吉林省榆树市恶警和长春黑嘴子劳教所的残暴

【明慧网二零零六年九月二十五日】以下是两位大法弟子自述遭受吉林省榆树市恶警和长春黑嘴子劳教所恶警野蛮迫害的事实。

吉林省榆树市谢家乡派出所和长春黑嘴子劳教所对我的迫害

谢家乡派出所2000年勒索我600元钱,所长李飞带着手下警察其中一个叫小江,经常骚扰我家,不管白天黑夜,吓得不修炼的家人都不敢在家睡觉,骚扰了一个月。

2002年,李飞三次骚扰我,有一次拿手铐想抓我,强行按手印。2000年我在长春候车室被榆树政保科恶警送到拘留所,管教焦淑侠打我脑袋,抢经文,给我两个嘴巴,往身上泼凉水,让我趴在小泥地上,叫鸭子浮水,所长管我叫傻子,冬天让我们穿着单衣服上外边冻着,强迫背雪。

2000年,恶警把我送到黑嘴子劳教所三小队,封小春用电棍电我,八天八夜不让眨眼,让人看着,我还看到大法弟子杜红方被张桂梅、关威、李亚华三个大队长电得大腿里子黢黑,而且电多次,每次都电大约1个小时左右,疼得直叫,三个大队长也同时电李永君一个小时左右,回来时让人搀扶着走路。

吉林省榆树市市拘留所和长春黑嘴劳教所对我的迫害

我因上北京上访,被谢家派出所勒索1000元钱,国保勒索2000元,在拘留所里,一次,拘留所管教大孙、大友子,姓张的三个管教,一个司机打我们八个大法弟子,让我们只穿线裤,他们四个人用小白龙(白塑料管子),和黑皮带打我们一个多小时,然后,让我们到室外大约25-26度的雪地冻着,后来有三个人都冻晕了,这时徐九非管教叫号说:“不怕,咱这有死亡指标”。把我大腿打成青紫色,很长时间才好。

2000年恶人把我非法送到劳教所迫害,封小春把我捆在床上一夜不让上厕所,四、五天不让睡觉,腿都肿了,绑在床上灌食。

袁影管教用拳头打我,牙都打活动了,电了我三次,电流很大,脖子电起了大疙瘩张桂梅拳脚打我一次,关威也打我,袁影让学员扒光我衣服逼穿劳改服,天天看着,袁影指使学员多次打我,四大队四个管教把我按在地上,手被铐扣上两个电棍电我。

恶人关了我三年多,放我出劳教所那天张桂花把我弄到一个屋强行按手印,强迫我家人写决裂书,劳教所让当地政府强行送我到兴隆山洗脑班,将我抬着拽到楼下,强行洗脑,管教骂人,打人,一拳打得我眼前发黑,女管教动手打人、骂人,把我绑到床上十天左右,在那里呆了三个月左右,让家拿800元钱,家人没给,出来时走路用人扶着,把我一个健康的好人折磨得家人都不敢认我了。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6/9/25/13864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