师父助我讲真相

【明慧网二零零六年九月四日】
快讲

大法徒讲真象,
口中利剑齐放。
揭穿烂鬼谎言,
抓紧救度快讲。

2002年师父就指导我们《快讲》,救度众生。我曾因为执著于做事,发传单时不珍惜大法资料,好大喜功,而被邪恶钻空子迫害,被绑架过。虽正念闯出,但自此怕心较重,怕被人举报,怕别人不理解,怕丢面子等等,所以面对面讲真相很少。自己也知道这些怕心都是后天的观念,也是要修去的执著,但一直没有突破。

也许师父看见了我还是想要做好的这颗心,就在讲真相时带着我,提起话头,帮我面对面讲真相。

第一次劝学生三退

《九评共产党》和师父的相关经文出来后,我很想劝学生三退,救这些天真烂漫的孩子。可我不知从哪儿讲起,更怕孩子回家问家长,家长不理解举报我。我在痛苦的矛盾中度日如年。一天放学时,学生静和玲问我:“老师,我们的邻居叫我们退队,给我们取了化名,她还说有一本叫《九评》的书,写共产党很坏。”

一阵热流通遍我的全身:多好的同修啊!我做的太差了。我开始想办法,讲故事、看新闻,刚好那一阵子,大陆网站上能看到《古风》和《推背图》等,我们的班干部明白了,很快退队,接着他们又讲给别的同学听,别的同学大部份退队了。

第一次劝常人三退

2005年初,很长一段时间,我觉得劝三退太难太难,无法开口。一位朋友带儿子来玩儿,我下决心要跟她讲。那时求结果的心很强。在96年我没修炼时还邀她搞过传销,很怕她旧话重提,说我害她,总做政府不允许的事情。我认识到这是思想业在阻碍我,劝三退是顺天意民心、救人的大好事啊!怎么能与传销相比呢?做传销是为私为己的,是为追求利益不择手段,而大法修炼,救度众生是无私无我的,是最正的,怎么能比呢?我清除了思想中一切不好的想法,发正念清除她们母子背后的一切邪恶,然后开始讲了:“你听说了吗?共产党要灭亡了……”没想到刚开头,她儿子(初中学生)就抢着说:“我知道,我知道,我捡到了一本小册子《抹兽印,蕴天机》,我们班好多人看了……”结果一会儿就答应退了,她的父亲曾在文革中挨过整,早就对邪党失去了信心。

第一次告诉同事苏家屯黑幕

我心中有一顾虑:教育系统年年集训洗脑,文科教材中大部份是邪灵的东西,教师中毒最深,很多人知人知面不知心,当面一套,背后一套,所以一直不敢面对面告诉同事真相。但我心中很着急。今年集训安排了分组讨论,一位青年教师问电杆上贴的“天要灭中共,退党保平安”是什么意思?级主任说:“法轮大法搞的。”怕心让我闭口,生怕别人说我搞政治,上报。回家后懊丧不已。第二天,同事们又说起当地发生的一起三死一伤的血案,我觉得中国人在共产邪灵的毒害下变异的太可怕了,又障碍住了,觉得时间、地点不合适,又没讲。

慈悲的师父不愿放弃一个众生和一个弟子,又为不争气的我开创了第三个机会:到同事家吃饭。我下决心要抓住这个机会,讲清真相,救同事。我发正念,先试着讲了一个当地老师不信神遭报的事,一位老教师就讲了熟人换骨髓的事,一位青年教师追问:“骨髓哪儿来的?谁愿意献啊?”问的太好啦,一定是师父的法身让她这样问的。我定了定神,接着问:“骨髓从哪儿来?外国人都组团来我国移植呢……”他们听的目瞪口呆,而后提了很多问题,我讲啊讲啊,一直讲到4.25……他们的良知被打动了,一人不平的说:“中国根本就没有信仰自由!”一人说:“我叫老公不要抓炼法轮功的。”她老公是公安局的,我又讲了《水知道答案》,告诉他们“真善忍”的美好,他们都愉快的接受了。

师父一直在我们身边,看护着我们,帮助我们,我们一定要放下人心,解体障碍,救度众生,兑现正法时期大法弟子的神圣使命。

不妥之处,请慈悲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