师父呵护着我们闯关


【明慧网二零零六年九月二十八日】立秋这么久了,气候还十分炎热,每天晚上就睡在客厅的地板上。昨晚十二点发过正念后睡下,两点多钟时冷醒了,直感到浑身打颤,用盖着的单衫裹着爬起来,拉了一床棉被盖上后,还是全身发冷,而且浑身上下,骨骨节节,大腿肌肉,腰等全身疼痛,头也晕的十分厉害。爱人起来一摸我额头,觉的烧的滚烫的。这时我想:为什么突然出现这个症状呢?这不是干扰吗?那肯定是自己哪里做的不好,被邪恶钻空子了,这时我一边发正念铲除邪恶,一边念叨:我是师父的弟子,就是哪里做的不好,也只有师父管,师父说了算,决不允许邪恶干扰我。

这时动了一念:不睡了,起来炼功,到整点就发正念,功炼好了,就背法,一切不去想它,也不去管它,整个思想用在背法上,随着不断的背法,一切不好的症状慢慢的都消失了。

昨天看了同修在241期周刊中写的《我对否定和承认所悟》一文中所悟到师父经文《心自明》中“法度众生师导航”,“坚修大法紧随师”的这两句法语。我看后感悟很深,深深印入脑中,必须坚修大法紧随师,才能不断的精進,成就我们的一切。

这时使我回想自修炼这三年多来所遇到的几个大关,每一次不都是慈悲伟大的师尊呵护着我们走过来的吗?

记的二零零四年九月三十日的下午,我从顶楼打扫卫生下来,木梯架在地面砖上,下面垫了一个麻袋,当我一跨上梯子,木梯连麻袋一起就滑走了,咔嚓一声,连人带梯摔在地板上,我爱人闻声跑来问我伤哪里了,当时我感到心中闷气,慢慢的说:就这只手。她一看,左手掌节骨处伤了,我说:没事,炼功人嘛!就一下爬了起来,我当时真不想吓着她,其实腰骨和尾骨都摔着了,你想想,人随梯一下坐在硬地上,那股惯力,不应是震伤吗?但是没痛,用手去按有点疼,我自己心里非常明白,手的伤也是自己当时一念之差,讲了一句就是手……,尾骨和腰从那么高跌下来就不可想象了,为什么又不痛呢?这不是师父给我承受了吗?不然的话那有这么幸运的啊!我默默的走到师父像前,眼泪如雨水滴了下来,这瞬间的变化,如不是学了大法,今天这能有好吗?不死也残废了,结果就这只手的伤突显出来了。第二天,爱人看到手肿了这么高要我去看看伤科医生。我说:有什么好看的,你一去他不就要你去照片吗?一照片决定是筋断骨折了,我们是修炼人,只有信师信法,绝对不会有事的,师父讲了:“好坏出自一念”。把心放下来,不去管它,照常学法炼功,它真的也不怎么痛,虽然肿起,但凉凉的,也一点不发热,不久它自己慢慢就恢复好了。

还有一次,二零零五年十一月的一天中午,我在一个简易的小土灶上烧开水,灶口的火舌好高,在我一侧身弄东西的时候,一不注意,左侧的棉衣着上火了,我回过身来衣服已呼呼的燃起来了,现在这个衣服布料表面好看,其实都是化纤的多,一着火就象浇油一样,我一下子站起顺手一抹,火没抹灭,却沾了一手火,胶着烧,象沥青胶一样的把手全烧红了,过后起了好大几个泡,当时心里也不害怕嘴里直念叨,没事没事,我们是炼功人,真的也不痛,就是有点巴巴的,紧紧的。下午就又做事了,几个大泡子过几天也慢慢枯下去了,现在疤痕都没有。

师父在《转法轮》中讲了:“你说你要修炼了,它可不干了,你要修炼,你要走了,你长出功来,我都够不着你了,我碰不着你了,它可不干了,它千方百计的阻挠你,不让你修炼,所以采取各种方法干扰你,甚至于真会来杀你,当然你倒不会因为在这儿正打坐脑袋就搬家了,这是不可能的,因为得符合常人社会的状态。可能一出门撞汽车上了,从楼上掉下来了,或者出现其他危险,就可能出现这些事情,是相当危险的,真正修炼可不象你想象的那么容易,你想修炼就修炼上去了?你要真正的修炼,马上就遇到生命危险,马上就牵扯这个问题。”

师父还讲了:“欠债要还,所以在修炼的路上可能要发生一些危险的事情。但是出现这类事情的时候,你不会害怕,也不能让你真正的出现危险。”

以前家里亲属对我们学功都不太支持,经过这前前后后几次神奇的展现,现在改变了看法,也都认同了大法。他们也都想到如果这些事情出现在一个常人的身上,又该是怎样一个结果啊!只有大法修炼者,在慈悲伟大师尊的呵护下,才能有惊无险的走过一关又一关。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