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念闯关 见证大法威力


【明慧网二零零六年九月二十五日】自99年7月20日开始,邪恶开始了对大法弟子的疯狂打压。在大法与师父被诬陷,大法弟子被打、被抓、被判刑的严峻考验面前,能否坚信师父,坚信大法成了旧势力全面检验和疯狂迫害大法弟子的最主要借口。铺天盖地的邪恶谎言,欺骗了所有中国民众和世界许多民众,使大法弟子面临前所未有的邪恶考验。

我是96年得法的弟子,经过了迫害前三年的学法和修炼,困扰我多年的胃病,腰肌劳损,皮肤病和前列腺等疾病全部康复,真正体验到身心愉悦的轻松感觉,思想境界的不断升华和身体净化后的巨大转变,使我对大法的法理,从感性认识逐步过渡到理性的升华,但同时还有很多执著心没去。

99年10月,警察问我“是否还炼法轮功”,我说“这个功法很好,我身心受益,为什么不炼哪?”,就被抓到戒毒所关了一个月。在戒毒所里,警察每天都逼迫大法弟子写“保证”,大法弟子就写坚修大法的决心书;不让大家看法,大家就集体背法;不让大家炼功,大家就集体炼功。警察利用大法弟子还有对亲情的执著,就找来家人每天来又哭,又闹,来动摇大法弟子的信念,大家就互相鼓励,帮同修坚定信念,抵制邪恶。最后大家集体绝食,共同抵制邪恶,要求无条件释放,邪恶在大法弟子的正念震慑下释放了大部份同修。第一次有这样大法弟子集体正念否定邪恶迫害的经历,见证了大法的威力,使我坚修大法的心更加坚定了,在这个过程中我也看到了自己的很多不足,但却没有认识到自己最大的漏洞,是不应该主动被邪恶带走,默认了邪恶的迫害。

当时面对整个社会的巨大压力和被造谣媒体铺天盖地的谎言蒙骗,以及邪恶对我的迫害,使家人对我坚持修炼非常不理解,干扰很大。我在家学法炼功很小心,总是观察我爱人的脸色,家里的学法和炼功环境始终没有圆容好。邪恶利用我对亲情的执著和自身的业力,对我又進行了新一轮的迫害。

2000年8月的一天,晚上十点多钟,我爱人已经睡了,我关灯后光着膀子开始打坐。刚做一会儿,我爱人突然一个高跳起来打开灯,面目狰狞的大吵大闹。我很吃惊,平时文静的她,此时判若两人,甚至表情非常可怕。我一下意识到这不是她,是邪恶操纵了她,对我進行所谓的考验。我很平和的说:“我炼功也不影响你,你怕什么?”她打开窗户,大喊“就不让你炼,你炼功就不行。”她的大喊大闹把邻居都喊起来了。我知道她这样就是针对我的怕心来的。我还是很平和的说:“我炼功受益,又不影响别人,有什么不好?”这时,她一个高跳下床,抓起暖瓶狰狞的喊:“你今天要炼,我就烫死你。”看着她的面部表情,我相信此时的她被邪恶操纵着,已经完全失去理智。这是邪恶在向我挑战,我的思想在快速思考着,我光着身子能受的了吗?我是大法弟子能向邪恶让步吗?邪恶不就是对我的怕心来的吗?一想有师在,有法在,大法弟子怕什么?今天就是要把学法炼功的环境正过来,最后坚定了对师对法的信念,稳稳当当打着坐。

整整一暖瓶的开水顺着脖子浇下来,全身剧痛,剧烈抖动,此时我一遍又一遍背诵“大法不离身,心存真善忍;世间大罗汉,神鬼惧十分。”(《威德》)顿时感觉全身上下热流窜动,很快就不怎么痛了。我站起来,身体还在抖动。我直视着她背后的邪恶在想,我不怕你们,我决不会让你们看大法弟子的笑话。(因当时还不知发正念)我当时不但没恨她,却感到她很可怜,我对师父说:“师父,她太可怜了,她不知道她在做什么?我知道是邪恶在操纵她做的,如果将来我有能力,我一定要度她。”因我知道对大法弟子做了这样的事的后果怎样,也是因为我没有做好,才使邪恶利用了她,我为她而痛心,更为我没做好反而害了她而懊悔,我发自内心的对师父说这番话。

当她看我被烫后,被吓得清醒了,她既恐惧、内疚,又心痛和后悔。此时此刻我的慈悲心完全体现出来了,我一再安慰她,“你不要怕,这不是你做的,我不会恨你的,一切都过去了。”就这样,我没上医院,全身起了大水泡,也没用药,十天后就开始长嫩肉了。

由于当时正念足,现在我身上一点疤痕也没有,大法的威力在我身上充分展现,使我更加坚定了修炼的信心,同时也使周围的人见证了大法的神奇。如果换成常人这样大面积烫伤,后果无法设想。“弟子正念足 师有回天力”(《师徒恩》)。

衷心感谢师尊为我们所做的一切,我们只有在修炼的道路上勇猛精進,用正念正行证实大法,做好大法弟子的三件事,抓紧救度众生,不辜负师尊的慈悲苦度。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