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东莱芜市安仙村三位大法弟子遭受的迫害


【明慧网二零零六年九月二十六日】从99年7.20到现在邪恶对大法和大法弟子的迫害已经整整七年了。我们莱芜的大法弟子也和其它地区一样受到了不同成度的残酷迫害:非法抄家、绑架、关押、强行洗脑、劳教、判刑、勒索钱财,受到了非人的折磨。下面就讲一讲莱芜市安仙村三个大法弟子所受到的邪恶迫害。

2000年4月24日安仙村大法弟子张福香、任绪翠踏上了去北京讲清真相、证实大法之路,到北京后,受到北京邪恶警察的绑架,后来由本单位人员把她们接回来。回来后,4月27日上午,莱芜市公安局城区分局政保科恶警柳青带着几个手下来到村里,就把二位大法弟子带到村办公室,首先明目张胆的向她们勒索要钱,要每人交上500元,12点前一定交上。任绪翠的家人凑了500元交上了。可张福香的家人因没钱未及时交上,柳青就凶狠狡诈的说:“没钱好办,把她铐在村中间的电线杆上。”恶警们就真的把她铐在了电线杆上。这时村治安主任段登具就开高音嗽叭大喊大叫,诬蔑大法,侮辱大法弟子,把村里在家的人大多数都引来了。这时村里的好心人愿垫上钱,快把人放开。当张福香的家人借来钱交给柳青时,柳青把脸一变,阴沉沉的说:“现在交500元,晚了!还要加倍交1000元才行。”她的家人只好又借来500元交上,恶警才把铐了几小时的张福香放下来。

2000年8月7日,大法弟子段明新、任绪翠在张福香家看师父的讲法录像。有不明真相的人把这事打电话告诉了书记咸宝友。咸宝友知道后,马上带段登具来张福香家,砸门而入,一进屋,咸宝友就破口大骂,骂了一阵后,把录像机和录像带抢走了。等第二天去和他要,咸宝友说:“给你们可以,但必须答应三个条件:一不准进京上访;二不准你们在一起;三不准炼法轮功。”她们没答应,直到8月15日傍晚她们三人再去段登具家要录像机时(因机子放在他家),他不但不给反而还给咸宝友打电话说:“她们三人在我家闹事。”咸宝友说:“让她们上村办公室吧。”

到了办公室,咸宝友叫去了一个姓王的镇长,又打电话叫去了樊佃海、樊立玉、范世新、张勇等七八个人一到齐,咸宝友就对三个大法弟子一阵大骂,骂着骂着,就从腰里掏出一把刀(大水果刀)对着她们的胸口,就叫道:“好不好,我把你们一个一个都捅了!”

紧接着就是拳打脚踢,咸宝友打一阵骂一阵。正打着,看见屋内有一根杠子(大木棍),抡起来对着段明新说:“我砸死你!”好心的人看到有点怕,把杠子夺下来了。他又看到一条“马字锯”,拿起来就架在了段明新的脖子上说:“我把你的头抹下来!”好心人又把锯夺过来了。他打的累了,身上冒了大汗,他又令他的手下打手狠狠的打,反正上面有指示:打死算白死。又恶狠狠的说:“等等弄几包炸药把她们三家都炸了!”

这时有人告诉了张福香的家人快去看看吧,别叫他们给打坏了。张福香的丈夫前去说理,却被咸宝友一脚踹了个仰面朝天,咸宝友还嘴里污言秽语的骂道:“你给我滚!”

就这样邪党恶徒们把三个大法弟子打了一晚上。咸宝友下令给她们三家停水停电。到了第二天咸宝友又叫来了公安局警察,把三位大法弟子送去拘留所,非法关押了15天。从此以后,村里经常广播里喊,墙上到处贴报纸诬蔑大法,侮辱大法弟子。段登具经常在广播里喊:“炼法轮功是反革命家庭,孩子不准上大学,不准当兵。”大法弟子们面对面说句话都上广播,使他们在乡亲们面前感到压力很大。

2000年12月24日,三个大法弟子再一次进京上访。到北京后,又受到北京恶警的非法绑架,张福香、任绪翠被非法遣返回莱芜,非法拘留了15天。段明新在天安门证实法时,被恶警绑架,分流非法关押在一个派出所里,恶警们把段明新的衣服脱了,只剩下一条内裤,把他铐在一棵树上,提来一桶凉水,往他的身上浇,冷冻了一个夜晚。回到莱芜后,南冶派出所和城区公安分局又把他关进了莱芜市看守所。这时村里派去了段登具、樊佃海等四五个人,前往他家和家人要钱。樊佃海撒谎说:“书记说了,交给派出所1000元钱就不叫他上拘留所了。”家人听了他们的话,东借西凑来了1000元钱,让他们拿走了。家人等着放人,可一打听才知道人早送进拘留所或看守所了。

在看守所,段明新被迫害了20多天,受到残酷的折磨。等回来的时候,公安局要求家人去接,家人想叫村里去个人,好知道怎么办手续。村里派段登具去了,到了公安局,公安局说交罚款,段明新的家人说家里有两个学生家庭困难。公安局的办事员说:那就算了,不罚了,你们去接人吧。当接回段明新时,又路过公安局,段登具执意叫司机再进公安局,当家人说手续都办好了,还进去干啥?段登具说:“叫我来就得听我的,进去!”进了公安局,段登具一人进了办公室,不知又说了些什么,出来对段明新的家人说再交1000元钱。段登具把上头对他的批评、压力,他都发泄在大法弟子身上了,对大法弟子恨之入骨。家人为了叫人快回家只好又交上1000元钱。

2001年3月4日,不法人员又强制三位大法弟子在铁车乡进行强制洗脑转化。大法弟子们是修真善忍的人,是做好人甚至更好的人,把她们转化到哪里去?就这样大法弟子段明新、任绪翠、张福香又遭到了半个月的迫害。

2002年春,不法人员再一次在孝义办转化班,对张福香和任绪翠进行非法关押、强制洗脑。因张福香的娘家父亲重病在身,卧床不起,需人照顾,张福香照顾了她父亲几个月。有一天家里来信说女儿在家生病了,张福香听后回家来看看,没料到被段登具发现了,段登具马上给镇上打电话,镇上来了六七个邪恶之徒,不管张福香怎么解释,恶人们还是把她拖上了车,送进了孝义洗脑班。

由于张福香挂念病重的父亲,挂念幼小的女儿,她终于逃了出来。但后来还是被恶警非法绑架了,并且送进了山东女子劳教所,一关就是三年多,受尽了折磨。回来后,村里和镇派出所还派人夜晚蹲坑监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