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请国际社会防范中共对西方官员的渗透和洗脑

致联合国难民署官员的申诉信

【明慧网二零零六年九月二十五日】

尊敬的联合国官员:

你们好!

我叫吴志平,是已获批准的联合国难民身份的中国法轮功学员。近日收到一封加拿大驻泰国大使馆移民官员签发的通知拒绝对我在加拿大进行安置的信件。拒签的关键原因之一是:移民官承认曾在香港、广州、北京工作数年,因而自称“我了解中国”、“中共现在很好,它几乎允许它的民众做任何事情,除非他们违了法”;他还曾被中共政府邀请参观了中国的监狱,所看到的都是很好的医疗设施与环境,他因此不相信中共政权在迫害人权方面的恶劣行径。在交谈中,当我提交一份关于“加拿大独立调查团”所查属实的中共活体摘取法轮功学员器官的骇人行径的报告,移民官也只略扫视一下就扔在一边,并断言说这是“个人行为”,不相信是中共政权的罪恶。更甚者,针对中共对法轮功学员进行的惨无人道的、早已引起国际社会广泛愤慨的迫害行径,该移民官竟断言说:“那不是迫害,那是执法!(It is not persecution,it is prosecution!)”;并由此指斥我去天安门打横幅是“知法犯法”。

移民官的这些反应,使我想起当年纳粹举办奥运会邀请各国参观其集中营时,被邀请者所看到的到处是鲜花,还有一个由美女组成的乐团。纳粹企图靠此伎俩蒙骗全世界善良的民众,如今中共政权欺骗国际社会和国际人士的手段如出一辙,甚至连靠举办奥运会来欺骗国际社会的手段都是相同的。这些阴谋使得对法轮功信仰者和异己人士的迫害变得更加隐蔽和险恶。我深信:上述移民官就是不幸遭到中共这种手段的欺骗,并被拉拢、乃至洗脑的。

举一个例子:我母亲吴玉娴是一名医生,在其七十高龄时因信仰法轮大法而被(中共)判七年。入狱以前她身体非常健康。但在狱中被迫害三年后,罹患乳腺癌晚期,至此才获准保外就医一年。在此一年中,母亲也根本未能得到良好的治疗,因为其供职多年的医院(母亲曾任副院长至退休)根据610的“指示”,剥夺了其多年的退休养老金及医疗保险。一年到期,恶警不但不给延期,还威胁要送回广东省广州女子监狱继续迫害;为此,我七十高龄母亲不得不于2005年6月8日离家出走。于2005年7月13日,在郑州母亲又被国家安全局人员抓捕,并被非法审讯了近三天,导致其大出血生命垂危。在此情况下,中共爪牙才把其拉到郑州火车站,扔下她一走了之。我母亲忍着剧痛独自从郑州坐火车回到在广州的家中。而在其生命垂危时,家人要求把她送到其本人工作多年的医院进行医治也未得到院方答复。于2006年2月9日,母亲在大面积伤口溃烂的剧痛中在家离世(详见2006年2月23日明慧网报道)。去世后,需派出所开具证明;但其有关方面多方刁难、互相推诿,拖延10个小时至夜深12点才勉强开出证明。即使在后来举行遗体告别仪式时,警察连悼词都不让读。这就是中共邪恶政权迫害人权的罪恶事实。此外,因信仰法轮大法,我的妻子朱洛新被判重刑十年,目前被关押在广东省广州女子监狱;哥哥吴志均被判八年,现被关押于广西桂林监狱。我本人也曾经在广州第一劳教所受迫害达两年,其间曾在五大队被吊铐在操场暴晒了四个多月;“解教”后它们还威胁说要将我继续送“洗脑班”进行迫害。我因此被迫于2003年9月10日逃离中国,流落到泰国,后有幸得到联合国难民署的救助。

然而,在与上述移民官的面谈中,每当我试图提及我的家人所受迫害以此来证明中共的伪善,该移民官都予以打断。可见其作为民主国家官员,却被中共洗脑已到了相当成度。

通过我个人的经历,在此提请联合国、西方民主国家及其他一切相关的正义组织:除了关注中共恶党在国内对法轮功学员的迫害外,同时要加强关注中共恶党针对西方社会相关组织和有关人士个体的渗透、收买和洗脑。同时诚恳建议:请国际社会的善良人士们尽可能都详细读一读《九评共产党》,该著作对中共在历史上以及今天所犯下的罪恶及其原因作了充分的论述,将有助于国际社会从本质上认清中共邪恶政权的反人类、反社会道德伦理等本质;从而有助于尽早解体中共、消除其恶劣影响,并进而推动世界和平和稳定国际关系。谢谢!

此致!

法轮功学员:吴志平
2006年9月19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