赤峰刘福安、郝萍夫妇和赵艳霞被迫害的更多详情


【明慧网二零零六年九月二十七日】2001年腊月的一天(还有几日就过年了),内蒙古赤峰红山区恶人把红山区大法弟子赵艳霞、郝萍绑架,高压迫害后投入到红山区看守所女监号继续迫害。一被称为李局长的人,带着几个邪恶警察去郝萍的家抄了家,并找郝萍的丈夫刘福安作了笔录,后让刘福安回了家。郝萍的家人找到红山区公安分局,要求释放郝萍。2002年中国新年后,恶警许诺“五一”前能放人。

2001年4月10日,红山区看守所强迫大法弟子背监规,大法弟子拒绝,遭女恶警邓丽艳的电棍电击,被关押的大法弟子约7、8人一起绝食抗议,七天后的一天晚上,红山区看守所调动男监号犯人约百名左右,把所有女大法弟子拉出,几个犯人拉着一个大法弟子,分别被按在走廊上事先摆好的椅子上,按住四肢,按住头、脸,用筷子撬开嘴,卡住脖子,将玉米面稀汤强行往下灌,大法弟子有的在讲真相,有的在挣扎,有一个年龄小的大法弟子发出哭声……

邪恶的野蛮迫害并不停止,站在一边的看守所大队长邱学东高叫:“灌!灌!给我灌!”有的犯人说赵艳霞头耷拉了,坐不住了,别再灌了,邱学东说继续灌。赵艳霞从椅子上掉下来了,就被拖到墙根边上,倒在那里没人管。有大法弟子走过去叫:“老赵!老赵!”被恶警赶走,说赵艳霞装的。

折腾了一小时左右,所有大法弟子被灌的脖子处、身上里外都是玉米糊,被强行拖回监号。只有倒在地上的赵艳霞还在走廊的墙根边没人管。

大约又过了半个小时后,才有犯人去看赵艳霞,说人死了,都凉了,恶警才匆忙用车拉上到医院。

几日后,赵艳霞的家属被邪恶告知,说赵艳霞心脏病发作,送医院抢救无效而死;恶警对监号里的大法弟子说赵艳霞保外回家了。恶警怕走漏赵艳霞被迫害致死的风声,整个红山区看守所停止犯人家属探视,甚至有的人被延期释放。同时把其他大法弟子迅速转往监狱、劳教所,郝萍在五一前释放的事就给弄没了,相反,为使赵艳霞家属封口,赤峰邪恶、红山区邪恶紧锣密鼓的把赵艳霞、郝萍等的事夸大,为掩盖害死人命造势,为加大迫害找口实,让赵艳霞的家属认为赵艳霞不死也得判重刑,只好默认赵艳霞的“自然死亡”,迫害的事别再提了。如此,恶警又把郝萍的丈夫刘福安绑架到监狱,郝萍由已定的“五一前放人”变成7年有期徒刑,刘福安由在外无事变成5年徒刑,另一女大法弟子耿秀兰为3年徒刑。

郝萍、刘福安夫妇被邪恶投入监狱后,家中收养的孤寡老人惊吓、饥饿、疾病不知是死是活,13岁的孩子无人管,流亡在乡下,后被亲属收留,曾经辍学,又被亲属找回,每年的学习、生活费用东要西借,艰难维持。失去父母的孩子心情不好,学习成绩下降。郝萍、刘福安夫妇是养殖个体户,被投入监狱后,家里养的猪狗丢失,加之恶警的掠抢,经济损失达10万元。夫妇在监狱受尽邪恶摧残,郝萍在内蒙第一女子监狱(在呼和浩特市呼凉公路帅家营村),恶警不许她睡在床上,一度腿不能动,她的被褥被扔在地上,只能睡在地上。

2006年9月18日,是被赤峰邪恶迫害5年多的大法弟子刘福安出狱之日。前去接人的侄儿和刘福安被赤峰邪恶一起挟持到洗脑班,刚出魔窟又被绑架到虎穴的刘福安被要求必须交2500元钱,何时放人还未定。无辜的侄儿还必须交250元才可放人。

刘福安夫妇在狱中被迫害,孩子都靠他人接济而勉强生活,因迫害家中损失10万元左右,被迫害后又多年没有收入,孩子靠亲属接济勉强生存。中共迫害大法弟子,一直就是名誉上搞臭,经济上搞垮的邪恶指令。

赤峰邪恶害死人命不知悔过,还为逃避罪责而加害无辜,天不会容的,报应也在接连发生。我们奉劝赤峰邪恶看看中国大陆有多少恶人遭报,扪心自问,也许早日收敛恶行,还能给自己和儿孙留条后路。天网恢恢,疏而不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