坚定正念救度众生


【明慧网二零零六年九月二十八日】回首我这半年来的修炼经历,最大的体会是:站在法的基点上坚定正念救度众生,一切就会如意而行。

半年前接到朋友的电话,说有一个诊所需要人,问我是否愿意去。当时我并未考虑太多,只觉的真是个讲真相的机缘,与法有缘的生命在等待着我去救度。所以尽管那个诊所离我家很远,而且患者也不多,但我并未在意这些,只站在助师正法救度众生的基点上考虑,同意去了。

去之前我先为诊所老板发了正念,坚定的往他的头脑中打入“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的一念,我怀着坚定美好的一念去了那家诊所。我想,我一定会把真相告诉他并救度那里一切与我有缘的众生。

因为我去这个诊所的目地非常坚定,明确就是要讲清真相,救度众生,所以我一直都是朝着这个方向努力。在工作中,哪怕一件小事我都努力做正,尽最大力量去圆容法,展现大法的美好。

一开始我就和老板的关系处的很溶洽(平时诊所只有我们两人),而且他也一直认为我是一个好人,很好的人。以前在工作中,我总是怕心较重,和同学老师讲真相顾虑很多,多数也没讲到位,但是这次,我下决心要好好做,坚定正念要救度他。所以我先发正念,请师父加持,我非常相信我一定会成功的!

第二天上午,我一边给他侧面讲真相,一边和他一起看“二零零六年新唐人新年晚会”的光碟(这一过程中我一直在发正念)。他看后称赞说,这个晚会舞台背景等做的很逼真,内容也很朴素,并没有什么不好啊。

我还给了他一个护身符,他很高兴的接受了,还尊敬的把护身符放到了高处,并说:“就是着火也烧不着他。”在我的劝说下,他主动三退了。在我给他讲真相的过程中,我始终抱着坚定的一念:我要救度他,他一定会接受我讲的真相,得到救度,会有一个美好的未来。因为我的念头很坚定,很纯正,一有顾虑心和怕心我就解体铲除它,所以他对我讲的真相很接受。

在这之后,一有机会我就给他讲我在《明慧周刊》、《九评》及同修制作的真相传单上看到的故事,他也听的很认真。我想用这种方式一点点的让他進一步的了解真相,懂得做人的道理。在我将这些珍贵美好的真相讲给他时,也是在向他从不同的角度展现大法的美好。在与他相处的过程中,我越来越觉的能够和大法结缘的人真的有很多都是很好的生命,我们应该珍惜他们,因此在和他相处的日子我总是怀着慈悲、美好的善念对待他,我真的很高兴他能得救。

我的心态一直很好,他也愿意和我交谈,谈人生谈理想,而我就给他讲真相故事、历史故事、天警世人的正见。他很感谢我,对我也很好。其实他是一个二十多岁的男青年,本质虽好,但在社会上沾染了很多“好勇斗狠”的坏脾气,经常向身边的朋友发脾气,但从不向我发脾气,他对我说:你是一个善良的人,很好的人,说我可以改变一个坏人,我能救人。因为他对我的敬重,他身边的朋友也很敬重我。我想这是因为我站在法的基点上,救度众生中大法的美好和慈悲得以在我身上展现的结果。

还有一件事令我体会很深,他有一个最要好的朋友甲,有时会来诊所。一看甲就是社会上有钱的花花公子。未修炼前,我就很讨厌这种人,心中充满鄙视,修炼后也是很反感,甲一来,我就感到别扭。

偶然的机会,我发现甲也有善良的一面。我想甲也是与大法有缘的生命,一直以来都在等待着大法的美好和真相。我怎能因后天形成的观念,不救度甲呢?也许甲是经过了苦苦的等待才在师尊的慈悲安排下今天能被救度。师父说:“我看问题和大家、和世人不一样。人看到一个人犯了错误简直不可饶恕了,我不这样看问题。我全盘的看一个生命的整体,哪怕还有一线希望我都给他希望。”(《2004年芝加哥法会讲法》)因此我坚定正念,放弃自己不好的观念与执著,不看他后天养成的不好习惯,救度他,并请师父加持。当我坚定的发出这一念时,我的内心涌出一股慈悲,很祥和。

第二天,师父为我安排了一个机会,整整一个下午,我单独的和他侧面讲了“四•二五”万人上访、九评、三退、中共活体摘取大法弟子器官等真相。我们聊的很投机,尤其讲到迫害真相和活体摘取器官的时候,他很气愤,很为大法弟子打抱不平。看着他能站在正义的一边发出这一念,我知道又一个生命的良知复苏了,又一个生命得救了。同时我也深深的体会,大法弟子救度众生,千万不能以自己的观念去衡量一个生命,那样可能会使与我们有缘的人失去被救度的机会,我们决不能犯这样的错误!

在这一段的修炼中也有不足,但整体看来是好的,因为我始终抱定救度众生这一念,这一念定下后,以后所做的每一件事基本上不离这个基点,因此总体效果不错,没有什么太大的遗憾。如今我要离开诊所了,虽然我要离开了,但“佛光普照,礼义圆明”,大法的美好已经留给了那里的众生,留下了大法祥和慈悲的场。我相信以后来到那里的众生,也会感受到大法的美好和慈悲。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