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法徒不是这样走的

【明慧网二零零六年九月二十四日】二零零五年二月,我母亲得了“肺心病”,心衰,拍片子发现肺的两侧有两个象拳头那么大的黑影。

我母亲虽然也修炼大法,但由于人的执著心放不下,和弟弟他们生气,一“病”三个月。她也不悟,整天说“我76岁啦,活够啦,够本啦”。就这一念让旧势力钻了空子。

因为母亲很少和大法弟子交流,新经文也看不到(没文化)、听不到,所以我一回到家,赶紧给她念师父的新经文《正念除黑手》,念《洪吟(二)》中的《怕啥》。刚开始头两天有点作用,我还有点耐心,后两天我一念经文,她就迷迷糊糊要睡,我就对她发火,我让她跟我念《怕啥》,我念一句,让她也念一句,可一念到“你有怕,它就抓”;她就念成“你有怕,它都抓”,这个“就”和“都”念了两天啦都改不过来。我就急了,冲她发火,她也不吭声。

这时我母亲浑身肿的硬邦邦的,我弟弟一看这样,就说“还炼啥功,赶快送医院吧”。弟弟埋怨我让母亲炼功,又诽谤大法,当时我心里真难受,我知道是我没做好,也让旧势力钻了空子。当时弟弟嚷着要打“110”、要把我送到洗脑班、还要拿剪子捅死我,说母亲的“病”都是我让她炼功炼的,不去医院看病,结果导致今天这么严重。

我当时也没了主张,就说妈自己如果愿意去医院我不反对。结果母亲就住進了一个小医院,给她打吊针,因为母亲浑身肿,针也扎不進去,护士好不容易在脚上扎了一个血管,可药一打進去,她就喊“疼死啦,疼死啦”。这样滴了一天一夜的药,药水全在小腿上,小腿肿的更大更硬,母亲疼的乱喊乱叫,说啥也不打吊针了。

我知道她是修大法的,这些毒水不能往她身体里打呀。因为弟弟恨我,不让我接近母亲,我只能在病房外候着,这时我就发正念,心也不静,也不起作用,自己好几天也没学法啦,站在走廊里只能背《洪吟》,心也不静,心里也着急,心里请师父让我妈的病快好吧,实际上我自己的人心出来啦,人的情出来啦。自己不悟,没往自身找。

这时,几个大夫护士和我的弟弟、弟媳按着我母亲,强行给她打安定让她安静。因她总大叫“疼死啦,不扎针,给我停一停吧”,大夫们真象屠夫一样,根本不听她叫,她就说“你们积点德吧,你们都有儿孙,不要再造业啦。”我知道她说的意思,可常人根本不听。就这样折腾了两天一夜,母亲真不行了,大夫说,准备后事吧。我当时想:母亲不会死,她不能死,她是来证实大法的,怎么这样死呢?

后来,母亲又转了一个大医院。一到大医院,就把我母亲安排在“只進不出”的病房,意思是進了这个病房的人都是无法抢救的,等着進太平间的危重病人。

这时弟弟看母亲不行了,才让我和母亲接触。我对着母亲的耳边说:“你快叫‘李洪志老师救救我,我是大法徒,我走李老师安排的路,全盘否定旧势力的安排’,念‘法正乾坤,邪恶全灭’。”

这时母亲已经不会说话了,我让她在心里说,我也给她发正念。过了大半天,母亲能说话了,我就让她念正法口诀,念出声音来。这时弟弟又不让我和母亲说话了,说她心衰,不能多讲话。我知道这是邪恶的旧势力附在他们身上阻挡正法。我就发正念:“铲除他们身后的邪恶因素,不许他们阻碍正法。”这一下他们好了许多。这时母亲也见好了,要吃东西。

就在这天,另一个病床上的老太太死了。护士说不能让母亲看到、听到,说对母亲有影响。我两手捂住母亲的两耳,嘴对着她的耳根一个劲念正法口诀,她自己也念,念着念着她大声说:“你们看,我的腿不肿啦,不疼啦。”我赶紧掀起被子一看,真是!小腿一下子细了,尽是抽抽皮,我知道这是慈悲的师父又给母亲一次生命,再次证实大法。这时我也鼓起勇气说:“法轮功是超常的,你们不要再反对他啦,老人愿意炼啥就炼啥,你们不要反对。”弟弟马上说:“这法轮功不信还不行啦,咋这么神。”

这个时候,另一病床死去的老太太的儿女们说他们母亲也是炼法轮功的,因为恶党迫害,他们做儿女的都害怕,不让老太太出来,自己在家偷偷炼。说也是心衰,進医院时是自己走着進来的,可一住院越治越坏,最后不能吃了,结果开了一刀,十几天没吃没喝,今天死了。从她儿女脸上看出,他们很后悔把他们的母亲送到医院来。

这时我母亲说,她一住到这个病房,就听这个老太太嘴里尽讲“佛道神是一家、佛道神是一家”。可我们听到的都是“哎,哎,哎”的痛苦呻吟。现在回想起来,师父时时处处在我们身边点化我们,让我们正念足。可我们人的心太重,在魔难来的时候没想到师父,正念不足,所以,旧势力就钻空子加大迫害。

就在母亲好转的第二天,她突然又拉黑大便,这在医学上说,人要死的时候,电质解紊乱才拉黑大便,无法救了。大夫护士都说:没几天啦,你们想让她回去,就回去吧,好好伺候两天,尽尽孝心。

这样,我们把母亲拉回家,针也拔了,药也停了,我日日夜夜守候着她,不停的对着她发正念。我一发正念她就发抖、发高烧,心跳几乎停止,脸青紫,弟弟又不理解,又把我从母亲身边隔开。这次我正念足,大声对着母亲说:“你是来证实大法的,你如果这样走了,你是给大法抹黑,大法徒不是这样走的,你赶紧在心里念《洪吟》。”

就这样,母亲不断的念正法口诀,念《洪吟》,我也不停的发正念,院子邻居大法弟子也帮她发正念。到了第四天中午,她拉的大便变成黄的啦,我高兴的对母亲说:“师父还管你呢。快感谢师父。”这时,母亲也清醒了,正法口诀、《洪吟》也念出声音来了,她的信心更足了。

等到下午,弟弟他们回来,看到母亲的状态,觉的不可思议,大法确实是超常的。过了一个月,弟弟领母亲到医院去检查,肺的两侧什么也没有啦,心衰也没啦,他们也对别人说:“这法轮功不信还真不行啦。”现在我母亲自己又能买菜又能做饭 ,有机会也给左邻右舍讲真相,发大法护身符。

其实我们在大法的修炼路上不能含糊一点,旧势力迫害我们,都是我们自身没学好法,没做好三件事,只有做好三件事,才能走好正法的路,才能不会让旧势力钻空子。不对之处,请慈悲指正。

最后我们重温师父的《洪吟(二)》中的<怕啥>:

你有怕 它就抓
念一正 恶就垮
修炼人 装着法
发正念 烂鬼炸
神在世 证实法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