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师父给了我第二次生命


【明慧网二零零六年九月二十三日】由于我的家境贫穷和其他原因,初中毕业后以满意的成绩考入当地一所高中而未去报名再上学,经亲戚介绍,就進城打工了。一九九五年冬天的一个晚上,是我永远难忘的日子,从那天开始我得法了,随即也改变了我的生命之路。刚刚看了师父在广州讲法的录像带,大法的法理就深深吸引、打动了我的心,从此,我便决定:这就是我选择的未来要走的路。

一九九八年农历新年,我和其他大法弟子约好,乘车到老家探亲去县城洪法。我先回家做准备,几天后将与其他赶到县城的同修汇合。没想到,这次在从老家前往县城的路上,竟然使我经历了从生到死、又从死到生的骇人旅程。

冬天老家的户外,本来就寒风刺骨,凌晨五点多,我怀揣着《转法轮》便出门去坐当地唯一通往县城的一趟车。因为起的太早天还没有彻底亮起来,我一上车便闭上眼睛,期待着车子快点到县城,能早点让有缘人得法。车开出不久,在我恍惚不清之际,突然,我所坐的车从山顶的公路上向左边的山坡下急速的翻滚起来,瞬间,我失去了知觉,醒来时已经是当天下午三点了。

我听到了目击者的叙述:这次车祸中有一位山东来老家探亲的人当场死了,我当时也被认为是尸体而停放在堤埂下面,而其他受伤的人员已经及时送往县医院救治了。车祸的消息很快传到我的父母那里,他们也以为我已经死了,母亲哭的昏过去了,父亲悲痛的泣不成声,他们正在支撑着赶往事发现场。就在此时,过路的人忽然看到我还有呼吸和心跳,就立即拦车将我放在一辆卡车上,因为此卡车车厢底部是金属做的非常硬,就简单铺了些麦草,将我送到了县医院。

当我被送到医院时,由于老家的路凹凸不平,再加上车里没铺什么防震的被褥之类的东西,车祸再加上一路的颠簸,毫无防范的严寒的侵袭,使我的嘴里、鼻子里、耳朵里都一直在往出淌血,血流不止,全身衣服都被血染的看不见颜色了,脸和头被血染的模样都辨认不出来了,脸上堆满了凝固的血块,头发被血粘成了一片。当我被抬進医院时,大夫见状也大吃一惊,立刻把我送進了急救室,输上了液体。等擦洗完,发现血流还是不止。大夫怀疑我脑中留有淤血,治疗不好会留后遗症,让我父母转院。

父亲怕我留后遗症,坚持让我转院,弟弟说:“我哥一直昏迷不醒,我们还是等他醒来后问问他的意见再说。”就在我们全家人僵持不下,拿不定主意时,和我约好当天一起洪法的同修闻讯赶到了医院。同修说:“这事得他本人说了算,如果他信师信法,按照大法的要求做,我们师父就会保护他平安无事,要是转院,你们谁敢保证他就不留后遗症?”同修的一席话把我们全家人都震住了。就在这时昏迷中的我断断续续的说:“我是大法弟子,我要看《转法轮》,我要学法炼功。”同修听到我的说话声连忙赶到床前叫我,可我翻了个身又昏睡过去了,根本没听到同修的叫声。随后,我又在昏迷中不停的重复着前边的话。同修对弟弟说:“别看你哥现在昏迷不醒,这只是人这面的表象,可是他修成的那面是明白的,是他修成的那面要看书,你就给他念《转法轮》吧,只要你坚持给他念,根本不用转院,相信会有奇迹发生的!”弟弟就一直守护在我的身边给我不停的念书。

直到下午三点,我才苏醒过来。醒来后发现自己正躺在医院里的病床上输液,就一把拔掉了针头,要求出院回家。可父母不让我出院,父亲说:“你是一车人里面伤得最重的,现在不能出院,等过几天看看情况再说。”我还是坚持要出院,父亲又对我说:“现在的住院费都是由车主承担,出院后万一有什么不测,再要住院就得我们自己掏钱。我们哪能掏的起?再说,让车主掏医疗费也是理所当然的。”我对父亲说:“放心吧,不会有事的,我有师父看着,肯定不会有事,我们还是回家吧。”父亲还是不肯回家,在我再三坚持下,父亲同意了我的意见,但他要车主赔偿医药费。此时,师父的话在我耳边回荡:“现在的人道德水准都发生扭曲了。司机是开快车了,可是他能是有意去撞人吗?他不是无意的吗?可我们现在的人就是这样的,要不讹他点钱,这看热闹的人心里都不平。”(《转法轮》P144)我就对父亲说:“车主也不想翻车呀,他也不是有意的,这意外的车祸,一车的人都住進了医院,医药费都让车主来承担,他能承担的起吗?他们一家老小以后的日子怎么过?我们怎么不站在车主的角度替他想想。再说我是一个修炼人有师父保护,根本不会有问题。”父亲听我说的有道理,无言以对,就不再反驳。于是我出院回家了。

回到家里,我再没吃一粒药,打一次针,就是信师信法,天天把自己当一个修炼的人看待,没把自己当一个病人,更没把自己当一个受了重伤的重病人看待。起初,由于身体太弱,自己不能看书,就让弟弟不断的给我念《转法轮》,开始时,耳朵一直在流血,后来,随着我自己天天坚持学法炼功,耳朵也不流血了,渐渐的身体恢复了健康。康复之后,我对师父的感激之情无以言表,就只能在心里默默的对师父说:“师父,谢谢您!是您把弟子从死亡线上拉了回来,是您给了弟子第二次生命。今后,我一定要按照师父的要求去做,做一个真正的大法弟子,走好师父给弟子安排好的每一步修炼之路。”

我昏迷时的事都是回家后弟弟告诉我的,我自己一无所知。弟弟疑惑的问我:“你在医院时,自己拔掉针头,要看《转法轮》,你自己知道吗?”。我说:“你说的这些我全然不知。”弟弟睁大了眼睛激动的说:“法轮功太神奇了,从你的身上我已感受到了他的玄妙之处,我也要跟你学炼法轮功,你现在就教我吧。”果真,弟弟从此走上了修炼之路。

在以后的修炼路上,我每遇到难关,遇到放不下的执著时,我就提醒自己:我的命都是师父给的,难道世上还有比生命更值钱的东西吗?还有比经历生死关更大的关吗?还有什么放不下的呢?现在,我唯有做好当前大法弟子该做的三件事,才对的起师父给我的第二次生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