艰难修炼路和梦救胡锦涛


【明慧网二零零六年九月二十二日】我是一名流离失所的法轮大法学员。二零零六年九月二十一日早晨,我做了一个奇特的梦,醒来后历历在目,令我深思良久,记录下来,也许能给人启示。

场景一:艰难修路

梦里,一些人在修一条路,这条路从山顶往山下延伸。修路的工程非常艰难,人员并不多,但是,这条路已经基本修好了,很宽,而且不是那种盘山的弯路,这条路没有拐弯的地方,仿佛是从上到下的一条直路,只是个别地方有数级台阶。(我醒后不禁感叹:那么高的山,那么宽的一条直路,是怎么修成的啊?!)

梦中的我似乎也在参与这项工程。奇特的是,这些人表面上是在修路,实际又好象在建一个通信网络,(在梦中)我问另一个人:为什么不用更快的方式(好象意思是为什么不用光纤),那人既难过又遗憾的回答:我们的条件太艰苦、太有限了……

场景二:救胡锦涛

我站在山脚下,整个天空似乎是那种阴雨过后即将转晴的景象,还看不到蓝天,大部份天空漂浮着金色夹杂少许灰色的云,但是,在西北一个小角落,却是黑色阴云笼罩,充满恐怖杀机。我明确感受到,胡锦涛就在那阴云笼罩中,处境十分危险,我必须尽快去救他(告诉他真相)。感觉救胡锦涛仿佛是我的责任。

然而,看着那恐怖的黑云,我心里很害怕——那里太凶险了。这时,我发现黑云后面隐隐约约有一道七色彩虹,我向周围仔细看,突然发现,四周都出现了彩虹,这些彩虹一个连一个,若隐若现,布满天空的四面八方,整个景象无比壮观。我信心倍增,决定马上去救胡锦涛。那黑云仿佛知道了我的心意,突然暴涨,翻滚着向我扑来,天空瞬间黑暗下来,风雨大作,密集雨点似乎已经打在我的身上。但是,这些已经动摇不了我的意志,不管多么恐怖艰险也要去。

我快速起身出发。我得沿着一条石路往下走,这条路陡陡的向下,十分光滑,而且中间分几层,每层有十几级高高的台阶,很危险,我飞奔下去(却象飘飞一样)。虽然在下大雨,我的身上却没有淋湿,我与周围的风雨好象是隔开的,唯一能感受到的就是那几乎令人窒息的恐怖,似乎每前進一步都在接近死亡。当我到底层的时候,有人大声告诉我:这里有一种很毒的虫子,它咬上谁,谁就不能说话了。我好象被什么虫子咬了一下,心里一惊,但是不顾这些了,脚步没停,一直飞奔。

找到胡锦涛时,他似乎正在主持什么会议,我急着想告诉他真相,就把他桌上的纸拿过来,准备把真相写在纸上给他看。他发现纸被我拿走,很生气。后来,有两个人走到胡锦涛身边,指着我说着什么,主要意思是说我有病、另有目地(这两人似乎都是官员,好象又是我的同事),胡锦涛怒视我。我含着热泪,告诉他我历尽怎样的艰险来告诉他真相、是为了救他……胡受到很大触动,态度缓和下来,友善的拽着我的手,让我去他家里详谈。(在去他家的路上,他提到:“你认识的某某就在罗干手下啊。”我想:它们都是迫害法轮功的那一伙。)

胡锦涛的家似乎在地下,需要走地道才到……此时的胡锦涛,很善良、非常和气,于是我准备把所有真相都讲给他……突然,闹钟叫醒了我,梦境到此中断。

醒来后感觉一切仿佛刚刚发生,使我震惊不已。也许天机不能明示,所以通过梦境惊醒世人吧。

我的几点启示:
(一)大法弟子在人数有限、条件艰苦、自身遭受残酷迫害的情况下,全力讲清真相、传九评、促三退,为世人开创了一条得救的光明之路,七年来他们历尽苦难,甚至付出自己的生命,依然义无反顾。
(二)邪恶中共(缩在西北角的恐怖黑云)虽逞凶一时,但天灭中共已成定局(四面八方天空布满彩虹),之所以还没有成为现实,是因为这剩下的不多时间要留给大法弟子救更多的人(包括胡锦涛)。
(三)胡锦涛处境危险,如不及时醒悟,将被邪恶中共吞噬拖走,时间越来越有限了。其实对所有追随中共的人来说,所面临的何尝不是同样的险境呢?!希望你们三思!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