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弟子小浩的修炼故事

【明慧网二零零六年九月四日】

学法

小浩今年该十周岁了。他从小由于扁桃体大,感冒发烧是常事,伴随着的就是每年住医院、打点滴。

小浩爸爸是大法弟子,小浩妈妈、姥姥、姥爷不修炼。1999年“7.20”之前,他们都觉得大法很好;之后,由于邪恶的迫害和造谣机器铺天盖地的谎言诬陷,他们被蒙蔽了。小浩很小时,爸爸就把他抱在怀里念法给他听,有时他听着听着就会情不自禁的笑。随着邪恶对大法的迫害,不断的造谣诬蔑大法。小浩妈妈就不让爸爸给他读法了。

大约在2003年12月末的一天晚上,爸爸做了一个梦,梦见爸爸领着小浩去看病,看完病出来,爸爸把药扔了。这时天正下着大雨。爸爸骑着自行车带着小浩往家里走,走着走着没有路了,在雨水浸透的田地里艰难的骑着,有几次险些摔倒,最后终于到了柏油路上。这时梦醒了,爸爸悟到应该教孩子学法了。

小浩的爸爸在野外工作,每次出野外要等七、八天或十天、半个月才能回家休息几天。爸爸教小浩学法也就在休息日,还得在小浩妈妈不在家时才能教。这样爸爸就抽小浩每天中午放学和下午上学妈妈不在家这段时间里和小浩一起学法,两天能学一讲。由爸爸念、小浩拿着书看,十多天下来就能把《转法轮》学一遍。在学法时,小浩看到从自己身体长出一根大柱子向上长,像电梯一样快向上长,看不到头。他看法时从一行的头看到尾时,他发现脑袋扭到这边看法时,从那边又长出一个脑袋来也在学法。后来小浩学法一事被小浩姥姥知道了,小浩被接到姥姥家,爸爸就没有机会教小浩学法了。

过了2004年农历新年,小浩妈妈、姥姥、姥爷他们放松了对小浩的看管,在这期间小浩被姥爷灌输了一些邪的东西,也不想学法了。

2004年3月28日晚。小浩在要睡觉时,躺在床上感觉浑身上下像一个火球一样热,但不发烧。之后就发现在眼前有一个方形的大眼睛一眨一眨的看他,爸爸告诉他这就是自己的真眼。3月29日中午爸爸对他说:跟爸爸一起学法吧。小浩答应了。

这样父子俩又从第一讲开始学,学到“气功就是修炼”,下午上学的时间到了。出门前小浩对爸爸说:爸爸我看见流星了。爸爸问:哪有流星?小浩在爸爸眼前比划着说:我看见太阳了,哇,大佛。

小浩告诉爸爸大佛旁边还有一些佛,最大的佛最象咱们的老师。光着脚坐在莲花上,光彩万千,非常壮观。

2004年4月1日中午放学回家,在上到4楼半时(小浩家住五楼),小浩说:爸爸,我看见有一个人从我身体里出来,和我长的一样,一下就蹦到5楼上去了。爸爸告诉他:那个人可能是你的一个副元神。進屋脱鞋时,小浩说那个人已经坐在沙发上了。中午父子俩照常学法。下午上学刚出门,小浩对着墙挥挥手,对着楼梯挥挥手,出了单元门对着铁栅栏也挥挥手。爸爸问:你干什么泥?小浩:它们都冲着我微笑呢。

小浩爸爸想:这下可通过小浩天目看到另外空间的景象向小浩妈妈、姥姥、姥爷洪法,好使他们明白真相得救。结果刚提了个头,小浩妈妈就说:你是不是又教孩子炼功了?问小浩,小浩不吱声。小浩妈妈说不吱声一定是教了,明天不用你接孩子了。这样小浩和爸爸就被小浩妈妈隔离了。爸爸把小浩看到另外空间跟小浩姥姥、姥爷说,姥姥把爸爸一顿骂,说看见了也不许炼;姥爷则说是幻觉。小浩胆小,妈妈不让他跟爸爸炼,姥姥、姥爷则说炼功将来上大学都得受影响,他就不敢炼了。

2004年4月8日,小浩妈妈上早班去了。爸爸对小浩说:你妈妈、姥姥、姥爷他们不让你炼功是在造业,如果你听他们的话真的不炼了,他们的罪也就更大了。小浩明白了,说还要修炼。吃完早饭还有20分钟到上学时间,爸爸说教你一首《洪吟》里的诗吧,小浩则说要学法。这样,爸爸和小浩一起学法,学到第三讲的“佛家功与佛教”一节,小浩要出门上学时对爸爸说:我一闭上眼睛就看见一个大佛,大大的耳朵,脸长的和我一模一样。爸爸告诉小浩:那可能是你从天上下来前的形象。小浩还说他脑袋上有一个光圈,他还以为太阳怎么跑到脑袋上了呢。

上学路上小浩说:我左边太阳穴往里抽,右边也往里抽,脑袋上也往里抽。爸爸说:对修炼人来说这都是好事。

走了一会儿小浩又说:爸爸我肚子一涨一涨的,象有个大鸡蛋一样一上一下的。爸爸回答:是好事。

又走了一会儿小浩又说:吓了我一跳,原来是个小孩儿。爸爸没有听明白说:什么小孩儿?小浩:我肚子里边有个小孩啊。爸爸非常激动:那是你的元婴,就是佛体呀!爸爸还告诉小浩修出元婴的事不能跟任何人讲。

后来小浩妈对小浩和爸爸一起学法有所警觉,对小浩看的更严了,小浩把他看到的讲给妈妈听,妈妈说:儿子,那是你想象的,你的想象力太丰富了。小浩爸爸不说则已,一说小浩妈妈就歇斯底里的喊,什么也听不進去。小浩爸爸只能先发正念清理干扰。

小浩发正念

2004年3月29日小浩初次发正念,清除了一些人不人鬼不鬼的邪恶生命。

2004年4月3日因小浩妈在家,小浩不敢发正念。爸爸发正念,小浩见到无数的邪恶生命被清除。有一个像阿弥陀佛样子的神拿着一个大蛋糕给爸爸吃,爸爸没有吃,他也没吃(副元神告诉他蛋糕是咸的,小浩口轻),结果被一个小妖吃了。小妖吃完就炸了,阿弥陀佛就变成了大魔头。后来来了一个真的阿弥陀佛帮助爸爸除恶。爸爸告诉小浩:除了师父,谁给的东西都不能要。

正念抵制戴红领巾

小浩从上一年级时就戴上红领巾。刚开始能戴上红领巾觉得很荣耀,没戴几天,小浩就对爸爸说:戴着红领巾糊在脖子上可难受了。后来师父发表了《再转轮》,小浩让爸爸在网上声明退出少先队。从此不戴红领巾。他们老师对戴红领巾要求很严,不戴被老师发现就罚到国旗下站着。小浩胆小,没办法就又戴上了。一次小浩忘记戴了,上课时老师检查,小浩坐在第一排发正念,老师愣没看见。小浩放学回家对爸爸说:我发正念时看到头顶一片红。

在上音乐课时,老师用录音机放赞扬邪党的歌曲,小浩在下面发正念。小浩回家对爸爸说:我一遍一遍的念正法口诀“法正乾坤 邪恶全灭”,就觉得功从身体里飕飕的往外窜,录音机就停了,音乐老师再怎么弄也不出声了。

和爸爸一起出去贴真相传单

在2004年12月24日夜晚,小浩妈妈在单位和同事们一起过平安夜不回家,小浩在家和爸爸一起学《在北美巡回讲法》。当小浩听到师父要求大法弟子要做好三件事时说:我也要和你一起出去贴真相传单。爸爸说一会儿学完法就去。这时旧势力的干扰出现了,小浩表现出恶心、肚子疼、浑身发冷。爸爸告诉他这是旧势力的干扰,小浩说:我今天一定要出去贴真相传单!随着小浩的坚定,小浩的一切不适反映都没了。这样父子俩从晚上9点多出去,在附近楼区,路边都贴上了真相标语。

小浩开始炼功

在2005年小浩发正念时看到最多的是一些拿着盾牌的青蛙,都被他灭掉了。由于05年爸爸工作忙,从野外回来一次只能呆三、五天,影响了小浩的修炼。小浩停在一个层次很长时间过不去,例如一盘腿结印就感觉在肚脐附近里边象有一个火球在烤一样,忍受不了。过了将近三个月才过去。

爸爸悟到小浩每次发完正念都特别疲劳可能是由于没有炼功的原因,这样爸爸就开始教他炼功。

一次炼静功后,小浩说我刚才去“浪淘沙”(一个洗浴名)了,前一段时间小浩曾经和妈妈一起去“浪淘沙”玩水。爸爸说可能是你看到过去发生的事情了。

近期小浩发正念看到从歌厅或者舞厅之类的场所出来一些骷髅状的邪恶生命,还吹着号呢,被小浩发出像激光一样的功打碎,然后起火,最后化成水。小浩还告诉爸爸他身体外被一层金膜罩着,金膜外层发着金光,里层发白色的光,这种状态已经持续将近两个月了。

(小浩天目所见为小浩口述,小浩爸爸整理。)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