浙江温州市陈忠升再次被绑架劳教

【明慧网二零零六年九月二十四日】浙江温州市法轮功学员陈忠升与夫人七月下旬,前往杭州等地,看望曾经在狱中共过患难的难友,7月23日回“家”(自从2002年夏天他出狱后,一直在当地警察的严密监控下,居无定所过着逃亡的生活),在半路上还未到家,就被乐清市公安局绑架,关在乐清市公安局看守所,公安当局没有给家属任何法律文书。8月24日,陈忠升又被非法送到十里坪劳教所迫害。

陈忠升,家住温州乐清市清江镇清英路8号,在雷达部队当过18年兵,退役时已是正营级军官,转业后任当地公安局交警,修炼法轮功已多年,2000年初第一次被捕,关入浙江金华龙游十里坪劳教所。因为对法轮大法矢志不移,在狱中吃尽苦头,连续十多天坐老虎凳,每天两餐每餐2两,手脚都被铐在老虎凳上,不让睡觉,大小便也在老虎凳上,如此残酷的刑罚没有改变他的信仰。

希望国际社会强烈关注陈忠升先生的安危,全力营救他早日脱离虎口。现在他夫人和妹妹家电话都受到严密监控。

在浙江省十里坪劳教所中认识陈忠升的浙江民主人士范子良、戚惠民说;“陈忠升先生是个大好人,他在狱中也不忘做好事、做善事,给狱友的帮助真是无微不至,赢得了大家对他的尊敬,人们从他身上看到了法轮大法“真、善、忍”的精神威力无比,修炼法轮功的人才是真正的大好人!”

范子良2001年被当局以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劳教二年。已年近古稀的范子良表示,能认识陈忠升先生这样的人是这生的荣幸。不久前在多家网站发表了范子良的文章“铮铮汉子谦谦君子---记法轮大法弟子陈忠升先生”。范子良表示,“说实话我在入狱前对‘法轮功’的一些理念和行为可以说一点也不了解。只知道共党说‘法轮功’是‘×教’。”“然而通过与这些‘法轮大法弟子’的接触和了解,我不但没有从他们的身上看到‘邪气’,相反,从他们身上折射出来的正气──真、善、忍,让我和其他难友们肃然起敬。尤其是陈忠升先生不畏暴政酷刑、坚持信仰、捍卫真理的勇气让我刻骨铭心,终身难忘!”“凡是见过法轮功的人,都会感慨万千、心悦诚服。我有许多法轮功朋友,大多是在监狱里相识的。有多位还亲临寒舍叙旧。他们的行为举止、思想品质,在物质享受上完全是苦行僧式的:不吸烟,不喝酒,甚至不喝茶──一杯白开水就知足了,待人诚恳、助人为乐。”

下面是该文介绍关于陈忠升在劳教所遭受的迫害部份:

陈忠升,男,38岁,浙江省乐清市人,曾为部队军官、公安干警,因修炼“法轮大法”被开除公职,于2000年10月10日,被温州市当局非法劳教二年。同年11月30日,由乐清市看守所押往浙江省十里坪劳教所劳教。2001年1月28日,该所为了达到洗脑的目的,在该所四大队直属中队二楼第三个宿舍,对他采取了为时十天的酷刑。

28日20时许,所部一些恶警对他进行简单的问话后,令他脱下衣服,只穿一套内衣和一条裤子,坐在靠背木椅上,底板是两根细铁棍,然后用胶带把他的四肢绑在椅子上,不得动弹,不许睡觉,不许大小便;每天只给一点点米饭,一点点开水。

平常人一、两天不睡都受不了,他们长达十天时间不让睡觉!在漫长的痛苦中,陈忠升熬得眼泪嘀叭嘀叭往外涌,有时眼皮实在支撑不住,稍微一闭,就遭到拳打、冷水浇身或捏乳头。他被折磨得死去活来、目光呆滞、神志不清,好似植物人,同时出现多种幻觉。

在此期间,狱头们每天只给他一点开水,吃两顿,每顿一点米饭,半块小豆腐乳,或者给点什锦菜什么的,饿得他干渴的发烧;厕所不给上,尿憋不住只能尿裤子,又臭又脏更冰冷,令他欲死不成,欲活活不了。本来140斤重的魁梧身材的他变成了皮包骨头。

那时正值严冬大寒,房间还开着窗户,寒风刺骨。他身上只穿一套内衣和一条裤子,冷得全身直哆嗦,牙齿直打颤,日日夜夜久坐之后,腿脚冻僵硬了,肿得很大,皮肤绷得紧亮,一触即破。就这样,他忍着常人难以忍受的疼痛,承受着痛不欲生的生死折磨。

这种酷刑持续到第十天才松绑。不久,他被转入新的强制措施──非人的禁闭和“隔离转化”。这种惩罚有时比直接的肉体惩罚还要痛苦,它会把人逼疯的。这需要多大的毅力和勇气才能挺得过来啊!

解禁松绑后,他腿脚钻心地痛,痛得不能睡,睡了痛醒。须有人架着他才能站稳、才能移步……

他顽强的意志和坚定的信仰深深地感动了难友们,赢得了难友们由衷的敬意。接下来的日子他在难友们的帮助和关怀下,加上自身特有的军人身体素质,他的身体慢慢地有所恢复好转。

平时他也时常力所能及的帮助那些需要帮助的难友们,以自己的行为告诉周围的难友们什么是真、善、忍。

出狱后,他依然修炼他的“法轮大法”,依然传递着“法轮大法”的真、善、忍(美)。

当然,当局也始终没有放松对他的监视,时不时地会用各种手段威胁他及家人。他们一家根本没法过上正常人应该过的基本生活。

现在,陈忠升先生又被当局以“莫须有”的罪名未经审判,非法送到十里坪劳动教养(8月24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