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终于也修炼法轮功了


【明慧网二零零六年九月二十二日】记得是1997的农历新年,我和丈夫回老家过年,当时家里的老奶奶可能看到我身体不是很好,就给了我一套关于法轮功的书籍,说炼了会强身健体,功法很好。当时我把书接了,根本不知道是什么,书带回自己家,放在书架上,看都没看过。

1998年5月2号,正放假,突然家里打电话来说我婆婆得了肺癌晚期和糖尿病。只看见我丈夫在客厅里走来走去,说“我快没妈了”,两眼含着泪花,神情是如此的悲伤。

当时家里有炼法轮功的一个亲戚知道消息后,就和几个同修给我婆婆洪法。后来听我婆婆说,当时就能看见师父的法身,也看到了法轮,还看到了另外空间的很多东西。就这样我婆婆什么药也不吃了,开始了修炼。炼功后我婆婆身体很快就好了,和正常人没两样。那时我才知道法轮功原来是这么神奇。

我丈夫看他妈妈连肺癌都炼好了,也开始炼法轮功了,结果三个月下来,他的甲亢病也炼好了。而我有空时也拿起《转法轮》来看,看了三遍,似乎看明白了,也相信了。但总是有一种思想:“人的生活都没搞好,哪有心思想成仙成佛的事?如果能强身健体,也是好事。”就这样由于受人后天观念的障碍,也由于旧势力的拼命阻挡,使我那时虽然得法了,却不能走進大法修炼。

不久,恶党在99年7月20号对法轮功开始了残酷的迫害。我丈夫也因为炼法轮功受到了三次绑架迫害。

第一次是被绑架到戒毒所。我一下慌了,把所有的大法书、资料收起来丢到垃圾堆,还说了许多骂大法、骂师父的话,恨不得和“法轮功”从来没有关系。三天后丈夫回来了,我忐忑不安的心平静了很多。第二天,我刚好来例假,那简直是血崩,流水似的,止不住,记得持续了好几天。我丈夫说是我自己造孽,把大法书丢到垃圾堆,还骂师父、骂大法,我当时不以为然,以为是身体方面的原因,还说我丈夫胡说八道。

第二次我丈夫因为讲真相被人告发,又被610绑架。我又一次觉的天塌了,不知如何是好。回到家里抱着儿子伤心痛哭。第二天610把我叫去录口供,当时我讲了我丈夫是怎样开始修炼,为什么会炼,是因为他妈妈把肺癌都炼好了,能不相信吗!但我又把一个来过我家的同修说出来了。录完口供610的人说要到我家来搜查,我允许了,把他们带到家,让他们搜。搜走了很多大法书、录音带、经文的资料。现在觉的那时就是人的怕心紧紧的控制着我,把我推到自我保护那一面,一心想赶快把我丈夫放出来就好。邪恶的这一次迫害,使我重病了好几天。几天后610还假惺惺说为了照顾我的家庭情况,本要判我丈夫劳改的,现从轻拘留15天,我当时还挺感激,认为他们很会为别人着想。

第三次我丈夫是在单位直接给骗到洗脑班,被绑架软禁了两个多月。我只好带儿子几乎每隔一个星期就去探望。听洗脑班的科长说办一期这样的班就得花30多万元。我那时想政府这样做何苦呢,我丈夫炼法轮功身体好了,原来的病都没了,身心等各方面都比以前好多了,为什么不给炼呢?思想挺矛盾的。搞不明白,也不敢问。还很怨我丈夫给我带来这么多的痛苦。

邪恶的迫害一件接一件的,我更加无法走進大法修炼。我丈夫还是继续炼功,但我已经不接受大法了,认为炼功就会招灾,夫妻经常为此冲突。日子在吵闹中一天天过去。

2004年我儿子该上小学了,因为我家住房小,儿子一直是跟我们一个房间。有一天吃过饭,我无意中跟我丈夫说:“儿子大了,该给他一个自己的空间,我们是时候换个大点的房子,最迟到儿子三、四年级时就得换。”我丈夫脱口说:“买什么房子,也不看自己有多少钱?”一句话刺激到我的执著心,从此开始了家庭大战。这场大战持续差不多一年。我丈夫认为,修炼的人,要求不要高,有住就行了。但我觉的你是一个男人,应该去赚钱,养家糊口是男人的职责;虽然是修炼人,但人方面的生活也得搞好。这样,我本来就对大法理解不深,在一知半解下对大法更没信心了,每次都想炼“法轮功”的人怎么这样?难道炼了“法轮功”就不用生活了?我疑惑了,恨像溪水一样长。

就这样我每天烦躁不安,身体弄的很差,经常便秘,脸上长了很多毒痘。生活一点意思都没有,很消沉,一点小事可以让我暴跳如雷。丈夫一句话不如意就会招我一顿臭骂,吵闹变成我家的常事,儿子幼小的心灵被我们吵碎了,半夜给我们吵醒偷偷的哭,真可怜啊。

我找不到出路,曾几何时想走极端办法。我找了修的比较好的同修诉苦,觉得自己是天底下最苦的人,苦,像大海一样,满脑子是离婚的念头,甚至不想回家。最后,我自己觉的累了,不想战了,看着丈夫炼功后一天比一天年轻,而自己却因为名、利、情放不下,钱没赚到,身体也差点垮了。在其他同修的大力帮助下,在师父的慈悲呵护下,我渐渐从魔难中走出来,一步步回到大法中,开始了修炼。

在炼功初期,我就很敏感,觉的有东西在我身上旋转,有大的、有小的、有快的、有慢的,不久,我身体就有了明显的变化,原来的慢性咽喉炎好了,十几年前被一包几十斤重的面粉砸伤的膝关节也好了,以前的脸色黄黄的,现在红了很多,也白了很多,脸上的黑斑也变的淡了,真的就象《转法轮》中说的一样:“ 说句笑话,年轻的姑娘总好做美容,皮肤想变的白一点,好一点。我说你就真正的炼性命双修的功法,自然就达到这一步,保证你不用去做美容。”

说是回到大法修炼中来了,但我的执著心依然非常强,对名、利、情一时很难放下,常常会因人世间的事情看不开,爱为闲事打抱不平,对无仁无义、薄情寡义气愤难忍,还自以为在理。我平时看书、炼功都不积极,修的好的同修一接触我就知道我修的很差,不珍惜修炼机缘,也不珍惜大法,连修炼的心都没出,把大法当儿戏。

虽然这样,师父也没有嫌弃我,仍然很爱护我,就是我不讲理时,师父还用宽容的心包容我,时时刻刻怕我掉队,怕我迷失,师父真的比我自己还珍惜我自己啊。

最近看了小册子《忆师恩》,我的视野一下开阔了。我觉的自己是多么的浅薄、可悲,我没有珍惜师父的慈爱,其实师父很早就管我了。97年得书,我摆一边;98年家人得法,我不看;7.20迫害,我怕了;我在迷茫中找不着方向,执著的心无法满足。其实,师父给我安排的已经是很好很好了,多少人仰慕的东西我得到了,为我排解了多少困苦,但每次过关我都过的不好、或过不去。回过头来还用人心去抱怨、痛苦。师父在传法过程中是多么的艰辛,为弟子承受多少业力,但师父从不怨言;当看到师父吃弟子吃剩的面条时,我的眼泪不自觉的流了出来,自己家里人都不一定能做到的事,师父做给我们看了。我发现我的心在颤,手在抖。《忆师恩》给我极大的震撼,我虽没得师父亲授大法,但大法却与我有不解之缘;我被世间的名、利、情困扰,师父一直看护着我;我曾对大法不敬、对师不尊,师尊没遗弃我。比起那些为大法不怕危难、不惜性命的同修,我什么都不算。

我该清醒了,唯有精進,才能不辜负师尊的慈悲苦度。最后,请允许我以师父的经文《梅》与同修共勉:

浊世清莲亿万梅
寒风姿更翠
连天雪雨神佛泪
盼梅归
勿迷世中执著事
坚定正念
从古到今
只为这一回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