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对“集资”与“付出”的一点认识


【明慧网二零零六年九月四日】大陆大法弟子在邪恶的迫害中,由于邪恶疯狂的打压, 给我们的修炼带来很大的困难,这是一件坏事。但反过来看,它又给我们大法弟子创造了一个实修的环境。精進与不精進,真修与假修,在此环境下无可掩盖的暴露无遗。

精進实修的大法弟子知道自己已经走过了个人圆满的那个过程,知道历史今天赋予大法弟子的责任不只是个人的解脱和圆满,而是救度更多众生,所以全身心的投入到学法、发正念、讲真相做好三件事中来,并且省吃俭用省出钱来组建了资料点、帮助资料点,有的还建立起家庭资料点。记得康宝县有个七十多岁的老同修,没有生活来源,几乎每天吃的都是土豆,将儿女给她的生活费一点点省出来,交给做资料的同修;还有一位三岁多的小同修媛媛,将平时亲人给他的零花钱从存钱罐中取出来,说是救人用的……。

而一些同修,到现在还停留在个人修炼阶段,表现上只是学法炼功,家里供着师父的法像,但不出去讲真相,和同修接触也很少,所谓的“在家独修”;还有一些同修,他们只看大法经文,不看明慧。对一些重大事情认识不清;有的也看明慧,但是把自己当作了旁观者,不对照自己。怕自己个人利益受到损失,怕这、怕那。这两种人一般只要师父的讲法,对其它真相资料却不感兴趣,经济上也不付出。

我的认识是:我们是正法修炼,名、利、情在九九年七二零迫害发生之前,也就是在个人修炼阶段就应该去掉。做资料的同修,大都是在邪恶迫害开始时走出去参加过护法,并遭到邪恶的直接残酷迫害。随后,他们在生活不富裕的情况下,省吃俭用用自己的钱,并将自己家中的东西献出来,办起了资料点,他们对钱财放的很淡。相反有些同修甚至是经济上比较富裕的同修,在家按时收到免费资料,还把师父不让在大法弟子中集资的讲法作为托词,却心安理得。师父还讲过不失不得的法,又该怎样去悟哪?

记得在邪恶疯狂迫害之前,师父的新经文下来后,我们都是自己去复印,每篇单页就六、七角,复印一本讲法就得十几元,那时都是自己掏钱,而在迫害后的七年多当中,单篇经文发了多少咱不说,光讲法就三十多本。如果说向众生散发的真相资料与自己没关系的话,那收到的讲法成本费是否应该自己付出呢?

我悟“集资”和“捐资”是两回事。师父不让在大法弟子中“集资”,大陆大法弟子也一直在严格遵守着。资料点在困难时没有和大法弟子伸手集过一分钱,可是当时铺天盖地的真相资料不是从天上掉下来的,都是出自于这些大法弟子自觉自愿的捐献,这是他们在对钱财利益看淡了的基础上为维护大法、为救度众生的大善之举。

当然我不是劝说某些同修向资料点捐资,勉强的行为不是修。大法资料点已经走过了最艰难的时期,在今天较为宽松的条件下,我提出这个问题,是为了提醒这些同修,在正法即将结束的今天,是否应该对利益之心要修修呢?同时也在这艰难的正法时期为自己建立一份威德。

我们不是要修的执著无一漏吗?在邪恶疯狂迫害最严重时,无数大法弟子放下名利、放下生死,前仆后继走出来卫护大法、证实大法、抓紧时间,讲清真相,救度世人,有的同修失去工作家庭、有的甚至失去了生命;时至今日,还有同修被非法关押在监狱、劳教所、洗脑班;有的流离失所,还有的同修被迫害的倾家荡产。而他们对大法坚如磐石的那颗心,令邪恶胆寒,也为大法弟子在世间助师正法、救度世人留下真实的体现与辉煌的记载。

过去的几年里,我们因怕心没走出来的学员,由于对邪恶妥协的懦弱导致了迫害的更加严重,造成那些走出来的同修受到严酷的迫害,那是过去的事了,已经是无可弥补了。而在今天,形势较为宽松的条件下 ,我们是否应为他们多分担一些呢?以免将来在这件事情上给自己留下无法弥补的遗憾?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