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妈妈、爸爸


【明慧网二零零六年九月二十八日】(此文由齐齐哈尔市大法弟子代笔)我叫恬恬,今年七岁了。从九九年九月以后,妈妈和爸爸就被一帮警察给抓走了,从此我就在姥姥家长大。

九九年九月的一天,警察闯进我们家,把妈妈、爸爸推上警车,妈妈紧紧的把我搂在怀里,怕我吓着,那时我才十个月,那些警察不让我们回家,他们把我们三口关在一个没人住的破楼房,每天有四个人轮流看着我们,那个破楼房好冷啊,阴森森的,好可怕!

十月份的一天,天都黑了,突然闯进几个警察把爸爸带走了。第二天天亮了也没见爸爸回来,我就冲着窗户、冲着门喊“爸爸”,妈妈搂着我哭了。我和妈妈在这幢破楼里呆了两个来月,有的时候没饭吃,妈妈就得饿着,我饿急了时抓起冰冷的馒头就放嘴里啃,那时我才长了八颗乳牙,那里的阿姨都管我叫“新时代的小萝卜头”。

十一月份的一个晚上,突然闯进来好多人,进屋就问妈妈:“法轮大法好不好?”妈妈说:“好!”又问妈妈:“你还炼不炼?”妈妈回答:“炼!”我吓的紧紧搂住妈妈的脖子不松手,怕离开妈妈。那些警察把我从妈妈怀里拽下来,我拼命哭着喊“妈妈!”我好怕,我才一岁,我不要离开妈妈。那些警察把妈妈拖进警车拉走了,我被送到姥姥家。

姥姥、姥爷那几天不停的流泪,家里象天塌了一样。

二零零三年的春天,听说妈妈被劳教所的警察折磨的住进了医院,动了大手术,姥姥、姥爷急得赶快去劳教所看妈妈,被那里的警察拒绝了。找了好多次,终于见到了妈妈,看到妈妈走路扶着楼梯一节一节的蹭,步履艰难,姥姥、姥爷回家后心都要碎了。

姥姥、姥爷每次提起妈妈、爸爸就流泪。我很想妈妈和爸爸,可我不敢说,怕他们难过。

去年夏天时,妈妈回来了,我终于见到了盼望已久的妈妈。妈妈看起来脸色苍白,走路很慢好象腿受伤了,躺在床上很虚弱,我坐在妈妈身边陪着妈妈。大人们告诉我妈妈被劳教所里的警察打的。我很难过,为什么这样对待我善良的妈妈?

妈妈经常告诉我要做一个符合宇宙特性“真善忍”的好孩子,教我宽容待人。我好想和妈妈爸爸生活在一起,也象别的小朋友一样有个温暖的家。可是怕那些警察又再到处找妈妈,妈妈不能回家。妈妈你现在在哪儿?你能吃饱饭吗?你有衣服穿吗!你冷不冷呀?

爸爸在监狱里是不是很苦呀?听说爸爸的左耳被打聋了,腰也被打坏了,那里的警察为什么那么凶狠呀?爸爸是个好人!在单位里年年被评为先进工作者,在家里是个好爸爸,从来不计较不怨,你们不能这样对待我的好爸爸。

我好想念妈妈、爸爸……

我好想有个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