有权利问。这时警察发疯似的乱翻东西,屋里的东西扔得乱七八糟,满地全是。把胡秋霞家中所有的衣服、裤子的兜全部翻遍,把屋里的抽屉全部打开,翻了个底朝上,抢走MP3一个,4本《九评》,几张真相资料,抢走师父讲法带5盘。当时胡秋霞掰警察的手,想夺回师父的讲法带,她说:“你们没有资格拿我师父的讲法带,大法是教人向善的。”胡秋霞没能从警察的手里把师父的讲法带夺回来,心里非常难过。几分钟后警察们下楼走了。当晚8点多钟,这群警察又返回来狠命地砸胡秋霞家的房门,砸门声大的震耳,整个单元的住户都被惊醒。半夜,胡的丈夫依依不舍地对妻子说:你走吧,别在家呆了。最后胡秋霞不得不再次含泪离开了自己的家,至今仍然过着流离失所的生活。

    对胡秋霞的非法迫害,已经给这个家庭带来了巨大的苦难,她的公婆等待着她的侍奉;她的丈夫和儿子盼望着一家人的团圆。这年复一年、日复一日的离别让这一家人如何承受?何时是了?

    太和派出所的干警们虽已调换,但新任干警继续迫害好人。最后一次去胡秋霞家的就是新任警察。“本是同根生,相煎何太急?”你们与胡秋霞往日无怨,近日无仇,同是家乡人,为何非得要迫害她?俗话说:人不亲土亲。在此我们良言相劝:几年来,你们与许多大法弟子打过交道,我们是一个什么样的群体你们非常清楚。警察的天职是除暴安良,是正义的化身,但是中共的打压政策却把你们推向了迫害善良的前沿。对此,你们推辞说是在“执行公务”。其实在善良的世人中,多数都是同情或支持他们所接触的大法弟子的,因为法轮大法从来都没有教人去做什么杀人、自焚、放火、剖腹、投毒等这些恐怖的事情,也没有叫人不吃药,更没有任何政治诉求,恰恰相反,他告诫修炼的人不能杀生、要做好事、要重德、要与人为善……事实上,法轮大法只是一种提升道德、净化身心的修炼功法,只不过是因为好,所以炼的人多而已。而你们所做的一切是把自己树立在世人的对立面上呀!明白真相的世人,相信包括你们的亲朋好友,会怎样看待你们的行为?

    中共放着那么多社会问题和治安案件不去管,却开足马力把信奉“真善忍”的民众当作首要敌人来打压,这正常吗?最近在国际上又曝光了一件惊天大案。自从2000年开始,中共就组织国内的一些医院(主要是军队医院),在非法关押的法轮功学员身上摘取眼角膜,肾脏,肝脏等器官卖钱,牟取暴利,然后把人直接扔到焚尸炉毁尸灭迹。在沈阳苏家屯一处就曾关押了6000多人,至今无一人生还。当几名证人站出来指证这件事后,国际上的人们惊呆了,这让人不敢想象的罪恶,让人扼腕,令人窒息。并且这罪恶现在仍然在继续。锦州205医院泌尿外科主任、主任医师陈荣山几年来共完成肾移植手术高达568例,他是中共恶党的刽子手,5月23日《辽西商报》还为他“歌功颂德”,招揽生意,做加急广告。那些法轮功学员就是我们身边的普普通通的人,他们诚实、善良、关心别人,不就是炼炼功,求得身体的健康吗?何以遭此毒手!天理不容啊!

    其实,任何一个有头脑的人都可以反问一句:法轮功真如你共产党说的那么坏,为什么千千万万的人炼?难道中国人都变成了傻子了不成?谁没有分辨好坏的能力呢?更何况炼法轮功的人中大学生、硕士、博士都大有人在,专家教授也大有人在,谁能说他们不懂科学在搞迷信活动?大家知道牛顿是我们人类科学的顶尖人物,可是当他到晚年的时候,也相信了神学。知道为什么吗?不是因为有的书上说的因为他们晚年头脑糊涂了,而是因为在科学的最高峰,他们发现只有用神学的理论才能解释清楚宇宙和时空的谜团,所以他们心服口服的研究起了神学!不信你就去查一查史料。我们觉得要想知道法轮功是好是坏,也很简单:找来法轮功的书自己研究研究,或是找一个炼法轮功的人了解了解,一问便知。因为只有用自己的眼睛看到的才是可信的,也只有那些真正修炼过法轮功的人才是最有发言权的。为什么共产党要烧掉法轮功的所有书籍?无非是怕百姓知道法轮功的真相罢了!那样谁还会跟恶党跑呢?其实,读过法轮功的书的人都知道,书里的核心思想就是“真善忍”,从头到尾讲的都是怎样使人达到这个境界,并达到身心健康,真心修炼者都收到了很好的效果,凡是修炼人没有不说好的。

    7年来,大法弟子在血腥的高压下,一直以大善大忍之心向被中共蒙蔽下的百姓们讲述着法轮功的真相。因为我们都是身心受益之人,所以想要把好东西分享给大家,这是我们善心的自然表露。我们冒着生命危险用自己的钱做成真相资料,目的就是要清除中共谎言对国人的毒害,劝大家不要对好人犯罪,期待着世人能明辨善恶,不要助纣为虐,这其中当然也包括对你们的期待。然而,令人遗憾和痛心的是,直到今天,有的人仍然执迷不悟的在做着伤天害理之事。这不但是他们的悲哀,也是全锦州人的耻辱。也许有人会说“共产党给我钱,叫我干啥我干啥。”共产党本身不创造任何财富,它的钱全是百姓的,它将国家财产窃为己有,为所欲为。别看中共掌握着全部国家机器,它要与天斗,它折腾完了上天就要跟它算账。

    今天法轮大法已经传遍了世界80多个国家和地区,7年的血腥迫害,不仅没能使其灭绝,反而越来越壮大,这现象本身已经引起了世人的深思。7年过去了,人们看到法轮功没有在锦州消失,也没有在中国消失。不仅没有,人们看到的却是在大法弟子和平理性的反迫害中,越来越多的世人认清了这场迫害的卑鄙无耻和惨无人道;越来越多的人看到了法轮大法及其弟子们的慈悲、纯正、神奇和伟大;越来越多的人开始得法修炼了。法轮大法永远都不会被铲除,因为“真善忍”是宇宙真理,是万物生命之源。当人类没有了“真善忍”,就是走向万劫不复之渊的开始。

    《九评共产党》一书让人们看清了共产党的邪恶本质,已经敲响了它的丧钟。现在每天有3万左右的人在《大纪元网站》发表“三退”声明,至今已有1300多万人退出了中共邪党及其附属团、队组织。这个数目不久会迅猛递增。前苏联和东欧共产党不都解体了吗?中共邪党又能挺多久呢?如今它即将土崩瓦解,即将面临全世界的正义审判。在这场迫害难以为继之时,有人还在不遗余力的为其卖命,多不明智啊!你们也许会说你们只重现实,那这个退党大潮不就是现实吗?“天要灭中共,退党保平安”已成为炎黄子孙的共识。

    太和派出所的干警们:当不久的将来,无论是恶党解体,或者它为了自保而抛弃你们时,等待你们的将会是什么?等待你们家人的又将是什么?这些你们都仔细想过吗?千万不要被利欲所诱惑而充当其“替罪羊”啊!事实上,所长刘晓东等人的行为已经触犯了我国《刑法》第14条、238条、251条、397条和247条,构成了故意犯罪、非法拘禁罪、非法剥夺公民宗教信仰自由罪、滥用职权罪和刑讯逼供罪。面对未来法制健全社会,所有参与迫害大法和大法弟子的人都逃不过正义的审判。目前江泽民等迫害大法的高官已在海外数个国家被起诉,有些已判处有罪。他们都在为自己的罪行而后怕。我们指明这些不是为了仇恨,大法弟子没有敌人,也不记恨你们,我们只是劝善。也许迫害好人并非是你们内心的意愿,从某种意义上讲你们也是这场浩劫的受害者。

    大法弟子是高尚的,是应该受人尊敬的,而不应该是被迫害的。在此我们奉劝太和派出所的所有干警,立即停止对大法弟子胡秋霞的一切迫害,让她尽快与家人团聚,平静地生活。过去老人们讲老一辈做多了坏事,妻子儿女都要受牵连,此言不虚啊!病魔不会无故缠身,灾祸也不会无因降临,是报应,也是天理。近年来大陆警察现世现报的例子非常多,那是他们迫害大法弟子遭到的天谴。希望你们认真掂量掂量我们的话,真正地为自己负责,也为他人负责。我们期待着你们的良知再现。

    太和区凌西大街的父老乡亲们:希望你们对法轮大法多一点了解,对大法弟子多一点关爱。人应该明明白白地活着,不应被蒙蔽、欺骗,这些年来中共恶党啥时候对咱老百姓讲过真话?连那“天安门自焚”都是假的,那是在演戏给人看。善待好人不会使您失去什么,只能给您及家人带来美好的未来。如果您在危难之时能在心里诚心默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您可能会逢凶化吉,遇难呈祥或病痛消失。此话是真是假?在实践中得结论吧。记住:要诚心默念。

    在此我们衷心祝愿太和区人民安居乐业,生活幸福。

    锦州市法轮大法弟子
    2006年9月末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6/9/22/138309.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