疯长的草

【明慧网二零零六年九月二十三日】记的一九九九年七二零迫害开始时,自己才刚入门修了三个多月。七二二那天自己又到炼功点上去学法(这个炼功点是一个辅导员同修自己住宿的,同时提供给大家集体学法与炼功的一间屋),发现除了辅导员同修外,没看到一个人,同修说,其他同修已经都从这里把炼功垫子拿走了,也就是说无形中这个集体炼功点解散了。我也只好将自己炼功的垫子拿回家了。

回到家,不知怎么办。我们那地方是个小地方,消息很闭塞。那时面对铺天盖地而来电视的污蔑宣传,虽不相信,但自己作为一个修炼人,对此该做什么,一点也不清楚。于是我就生了一个念头:抄法吧!不如把《转法轮》抄一遍,抄法的过程有助于学法,对法理解深了,也许就知道怎么做了。

于是我搬了一张桌子在阳台上,天天坐那抄法,那段时间我有时间,就整天整天的抄,不由的养成了一个习惯:就是每天抄到中途或当天抄完之后,就站起来,用几分钟时间看看阳台外的一切、看看阳台上的花盆,其实那几个花盆里以前栽的花因为住一楼阳光少灰尘重,早就死掉了。第三天还是第四天,我突然发现在那个没有水、放了一块假山石头的水泥花盆里出现了生机:也许是因为头两天下过一场毛毛雨吧,那块假山石头给濡湿了,于是在那块石头顶部有一撮胡豆大的浮尘的小凹坑里冒出了一棵小草。记的那块石头数年前曾被我用刷子刷成了一个无土的光秃秃的石头,这些年一直闲置在那里。

看到那棵小草我很惊奇,因为它实在太袖珍了:它只有两片叶子,圆圆的,绿绿的,但都只有小半截米粒大,它还有一丝几毫米长的淡绿的茎,那茎实在比头发丝粗不了多少。看到那个生命,我感到它的纤弱与顽强,不由起了一丝怜悯,我给花盆灌上了水,水少了又灌满,因此那块石头就可以一直濡湿以保证小草的生长,从那以后我就改成每天抄了法就去看几分钟小草。

这棵草长大一点,我发现它原来是一棵普通的猪草,这种草平时长在野外,一般也就能长一尺左右高吧,我曾见过长在很肥沃的污水沟边的这种草能长一米左右高。但是我发现假山石上的这棵草,变化实在太惊人了,它简直就是在疯长:它在不到十天的时间内竟然长到了和我一样高,还在刷刷的往上长。它根部的茎已经长到我小手指粗了,很结实,它的无数白色的根须紧附假山石两侧交织成网延展到水底,就象假山两侧裹了一块粗的白纱布。最令人吃惊的是它的气势:它长那么高竟然笔直不倒,而且每片叶子都是微微向上笔直伸展的,从上至下,没有一片是耷拉的,是那样绝对的生机盎然,而且从上至下没有一片叶子一丝叶边出现枯黄迹象,它简直就象个“塑料制品”,可是它确实每天长高一大截。照那个样子下去,可能再长几天就要顶到天花板了。

就在第十天还是在第十一天的时候,那天我第一眼看到这棵草,看到它又长高了一大截、看到它实在过于生机盎然的气势时,我吃了一惊,不由自主冒出一念:难道成精了?这时我突然想到我每天在旁边抄法,莫非它得了灵气?同时我每天去看它,给它灌水,作为一个修炼人,这也是在给它输送能量。如果它因此而成了精,去害人的话,这不是做了坏事吗?我想到书中讲附体一节的事,想到植物动物得了灵气都会去害人的,当时感到这事还挺严重的。于是我想:如果它得了灵气,那是绝对不能让它去害人的,我以后再不去看它关注它了,不给它输送能量了。

第二天,我再没有象往常那样去看它几分钟,就只瞟了它一眼。令人吃惊的是:那棵草好象是一下子失去了蓬勃生机,从来没有出现衰败迹象的它猛然出现了衰败迹象,它的茎开始向一侧弯,同时所有叶子出现耷拉迹象,一幅无精打采的样子。第三天,我又瞟了它一眼,发现它的茎明显的弯曲,同时有一半的叶子萎黄耷拉下来。第四天,我也瞟了它一眼,吃了一惊:它的茎耷拉的跟个钓鱼竿似的,而且所有的叶子都已经枯黄下垂纹丝不动,一幅老态龙钟状——它已经死了!

当时这件事让我感到修炼人把握好自己的一思一念真是太重要了,千万不要去助长不必要的人心,否则也许带来很不好的后果。同时,我悟到在人中为了名、利、色、气等时常发出的意念而形成的思想业,为什么它的力量那么强大;为什么邪恶生命只通过钻我们人心的空子就可以起到最严重的破坏作用;为什么我们大法弟子必须天天静心学法、实实在在的修,才能做好一切。所以决不能让人的执著象那草一样疯长,否则,它长出气势来,必将后患无穷,甚至遗恨无穷。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