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内蒙古呼和浩特女子劳教所的遭遇


【明慧网二零零六年九月三十日】我由于坚信大法,不放弃修炼。于2004—2006年被非法关押在内蒙古呼和浩特女子劳教所迫害两年。下面是我亲身遭受迫害的经历,如实的讲给善良的人们。

在女子劳教所,我被分在二队。二队的库房是专门用于迫害法轮功的魔窟,到了二队首先强迫在库房里站着,成天成宿站着,几天下来我的脚肿的很厉害,连鞋子都穿不上。恶警(队长)就指使犹大给我做“思想转化”。由于学法不深,精神上和身体上的承受力达到了极限,我承受不住,跟着她们也转化了并写了邪恶的“五书”。我知道这是对大法犯了罪,同时也给自己的修炼路上留下污点。回来后马上写了严正声明:在邪恶的高压迫害下所说、所写的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废!从新回到正法中来坚修到底。

在劳教队,恶警(队长)王东云、武京、刘彦在我身上实施的酷刑,手段残忍。为了达到所谓“转化率”,逼我们放弃对真善忍的信仰,她们采用了各种最卑鄙、最残酷的迫害手段来迫害大法学员。有一天我悟到:我不能这样,我要堂堂正正的做一名大法学员,不该再配合邪恶的命令、指使和要求,就绝食,不吃劳教队的饭,不干活,三天下来,恶警队长刘彦,武京二人让吸毒人员把我捆绑到库房,二人早已摆好架势进行迫害,刘彦让王慧兰(吸毒人)用筷子把我的嘴撬开,灌很咸的盐水,王慧兰的臀部压在我的肚子上,陈国红(吸毒人)脚踩着我的胸,刘彦,武京把我的手、脚用绳子捆住不让动弹,她们把我打的昏死过去,醒来了我才发现自己胸部骨头骨折。她们继续对我迫害,每天让我早6点到晚12点站着拉机器(织手套)170只,一天18小时工作量不能坐一分钟,18小时全部是站着干活。她们让我吃药我没吃,一个半月后我的身体完全恢复。

还有一次恶警队长们安排我爱人来看我,和爱人谈话时在转化这个问题上我很坚决(不转化)。爱人走后,第二天,刘彦把我叫到库房说:你不正法吗?那你就上来吧!在库房里,行李架上架上了手镣,把我整个人就吊起来了,身体腾空,劳教队管它叫“白日飞升”,一吊就是几天不下来,长达一周,不让吃、喝、上厕所。恶警刘彦已怀有身孕几个月了,但还是一心作恶,她把我吊起来还不解恨,还要用脚踢我。我在库房曾被吊在窗框上、行李架上,经常被打、被吊成了她们的家常便饭。这种苦呀,如果不是亲身经历的话根本是无法想象的。她们真的是一点人性都没有。二队迫害“法轮功“最邪恶的就是王东云、刘彦、武京、王秀兰(大队长)、钟志荣。

还有一次,武京问我:法轮功好在哪?我说:我炼功后胃病、痔疮好了。武京说:那你就坐在地上,不许坐凳子。半夜里把我叫到库房说有事找我,我去了,一进门武京就用八号(铁)线抽打我,打够了就用手铐把我铐住(两手背后)。2005年,二队人员又做了一次调换,王东云到四队当大队长,武京去了管理科,邪恶的刘彦还在二队继续迫害法轮功。虽然不打的那么狠了,但是大队长彭玉梅、刘彦、李秀梅等在精神上经常折磨人,经常考问,还信不信法轮功了,说信,那就没完没了关在库房给你洗脑,一进去就是两三个月。我临回来时不转化,刘彦、彭玉梅把我关到库房里一呆就是两三个月,还罚站,折磨人的精神很厉害,大杨树(地名)雷秀华多次被打,被吊起来,跟我的遭遇一样。

2005年10月份,满洲里的张学庆被分到了二队,她不转化,在二队库房里关了五个月还没放呢,经常给洗脑。我出来的时候,张学庆还被关在库房遭受迫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