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东莱阳恶人迫害盖光起事实

【明慧网二零零六年九月二十七日】山东莱阳大法弟子盖光起,男,现年56岁,学大法后,身心受益无穷。99年7.20中共邪党疯狂迫害大法后,盖光起多次進京上访,为大法鸣冤说句公道话,遭到地方恶人多次非法关押,强行勒索、酷刑折磨,三年非法劳教、暴力洗脑等迫害。

吐着蓝火焰的大电棍直朝他的面部、嘴伸过去……

一九九九年十月份,原岚子乡派出所张少华、刘京涛带一帮恶警傍晚时分,非法闯入大法弟子盖光起家中,将他与另一位大法弟子一起劫持到乡派出所,随后将全乡大部份学过大法的人全部抓到乡政府逐个问:“炼不炼啦?”说不炼了立即回家,说炼就不准回家。盖光起和另外十几名大法弟子都坚持说炼。他们就把盖光起用手铐铐在乡政府院子西边一棵大树上,因树太粗,手铐很难铐上,这伙恶人丧心病狂地强行铐上,手铐勒進皮肤,然后恶人扬长而去,到饭店大吃大喝。两个多小时后,盖光起大汗淋漓,全身象从水里捞出来一样,几乎晕过去。乡干部一个个奸笑的说:“还炼不炼?”“炼!”傍晚,他们把盖光起非法关入县看守所迫害。

在看守所,盖光起坚持炼功,不配合迫害。一次犯人都出操去了,盖在屋里打坐炼静功,一个巡逻的恶警(名字不清楚)发现,用高压电棍从门洞伸進来电盖光起的手指头(正加持手掌平伸),盖光起毫无动静,恶警吓得立即回到办公室和其他警察说:“8号有个法轮功真厉害,我用电棍电他手指,他一点都不在乎。”一个姓杨的说:“你那是电棍的电不足,看我明天去收拾他。”

第二天中午刚吃过饭,姓杨的恶警拿了一根特号加长充足了电的大电棍,到8号监室外,指着正在院子里的盖光起说:“就你是法轮功?”盖笑着说:“对!” “你炼炼我看看。”盖光起说:“行,你看看!”说完就开始炼第一套功法“佛展千手法”,全所的工作人员都出来看,监号的犯人也都趴在窗上、门上望。刚炼不到一半时间,杨说:“停下!”盖心想:“我能尽听你的?你叫炼就炼,不叫炼就停?说什么也得炼完第一套。”

当盖光起把第一套功法炼完后,杨指着旁边的犯人说:“把他押过来!”立即上来三、四个犯人扭着手揪着头发将盖强行拥在大铁栅栏门上,杨目露凶光,从背后拿出大电棍,吐着蓝色火焰,直朝盖的面部伸过去。盖双目紧闭,心中默念:“坚修大法心不动”。啪啪啪……大电棍从盖光起的脸电到脖子,从脖子电到脸,盖就是不吭声!丧心病狂的杨下不了台,又将电棍捅到盖的嘴里电,仍无效果。

在众目睽睽之下,恶警杨又抡起七、八十厘米长的大电棍猛砸盖光起的肩膀、胳膊,边打边骂。旁边一个恶警说:“别把电棍打坏了。”杨下不了台,就又继续用电棍电盖的头、脸、脖子、嘴等处,不行又抡起电棍打,打完再电,大约持续近一个小时,盖光起一直没吭一声,杨象疯了一样狂叫:“滚回去,给我擦一遍地。”

盖光起当时不知讲真相,只是消极承受,就立即回去擦地,刚擦2遍,只听门“咣啷”一声开了,涌進四、五个大汉,一脚将正蹲在地上擦地的盖光起蹬倒,倒着拖到走廊上,四、五个人用皮鞋猛踢、猛跺盖的全身,当盖被打得近昏迷状时,又将其拖到2号监室绑在死人床上,手、胳膊、腿都被铁链牢牢捆住,一动也不能动,且不准拉不准尿,还不停地叫其他犯人用皮鞋一个劲的猛打,直到胁迫盖光起违心地说“不炼了”才罢休。

恶警抓起牛皮鞋对着他左右开弓,鲜血顺着嘴角流下来……

二零零零年正月,盖光起第二次進京证实大法时,他和另两位大法弟子准备把法轮大法好的横幅挂在天安门城楼上,他先上去看看地形时,因胸前佩带法轮章,被北京公安分局恶警非法带到分局,问哪来的,因有第一次進京的经验,一说出地方、姓名马上就被当地押回迫害,盖光起坚决不说姓名地址,恶警用打背铐、头触地、腚朝天、双手长时间上举不准动等种种刑法,也没问出他是什么地方的人。

最后没办法,听口音象是胶东人。傍晚时分,招远市一伙恶人说:交给我们吧,宁可弄错了,也不能漏了。这伙毫无人性的恶徒,就把160多斤体重的盖光起硬塞進轿车后尾部,里面全是尘土、空气混浊,令人窒息。恶徒将盖光起拉到其住处,将他双手铐在暖气管子上,开始酷刑折磨。一个五大三粗的恶棍气急败坏的抡起胳膊猛抽盖光起的脸,左右开弓边打边骂,打了好一阵子,打累了,坐在沙发上休息一会儿,一想打得手疼也没问出来姓名地址,马上又恼羞成怒,象疯了一样,抓起地上的一只牛皮鞋,对着盖的脸耳、鼻、嘴左右开弓,用尽全身力气猛打,鲜血顺着盖光起的嘴角直流!一个多小时后,盖光起被迫害的面目皆非,鼻青脸肿满脸是血。最后仍没问出结果。

打人凶手没办法,打电话给莱阳驻京办事处说:“这有个法轮功,怎么折腾也问不出哪里的,听口音可能是你们那儿的?”莱阳恶人一听,马上开车来了一看,认出是盖光起,随即将他劫持到莱阳驻京办事处,一个干部模样的人问:“盖光起,回去还来不来啦?”盖说:“不还大法公道,我就要来!”对方大怒,立即叫盖光起蹲在地上低头不准看,用鞋底猛击盖头顶边打边问:“来不来?来不来?”盖始终说:“来!来!来!”一个字比一个字坚定!

最后那个家伙不知用什么东西猛砍盖的后脑埂处,盖顿时两眼发黑,发出惊人的惨叫,在场的恶人吓懵了,急忙问:你怎么啦?你怎么啦?你是不是有什么病?盖光起立即说:“我是大法弟子没有病,你刚才用什么东西打我打的。”那个恶人说:“你现在没有病,你以前也没有病?”盖光起立即说:“哎呀,我炼功以前不光有病,而且还得过不只一种病。”“什么病?”“年轻时得过胸膜炎,晚期化脓已腹水,险些丢了命。四十五岁那年,帮邻居抬肥猪,把腰扭伤,脊椎脱位,差点残废,每年反复两次,一次比一次重,有瘫痪的症状,多亏我得了大法”“好了,好了,不用说了,看来这里没办法收拾你,等回去吧!”

当天晚上,在往回押送的火车上,在师父的慈悲呵护下,盖光起成功走脱。在身无分文的情况下,又讨着饭第三次踏上了進京护法的征程。

恶警举起凳子朝他的头砸下去,凳腿飞了一地……

2000年4月份,盖光起在潭格庄镇与部份大法弟子开交流会时,被恶人举报,被当地派出所非法劫持到当地派出所。当天晚上原岚子乡政法委委员于洪文带一伙人气势汹汹赶到。一進屋,不管三七二十一,先用手铐把盖光起铐在暖气管子上,蹲不下直不起腰,然后于洪文象一头暴怒的野兽一样,用双拳猛击盖的头部、两腮、脖梗处,用脚猛踢胸部、两肋,场景令人触目惊心,边打边骂,脏话不堪入耳。一直打了近一个小时,直到盖嘴角直流血水、奄奄一息才停下。

第二天天亮,又将盖光起非法押送到县看守所迫害,盖光起不配合、不签字、不画押,一直绝食、绝水抗议。在绝食第七天上午,莱阳市“610”一姓刘(刘凯)和另一名恶警(姓名不详,个子不高,圆脸)提审盖光起,刘先用软的以关心的口吻说:“盖光起你图什么吃这个苦,不吃饭、不喝水,把身体弄坏了谁替你遭这个罪,练点别的气功还不照样身体健康,为什么非得炼法轮功?算了吧!”

但当听盖光起回答说:“砍头不要紧,只要真善忍。抓起我一个,还有更多人!要我不炼法轮功,门没有!”这时,旁边那个恶警气狠狠地说:“活埋了你!”盖说:“怕死不修法轮功!”对方暴怒随手抓起一把破椅子,朝盖的肩膀猛砸下来,只听“砰”的一声,对方又举起凳子朝盖的头部狠命砸下去,只听“轰隆”一声,凳子被打烂了,凳腿飞了一地。

盖光起被非法关押一个多月后,莱阳“610”又非法将盖光起转移到城南村一个洗脑班迫害40余天。期间原岚子乡于洪文与一姓迟的乡干部曾三次窜到洗脑班殴打盖(每次都是拳打脚踢、边打边骂)。每次临走都说:“使劲炼,有空我就来揍你!”

40多天后,盖光起不放弃修炼,又被拉回岚子乡政府大院最后一排房子的一个小仓库里,铐在排椅上,扒光衣服,以于洪文、李晓东为首乡干部用皮管子、木棍等狠命轮番抽打盖光起,打得盖光起后背、臀部、大腿没一点好地方,长时间青紫发黑。折磨一下午,打累了才罢休。

在非法关押期间,每顿饭只给2半馒头和一点咸菜。最后乡党委副书记李晓东和于洪文看拿盖光起没办法,就窜到盖光起家恐吓盖的家属:必须交5000元钱才放人,否则盖光起不用想回来!盖光起的家属在乡政府的淫威恐吓面前,无奈的把家里進货的2000元钱和向亲戚借的3000元交给了乡干部,什么手续也没给,盖光起才被放回家。

先后被绑架到邪恶劳教所、洗脑班

二零零零年十月份,岚子乡派出所趁盖光起進城進货回来的半路上,在岚子乡水泥厂南拦车,强行将车上的盖一脚踢倒,戴上手铐拉到派出所猛打一顿。盖光起质问:为什么非法抓人?所长张少华气急败坏地将一摞传单猛摔在地上,恶狠狠地说:“看看,这就是证据!”然后不等盖分辨,把门“咣”一摔走了,下午又将盖光起非法送進县看守所迫害。十天后,一天晚上半夜,将盖光起不给任何手续与其他三位大法弟子押到山东王村劳教所非法劳教三年。

二零零五年正月二十二日,盖光起和妻子正在家吃中午饭,莱阳市“610”伙同姜疃镇派出所李通等,开两辆车,以谈话的名义将盖光起劫持到莱阳党校洗脑班,非法关押47天,盖光起绝食抗议绑架,不配合邪恶的任何指示要求和命令。在师父的慈悲呵护下,在大法弟子整体正念加持下,2005年3月8日上午9点10分,盖光起正念闯出洗脑班。

善良的人们、敬爱的父老乡亲,在中共邪党统治下,做一个好人何其难,修“真、善、忍”竟能遭到如此迫害!按宪法赋予的合法权利办事竟能受到这般迫害!一个小小的乡干部就敢随便抓人、打人、乱罚款!真是天理何在,正义何在?!

敬爱的父老乡亲,在共产邪党的统治下,中国人民的“人权”何在?“信仰自由”何在?!共产党的干部可以在大庭广众之下侵犯人权、为所欲为,这不是标准式的无法无天吗?

张少华:原岚子乡派出所所长
其妻:张东红 龙禧食品有限公司职工(原莱阳糕点厂)
其儿:张斌 莱阳试验中学学生
宅电:0535-7219209

于洪文:原岚子乡政法委委员(现姜疃镇副镇长)
其妻:莱阳火车站电信局职工
宅电:0535-7213618

李晓东:原岚子乡政工书记
宅电:0535-721936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