做事大不等于迫害应该大

放下人心走出人


【明慧网二零零六年九月五日】近日,在一次切磋交流中,一位同修谈到这样一件事。有一名曾遭到多次绑架的男同修说:“我做的事儿大,所受的迫害就大。”很显然,在这名男同修的思想意识中认为,在正法过程中做的事多、做的事大,所以受到的迫害就大,这还是在承认旧宇宙的理,在承认迫害中反迫害,说到底就是没有全盘否定旧势力的安排。这种观念看似脱口而出,但却是很危险的,我们很多在正法修炼中做了很多正法工作的同修被迫害,就是因为没有破除这种观念而被邪恶钻了空子。静心反思,这里不但有人的观念,抱着旧宇宙的理不放,而且还隐藏着修炼人强烈的执著。

师尊在《2004年美国西部法会上的讲法》中告诉我们:“作为我这个当师父的来讲,正法中我是绝对不承认利用这场邪恶迫害来考验大法弟子的,大法弟子也不要抱着承受迫害因此而修的高的错误想法,大法与大法弟子是反迫害的,这也是身为大法弟子的责任。不在法上修,承受迫害本身也无法修的高,更达不到大法弟子的标准。不承认它旧势力提供的这个所谓的环境,因为在正法中我会使一切众生都同化大法,根本不需要在这种邪恶中锤炼大法弟子。正法必成,大法弟子必成。”

我们作为正法时期的大法弟子,师尊不承认的,我们就不承认,旧宇宙中被淘汰的生命有什么资格来考验大法弟子,它们不配。修炼中,我们怎么能承认旧宇宙的相生相克的理,怎么能承认做的事多大,迫害就多大呢?

再者,认为自己比别人做的事多、做的事大,其实在微观上显露出修炼人的强烈的执著心。

自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迫害开始,我们很多同修在邪恶最狠毒的迫害中,顶着种种压力,坚持不懈的做着师尊要求我们做的三件事,为法付出了许多。本来,我们所做的这一切都是为自己建立威德,称得上是宇宙正法中最神圣的事。可是,由于多年从事大法工作,不知不觉中人的各种心开始暴露出来,开始膨胀了。比如:显示心、欢喜心、自大心、急躁心、自以为是等。而且个别同修由于长时间做事,缺少学法、炼功,法理跟不上,导致悟性上不去,有同修给指出来又听不進去,把大法工作当成修炼,把做大法工作作为圆满的条件,甚至有求心。有一个同修说,我也为大法付出了这么多,为什么我的病不好呢?(这位同修后来被邪恶用疾病形式迫害去世。)

在切磋中,大家还谈到在这几年的正法修炼中,很多因做大法工作而被迫害的同修,在被迫害前,都不同程度存在干事心、显示、妒忌心、名利心,都是这些心在不断的膨胀,有的听不得不同意见,有的只是表面上接受,但实际上并没有向内找,从根本上把这些心去掉,最终被邪恶钻了空子,给大法造成了一定的损失,这方面的教训是很深刻的。

同修呀!清醒过来吧,不要把为大法做事多少作为修炼圆满的条件,那是多大的私心呀,多强烈的求心呀。大法工作是需要我们每一个大法弟子去做,因为那是我们正法时期大法弟子的职责,不是提高层次的资本,大法弟子要做到无求而自得,我们只管按照师父的要求做好三件事,一切尽在其中,修的执著无遗漏才能圆满哪。“另外一点,大法弟子目前所做的这一切都是在证实法,因为你们的认识与提高都是从法中来。那么作为大法弟子来讲,你们当然要证实法,那是没有什么说的,但是在证实法中所做的一切都是给你们自己做的,没有任何一件事情是给我做的,就包括我叫你们做的”(《2004年美国西部法会上的讲法》)。

佛家度人是不讲条件的,没有代价的。做事的多少能当成身体健康的砝码吗?财物上的付出能买来神圣的果位吗?修炼人圆满的果位不是修心性修出来的吗?正法進程已经到了最后的最后,所有的心都得放啊,每一颗心都是挡在我们修炼路上的一堵墙。正法时间为啥一再延长,邪恶还能行恶,不就是因为我们人心不去,没有达到正法时期大法弟子的标准吗?在此提醒所有同修,都找找自己还有什么人心没放,我们的使命是助师正法,救度众生,可不是过常人生活来了,人世间的一切都是假相,不要把戏当真。由于我们人心不放,师父又不想丢下每一个弟子,因而一再延长正法结束的时间。大家想一想,我们每一个大法弟子是不是都在决定正法的進程?由于我们某个大法弟子人心不放,整个宇宙的空间场就不纯净,邪恶因素就会躲到你的空间场上来,它还会行恶,它不但要迫害你,还会迫害其他同修,这是小问题吗?狱中同修解救不出来,还有同修陆续被迫害,恶党还在毒害和毁灭众生,这一切不都与我们抱着人心不放有直接关系吗?

师父是不想落下一个弟子,可作为大法弟子得知道精進才行。正法修炼总得有个截止的时间吧,请同修珍惜这万古机缘,一旦正法结束,一切都悔之晚矣。师父在为我们承受,师父在为我们的状态着急,我们真的该清醒了!放下人心走出人,彻底结束劳教所、监狱对大法弟子的关押。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