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小说:那一刻,我的眼睛湿润了


【明慧网二零零六年九月二十三日】午睡的缘故,手机调了静音,醒来后一看,表弟打了几个电话進来,还好他又发了一条短信:晚上,我去你家,等我,一定!

什么事呢?我这位表弟,父母三番五次请他都不肯来,他总是说忙,没毕业的时候说学校忙,工作了说单位忙,有次我急了,说:“再忙周末回家来吃顿饭总是可以的吧,你家不在这儿,总在外面吃对身体没好处的。”他见我说的恳切,就说:“姐,你饶了我吧,一上你家,除了法轮功就是法轮功,我就没听你们还会说些什么。”我说:“我们可都是为了……”没等我说完,他就接过去说:“我知道,是为了我,好,好,咱们不争辩这个问题,换一个,好不好?”我无言。这样也有半年没见了吧。

晚上,表弟带着女朋友小玲一起来的,寒暄过后,我对表弟说:“有什么事情吗?需要帮助吗?”

他说:“是呀,这次我是专门来借东西的,说起来有点不好意思。”

我说:“一家人,有什么呢?”

他说:“把法轮功的资料拿点来,我们带走看看。”

我一惊,说实在的,刚听他说借东西,我还以为资金紧张呢。

他看出我的吃惊,不好意思的笑笑,说:“吃惊吧?以前你们都让我看,我都不看,实在躲不过去了,也只是应付一下,我怎么会突然想看了呢?连我都觉的不可思议。这可得从小玲说起。

今年过完年实习开始,她就找不到工作,不是人家不要她,就是她觉的单位不合适。她因为这事儿挺上火的,我也挺着急,又怕她心里有压力,所以总是尽量绕开这个问题。

一个月前,她同寝室的室友张一佳从A市打来电话,说是她单位要人,刚去的基本工资就是1000元,还有奖金和餐补,又给上三险,张一佳说觉的小玲挺合适,让她过去看看。当时我们俩商量,家都不在这儿,不如去看看,如果好呢,过半年我也去,那时我有工作经验了,她又熟悉地方了,找工作可能不成什么问题,而且她也可以边工作边给我找地方。”

他顿了一下,接着说:“我是新人,请假不太好,所以只把小玲送上车。谁想到,小玲这一走就联系不上了,怎么打手机也不通。白天打张一佳的电话,她说小玲挺好,我说让小玲接电话,她说她们没在一起,单位不让打电话,就挂了。晚上打呢,张一佳不是关机就是不接。急的我团团转,我想周末去看看,可是还没到周末呢,我就连张一佳也联系不上了。

等我再听到小玲消息的时候,是派出所打来的一个电话,说是小玲干传销,被抓了,现在被关在看守所,还说什么这次不同于以往,市里要加大力度查,但鉴于小玲是初犯,所以呢赶快过来交五千元罚款,交钱后保证马上离开A市,就可以放人,要不呢……我一听,慌忙着问去哪里交钱,找笔记地址和电话。”

我火速的让家里汇钱,请假去了A市,交了钱后,说是还要等上几天才能放人,于是就住在旅馆里等着。心烦意乱,又无所事事,旅馆的破电视只能看到当地的电台,无奈也只得看,消磨时间。就在我半睡半醒之际,当地新闻播报了,我一个打挺从床上坐起来,说的正是市领导今天下午在某处开会,会上总结了这次严打传销非法活动的成果,破获了多少个传销点,抓了多少头儿。又重申决心,一定要给市民一个安全的环境。新闻中有许多镜头,其中有一些是被抓的传销人的镜头,你知道吗?有一个镜头是小玲!!!天呀?!事情大发了,看来不是简单的交了钱就放人,我一时没主意,只好给小玲的父母打电话,他爸一听也急了,连夜过来。

第二天,我和他爸又去了派出所,请了他们一顿。饭桌上,他们说要是以前,什么事儿也不算,不就是做传销吗?这算个什么事?可是没办法呀,上头紧,要政绩。再说,你那孩子是不是被吓着了,胆子小,她怎么不说说呀,说她是被同学骗来了,也没做,不也轻点吗?唉!小玲的爸爸是明白人,适时的递过了几条烟。这样,酒过三巡,他们承诺说第二天就放人。

那天晚上,新闻上又报要严惩一批首要份子。那一夜,我们都没睡,不知道能不能放人。

快到十一点吧,来电话说是去接人,我们就去看守所大门口。小玲出来的一刻,我大脑一片空白,整个人一点感觉都没有。接下来,派出所又说了一堆什么话,我没有听清,迷迷糊糊的跟着又吃了一顿,也没有什么印象。

从饭店出来,我们就直接坐车回来了。

小玲一直不说话,進了我们租的房子,她抱着她爸,‘哇’的哭了。我们谁也不敢说话,一任她哭,也有半个小时,她才止住了哭声。”

说到这儿,表弟停了下来,他完全沉浸其中了,我叹了口气,想说些话安慰安慰他,张张口又不知从何处说起。

好一会儿,我们仨就这样沉默着。小玲开口说:“张一佳接我到住所后,我就发现有问题,一屋子的人,男男女女,见了我大家都鼓掌欢迎,然后我所有的东西就都被卸下来了,包括手机、钱。他们安排我听课,不允许我离开房间。我非常生气,指责张一佳为什么骗我过来,她说她也没有办法。那天,派出所闯進来,一顿拳打脚踢。”她边说话边撩起裤腿,“看,我的身上至今还有几块青的淤伤呢。之后屋里的人都被带到了派出所审讯,我说我是刚来的,被骗的,还没有加入,他们哪里听,说我说谎,不老实交待,上来就打了我几个嘴巴,有个人还踹了我一脚。半夜里被送到了看守所。

看守所可真是人间地狱呀,白天不停的干活儿,尤其我是新来的,更是要干最脏最累的活儿。吃的差极了,连咸菜也只有号长们才有的吃。由于抓進来的做传销的人有挺多,仅我们一个号就有七八个,所以睡觉时一律睡地上,侧着身子,动不得。

我当时正来月经,没有卫生纸,那里的东西可贵了,是外面的十倍。幸好一个大姐给了我一包纸,还借我毛巾和香皂用。我戴着隐形眼镜,一两天还行,然后眼睛开始疼,只好把眼镜扔了,不戴眼镜又看不见,干活慢还干不好,号长就骂,还是那大姐,帮我干,教我。白天不敢哭,怕管教看见,晚上也不敢蒙上被子哭,监控器里看见了说是搞鬼图谋自杀。有一次忍不住了,哭了出来,号长骂道:嚎什么,老娘心里烦的不行,被你一嚎,手就痒。说着就朝我走过来,我吓的当时就止住了哭声,她也有一米七的个,又胖,这时那大姐拦在了我前头,号长说:不关你事,她一哭我就烦,不打人不行。那大姐说:这样对你没有好处,人做了什么都要偿还的,做好事得好报,做坏事得坏报,打人欺负别人,都会给别人德的,你没有德就什么都没有。没想到还很灵,号长不打我了。那大姐和我说:你心烦的时候,就念‘法轮大法好’,一遍遍不停的念,心就会静下来,而且还会有其它的神奇。所以我就一遍遍念,不一会儿,我真的觉的不那么烦了。念了一天,我觉的眼睛不是那么疼了,干活儿也快了。后来我知道这个大姐就因为按真善忍做好人,学炼法轮功被抓的。号里的人都很敬重她,号长是非常坏的,一不顺心就骂,可是就是不骂大姐,一次她说:我们这里的人,都是犯事進来的,唯有她,是为了自己的信仰進来的。

第六天正在干活,号里的铁门‘咣铛’一声打开了,大家都吓了一跳,管教板着铁青的脸,拿着本子开始念名字,我一听都是做传销的,管教说喊到谁了谁就出来,我们就一个个从铁门栏钻出去,被带到提审室里,那里已经有了一大群做传销的,原来是给我们录像,我们被强迫说一些话,做一些情景的演示。

录像回来我们都害怕极了,以为要出什么大事。大姐说没事,录了像就要出去了。这样的事见多了,说不定明天就有人回家呢。尽管她这样说,我依然很害怕。

第二天中午,监控器中传来×××收拾东西,准备回家。然后就听见隔壁号里一片欢呼。这个人可是真正的头呀,而且昨天录像时一再给她镜头呢。

我问大姐,我会有事吗?大姐说:没事的,中共的目地就是想借你们出名、发财,现在名已经出了,他们就会联系你家长,如果你家里肯出钱,就没事了。号长附和着说:对,你家里肯出钱就没事了,你以为派出所他们要干吗?不就是要钱吗?我还是将信将疑。

可是从那天开始,每天监控器里都多次喊放做传销的人。

几天后,我们的录像经过剪辑就出现在了电视的新闻里,还说什么严惩,听起来真可笑,那些要被严惩的都已经出去了!大姐说:你们知道了吧,这就是中共的新闻造假,对法轮功更是这样,一面堵住你的嘴,强迫放弃,不放弃就被抓進监狱;一面动用各种宣传工具,撒弥天大谎,为迫害找借口、造舆论,让老百姓都仇恨法轮功。天安门自焚、各种杀人案都是这么拍出来的。这个中共,从一产生开始,就相互整、相互斗,除了暴力就是谎言,变着法儿的迫害老百姓,恨不得把老百姓的钱都变成它的,死活它才不管。最可怕的是它把这种思想从小就灌输给中国人,于是许多人也只崇拜钱,为了钱无恶不做,不讲信义、坑蒙拐骗、背信弃义,多可怕呀!人没有信仰的约束,什么恶事都干,多可怕呀!中共不相信神,可不能说神就不存在了,它作恶多端,天就要灭它了,你们看现在中国大陆出现的天灾人祸,不都是来灭它来的吗?不都是要警示世人吗?谁入过党团队,谁就是它一伙的,没有参与做坏事,也壮大了它的力量,也等于胁从了它做恶,所以大家赶快退出党团队,神看着一切,退了就不属于它了,就可以平安了。

号里的人都纷纷说想退,可是怎么退呢?大姐说:可以用化名、小名都可以,可以突破网络封锁上大纪元网直接声明,也可以贴在公开场合。

人们又说,谁能出去呢?

我说,你们想退就和我说吧,我给你们记着,如果我能出去,我再想办法帮你们退。这个共产党确实太坏了,你看我同学都骗我,我以前特别恨她,现在想来,她也是受害者呀,我们都是受了中共的毒害太深了。

第二天中午,我就出来了。

当我听你弟弟讲了在外面的经历后,我更加为这个党感到羞耻,我们不过是它利用的工具,得到它想用的同时还利用我们行骗,以获得更多的利益。为了我自己,为了我相识的号里面的大姐及更多的人,我们来找你,希望姐能帮着把这些人都退了。”

说完,她从包里翻出一张纸,上面写着十几个人名及要退出什么的标注。边递给我边感慨说:“真的是有神的保护吧,我带着这张纸出来时,一直担心会搜身,可是没有。”

表弟说:“姐,这回我可真信了,法轮大法好!你多给我们找些真相看吧。”

小玲说:“我在看守所没待上几天,感觉上却很久很久,那里的一切在我的头脑里转来转去,挥之不去。我想来想去,明白了只有法轮功是中国的希望呀!只有退出党团队的人才有希望!姐,我们也要看《转法轮》,我们也要炼法轮功。”

我找了他们要的东西,目送他们下楼,那一刻,我的眼睛湿润了。

(明思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