放淡自我 走正证实法的路


【明慧网二零零六年九月二十七日】师父在《转法轮》中告诉我们这宇宙中是有法存在的。“这个宇宙中最根本的特性真、善、忍,他就是佛法的最高体现,他就是最根本的佛法。”“作为一个修炼者,同化于这个特性,你就是一个得道者,就这么简单的理。”

在这条返本归真的回归路上,我有时遇到问题,不自觉的用自我的观念来衡量对错;有时不自觉的以自“我”(私)为中心考虑问题,习惯的强调自我,习惯的维护自“我”,放不下自己,忘记了用真善忍大法来衡量。不能及时向内找、同化法,正法修炼路上走的磕磕碰碰的。

一次和同修交流,直到半夜十二点发完正念才送同修回家,出门时,心想关门别碰门太响,影响其他人休息,可钥匙一下插不進去,我一着急就使劲一砸门,一下就关上了。回来时钥匙怎么也插不到底,开不了门(家里当时只有我一人)。我着急的不行,明天又要去出差,怎么办呢?心里就求师父帮忙,我一定要开开门。可怎么也开不开!

想到遇到矛盾向内找。就想算了,到同修家住一晚,悟一悟再说。我和同修都向内找了,第二天早上发完正念,我就回家,在门口定了定,一插钥匙还是只進一半!我一下非常难过,一绝望就嘴里念叨:昨天晚上我要是能为别人着想一点点,别砸门、别关上,我也不至于落到这个地步啊!手还扶在钥匙上,这时“刷”一下,非常轻松的钥匙一下就插到了底,一扭门就开了!我非常惊奇,回想到刚才所想:我要是能为别人着想一点点,也不至于落到这个地步!这不就是生命往下掉的原因吗?师父在《转法轮》里说了:“从中有些人,可能增加了私心,慢慢的就降低了他们的层次,就不能在这一层次中呆了,他们就得往下掉。”为什么自己在遇到问题时,只想要解决,能达到目地就行,就没立即想到用法来衡量、真正从本质上改变自己呢?

后来到外地出差,自己住一间,晚上我先背一包“九评”去发,回来才装好最后一包,还没出门,就有人敲门。是领导关心,叫出去“洗脚”(按摩),心想幸好我回来他们才来敲门!我定了定,说不去了,可他们说一起去嘛。我转念一想,这可以证明我今晚和他们在一起,就答应了。

到了那里,想到现在的常人业大的走路都在往下掉,我怎么能要常人按摩呢?可是别人都很高兴的要洗,我又不好意思拒绝(用了人心对待),就求师父给下个罩,帮隔开。结果回家后很难受,本来我好久都没什么症状的,这次全身发冷又流鼻涕又头痛。

躺在家里没起来,结果同修跑到我家里来要下载的这期明慧周刊,还叫我一起去落实一下,听说有一同修在公园贴真相资料时被绑架了。出了这么大的事,我一下爬起来一起去落实,并没这回事。

后来跟同修讲了自己难受的原因,一个同修说:该你修的你不修,推给师父,还求师父!心还不正,也不稳,发“九评”就发了,还想掩盖一下,又用人心对待跟人家去按摩!肯定业力交换过来了,应该很坚决的说不去。

听到同修的话,我的“心”受到很大冲击,我很感激这位同修的指正,很震动!今后遇到问题时,我一定要用法来衡量,而不能再用人心来对待了。可我非常在乎自己、看重自己修的如何,难受的想:怎么别人能悟到,我就没悟到呢?一放松自己就没想到法,怎么这样混同常人,不对照法呢?

回家路上我打电话给丈夫想叫他来接我,结果打了两次,他都没接,等到他来时,我拉着脸。旁边的另一同修说了一句:这么点小事都想发脾气还想长功啊?说的“我”更难受了,头疼都没有心难受了。我知道这“难受”它不是我,是它背后的名及面子的各种心受到了冲击才难受的。去执著虽然苦,可我是大法弟子,一定得放下。

一段时间来,作为协调人,忙着建小资料点,要搬运、安装、教会使用,购买机器、耗材……还要打印部份大法书籍和装订,又忙着发“九评”劝退,时间很紧,学法时间少,我心里很急,很想多建资料点。心想资料点多了,分散打印,我就轻松了,就可以有时间多学法了。一商量很多同修都愿建资料点,只是不知怎么建,所以我整天忙做事,没把每天时间分配好,以便正常的学法修炼。

一次师父在梦中点化我:我看见很多弟子都跟着师父,我也跟着,后来我说我还有包袱要去背,我就离开师父回来背包袱,回来找了两间屋子,才从窗户向里看到了包袱,可是发现包袱太重,我根本背不动!这时自己才伤心起来,在梦里,我坐那,捶胸顿足的后悔:我为什么要离开师父?!为什么要来背包袱呢?我怎么这么傻呢?这时一个人走过来对我说,师父还在等着你呢。我就醒了。

醒来后我悟到:沉醉于繁忙于做事的心已经成了我难以摆脱的包袱,沉重的包袱就这样繁忙的背着,还舍不得丢掉。结果只能是放松了学法,这种状态是很危险的,天长日久就必然背离了师父!我还得回到法中来,多学法、发正念,才能走好以后证实法的每步路。

我就开始多安排时间学法。当我看新经文时,我更明确了怎么否定旧势力,更明白了每思每念只要不在法上,都是符合了旧势力。每次看明白,都惊叹以前怎么没看到这些呢!心胸豁然开阔!越多学法、越觉的法的珍贵,越觉的这段时间真是值千金、值万金!助师正法,救度众生的使命是多么的神圣。

有一次,我同时当着两个同事的面发“九评”,其中一个当过副局长,思想里共产邪党的毒素较多,他看了后,很害怕。就把另一同事的那本“九评”也要来,一起上交了单位,还告发,说我背着包,装了很多“九评”在发。

单位一个要过护身符的同事及时告诉了我。我知道自己有漏了:应先讲清真相有个铺垫,再单独发“九评”。可现在没救成人还使别人造了业。我想我干脆去找他们讲真相劝退补这个漏!星期六我就上他们家,其中被要走“九评”的同事一见到我很吃惊!他说他很担心,怕我被单位开除什么的,我说我来就是怕你担心的!我不应该当着别人的面给你发“九评”。我给他讲了真相,讲了我怎么正念十足给“六一零”的人和局长讲真相的过程,还告诉他我没干坏事,不会有事。我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他能明白真相。他也被带动的很有正念,当时就同意了三退。

那位交书的同事一看到我,也很吃惊,我看到他很衰弱的样子很可怜,就问他身体还好吧?他只是一个劲的说你会没事的、没事的。后来单位也没为这事找过我。通过这件事,我真的感到这条证实法、平稳走完人成神的路真是很窄!带着人心走偏一点真不行。

我还悟到,在金钱方面更应该严格要求自己。因我在家从来不管钱,都是丈夫在管,钱财方面相对来说看的比较淡。现在资料点的钱交给我管,这些钱都是大法弟子省吃俭用拿出来的。我知道责任重大,专门用一个盒子单独装这些钱。

有一次我家安纱窗,当安纱窗的人来时,我忙着给他讲真相,忘记了钱的事。当他听明白同意了三退时,纱窗也安好了,他说合计九百元。怎么办呢?我想先借资料点九百元钱,等我去取了钱放進去就行了。

可后两天我很忙,还没去取钱来还。晚上,我做了个梦,走在一条大路上,突然发现地上有一个白色的手机,我马上捡起来,上前问几个走在路上的人,是不是他们的手机掉了,他们说没有。我就牵着女儿的手站在路边等人来认领。当我醒来时就想为什么在钱财方面来考验我呢?我马上想到那九百元钱,与法对照,我真的错的严重!我当天就去取了还進去。我妈(也是同修)知道这件事后对我说:以后不能再出问题了,就算是饿死,也不能动这些钱!大法弟子不容易啊。

修炼真的非常严肃,遇到的事都不是小事!也不是偶然的,每一步都很关键!每一个境界都别停下,如果与自己的过去比或与有不足的同修比,一生出认为自己修的还是不错了的心,就要注意了(其它心也一样)。因为它一被看见,就要被归正或解体,否则这个心就会放大,会被它带动。

当以法来要求时,我会看到自己还差的太远。有些问题想都不要想。一想就掉了层次了。因为自己还在常人中,有些问题根本不配想,有的问题一想就是坏念,都是执著,什么念都不动。所以,遇到问题以法来修自己、就向内看自己什么地方有问题,严格要求自己,做好三件事。学法、同化法,保持正念,放淡自我,走好未来每步证实法的路,在回归的路上不停步。

个人现阶段认识,不当之处请同修慈悲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