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轮功人权”投递案例选登(图)

【明慧网二零零六年九月四日】“法轮功人权”(http://www.falunhr.org) 组织向各国政府及人权组织提交了一系列中共迫害法轮功学员的案例。中共对法轮功学员进行灭绝人性的迫害,在人类历史上是史无前例的。一开始很多西方人士以为,这只是众多中国人权问题中的一个小插曲。但是经过这几年越来越多的真实情况被曝光以来,人们看到的是一场人类浩劫,以及中共对中国社会摧毁,对每个中国家庭的迫害。同时中共为了使世界各国都来歧视法轮功,它们花了大量的资金,妄图买通西方社会。虽让它的这一阴谋已经破产,但是我们不难看出这场迫害是全世界性的。

法轮功人权的每个投递案例经过核实已提交给各国人权部门和联合国,以下为部份政府与人权组织采纳的一些典型案件。

王博如的遭遇


童年博如和父(王宏斌)母(冯晓梅)的合影

17岁的王博如在这场迫害中失去了爸爸, 小姨, 姥爷。在他满10周岁后的第一天,早晨,博如从床上起来,发现爸爸妈妈不见了,大人告诉他:爸爸妈妈昨儿半夜被抓走了。后来小姨也被抓走了。后来爸爸被劳教三年。2003年7月,因为大家的营救,爸爸“提前”恢复了自由。但是爸爸已身染重病,三个月后去世了。后来警察又来抓姨父和小姨,他们逃了。不久,小姨被公安送回来,在医院呆了5天也由于伤势过重走了。姥爷从东北农村老家来探望两个女儿未料到会看着女儿女婿一年间家破人亡。姥爷从此经常坐着发呆。身体越来越差,没多久也随小姨去了。

三亲人遭迫害离世 耿怀普屡遭迫害

耿怀普,江苏省徐州市贾汪区人,徐州矿物集团化工厂职工。耿怀普一家人屡次遭受迫害,遭到社区办事处、保卫科、国保大队、公安分局、贾汪610、派出所不法人员一批又一批的来骚扰,家被抄不知多少回,亲人们一次又一次的被绑架。母亲、二哥及大嫂于2005年2、3月份相继含冤离世。大嫂施忠玲在徐州睢宁县洗脑班惨遭非人迫害,2005年3月22日临终前,被医院确诊肋骨被打断两根,肩骨疏松,胸部积水,全身多处淤血肿块。


照片中的伤情是耿怀普出来10天后拍摄的

九江教师被殴致死


费重闰生前照片

江西省九江县一中教师费重闰(41岁)。2005年10月18日中午,在九江县城庐山西路335号“永丰车行”购买摩托车时讲法轮功真相,遭店主洪应举报。“110”警车到后,对费重闰拳打脚踢进行酷刑折磨,费重闰当场死亡。费重闰身后留有80岁老父、一个出生刚3个月的女婴及没有工作的妻子。

黑龙江女研究员被打掉门牙


2003年2月20日,李桂芹被佳木斯劳教所恶警打掉两颗门牙

黑龙江农垦科学院研究员李桂芹(琴),2002年10月30日被劫持至佳木斯劳教所迫害。2003年2月17日,因抗议不合理的非法加期,被加戴手铐。体罚共计4天3夜。2003年2月20日下午两点钟后,警戒科男警王铁军用穿着皮鞋的脚向她的面部、头部、身体踹,直到李桂芹昏厥。李桂芹醒后发现门牙被打掉两颗并吐血,而恶警居然狂笑。恶警随后将李桂芹铐在铁床上进行殴打,电棍进行电击,直到晚上8点。李桂芹在佳木斯劳教所被迫害得骨瘦如柴,身体非常虚弱。

我的妻子于正红遭迫害致死的经过

我叫周承莎,山东省威海文登市宋村镇寺前村人。我的妻子于正红因修炼法轮功,于2005年11月17日被迫害致死。 自1999年以来我们的家庭几乎没有过一天安宁的日子。

2001年6月1日,文登“610”十多人在妻子下班路上,把她强行抓走。我妻被抓到洗脑班迫害摧残,被他们折磨到奄奄一息才放人。2001年10月我妻只好流离失所,有家不能回。 2003年9月他们在威海找到了她,把她抓回文登拘留所。她绝食绝水,第四天被拉到文登整骨医院灌食。第八天被劳教两年,因体检不合格,这才只好把她送回家。

2005年9月27日早上文登610十多人再次把我妻强行抓走,送到文登看守所。我妻绝食抗议,在第十二天被拉到整骨医院灌食,第十四天人已经折磨的不行了,第十五天他们怕她死在看守所,不得不放人。我妻回家后身体一直未康复,终于2005年11月17日晚10时左右离开人世,年仅43岁。

我何时才能和爸妈团聚

我叫小磊,17岁,家住河南省开封市文庙小区2号楼1单元5号。我爸吴广成,曾是“市房屋经营公司”书记,我妈王德平是“市公路总段”监理。

2000年11月妈妈因修炼法轮功,被单位开除。之后妈妈去北京上访伸冤,却被劳教三年,关押到郑州十八里河女子劳教所。那年爸爸也因不愿放弃修炼炼法轮功而被撤去领导职务,关押到市看守所,几个月才放出来。爸爸也于2000年12月去北京上访,却被北京公安抓捕受到毒打,双手被坏人用铁门将其十指指甲盖全部夹掉。爸爸后被判劳教两年,关入开封市劳教所。后来爸爸又判劳教一年,并关入市劳教所,我又成了孤苦伶仃的孩子。

2003年8月,妈妈从劳教所回来了,我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了,只见妈妈眼窝深陷,骨瘦如柴,人已经变形了,连路都走不成,原来体重140多斤的妈妈,现在只有70斤。2004年2月妈妈又被龙亭分局北书店街派出所抓捕,妈妈被再次劳教两年,关押到郑州十八里河女子劳教所,我的心都碎了,我和父母一次又一次的分离,六年了,这个家何时才能团圆啊。

2004年3月,就在妈被关押不久,爸终于被放出来了,看着爸爸消瘦的身体和苍老的面容,我十分珍惜这来之不易的相聚。我和爸爸相依为命期待着与妈妈团聚的日子。可是好景不长,爸爸又不见了,多方打听,也打听不到爸爸的下落,只是听说他又被市国安局抓捕关押在市看守所。我到那里去找,也得不到任何答复,爸爸到底怎么了?没有谁能回答我。

石家庄大法弟子杨晓杰被河北省第四监狱虐杀

杨晓杰因为坚持修炼法轮功,于2001年9月28日被非法抓捕,关押在石家庄北郊监狱。从2004年11月最后一次探视,之后一年多的时间,再没有让家人探视过。2005年12月28日,直到杨晓杰剩一口气,石家庄北郊监狱才让家人接回家。杨晓杰瘦的皮包骨,奄奄一息,呼吸急促,说话非常吃力,说半句就要大喘几口气,说两句话就要倒半天气,身体极度虚弱,大多数时间昏睡,叫不醒,有时连睁眼睛都费力。140多斤的人,也就剩70多斤,软软的瘫痪在病床上,都脱像了。石家庄大法弟子杨晓杰于2006年1月26日上午11点15分去世。

杨晓杰妻子刘润玲也被判刑11年,关在河北省女子监狱,夫妻5年没见面了。在杨晓杰病危期间,家人一直向女子监狱申请,希望让刘润玲回家看望杨晓杰。女子监狱一拖再拖,直到杨晓杰去世,还在阻挠推脱,不让刘润玲回家办丧事。最后在农历新年前一天,才由8名警察押送刘润玲到火葬场见丈夫最后一面,匆匆就想返回监狱。在亲朋好友的强烈谴责下,才允许刘润玲回家看婆婆,但不允许上楼,只好将精神恍惚的老人背下楼到警车里见面。最后刘润玲还是含着泪被迫扔下发呆的16岁女儿和痛不欲生的老人,被警察急匆匆带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