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看到了日本弟子心得交流会的一些不足


【明慧网二零零六年九月五日】我是二零零四年得法的台湾大法弟子。二零零五年九月底,我以交换学生的身份到日本读书一年。因为是在北陆地区,没有什么同修可以交流,所以我都是靠着网路信件及MSN和明慧网上同修写的文章比学比修的。就在要离开日本的前一个月,得知日本的法轮大法交流会要在东京举办,只有参加过台湾法会的我,决定也要去东京听听日本同修的修炼体会。

因为前晚搭夜行巴士的关系,二十七日早上六点半多就到达了会场。吃了早餐后,我也加入同修的行列在丰岛公会堂前的公园开始炼功。一整套炼完,也已经早上九点多了。九点半入场,進到场内一见到讲台上师父慈悲的照片及听到祥和的音乐,我的眼泪不知不觉的就开始流下来。因为十点交流会才开始,同修们陆陆续续的進场,整个会场随着進场的同修人数愈来愈多,慈悲祥和的气氛渐渐消失,取而代之的是闹哄哄的讲话喧哗声。我坐在位置上,凝视着师父的法像,可是传到耳朵内的竟是前后左右好几排的同修的讲话声,甚至还有的同修间隔着前后好几排座位在聊天。眼看就快要到十点了,在走道上往来穿梭的人还是络绎不绝,有的同修赶在交流会开始前去洗手间,有的同修抓紧交流会开始的前几分钟和好久不见的同修打招呼话家常。一直到十点十分左右交流会正式开始了,整个场才静了下来。

尽管在交流会开始之前,主持人已经请大家把手机关机或是把手机的电池取下来,可是在会场中,手机的铃声还是不停的从各个角落中冒出来;尽管台上的报告人还很认真的在报告自己的修炼心得,台下的同修有人已经开始在走道走动,去厕所或是到场外安抚怀中开始哭闹的婴儿(交流会开始之前,主持人就已经数度宣布六岁以下的孩子请不要入场了);尽管主持人已经说了交流会场内不能饮食,我还是发现身后的大法小弟子,边吃着零食边听报告,原来身旁的妈妈为了希望安抚孩子的情绪,带零食给孩子吃;尽管交流会通知的信件上是说,请参加的同修能穿正式服装前来参加,可是我还是看到有的同修穿着短裤拖鞋来参加交流会。

我想起了之前在台北参加过的交流会,大家在场外就排起了队伍,依序進场,進场后每个人坐下后除了少部份的人之外,同修们都静静的坐在位置上,交谈也只是用旁边人听的到就好的音量说话。全场将近一两千位的同修,可是整个会场让人感觉到的不是闹哄哄的气氛,而是庄严又慈悲的场,可以感觉到在会场的同修们都已经溶于这个慈悲的场中了。在交流会中,也没有手机铃声、来回走动的情况(同修们一定等到台上的同修报告完再去洗手间,回来的途中也一定等到下个报告人结束才進场),饮食之类的问题也很注意。

这个问题会后我也有和同修交流过,可是同修好象觉的没有什么。于是这个“矛盾”就一直放在我的心中。我想可能是因为自己之前有机会参加过其他地区的交流会,所以才会发现到这样的矛盾。师父曾说过,矛盾发生都不是偶然的,我开始向内找,想到自己其实是跟同修一样的。因为日本地大而我又在较偏远的地方,要见上同修一面是很难得的,所以当同修一个一个進场的时候,自己的心没有定下来,也跟着被带动浮躁了起来。尽管是坐在位置上,我也是探头探脑的想找到熟悉同修的身影,直到后来才想起来,这是修炼大法的交流会,应该是要严肃的,想找同修等中午休息的时间再找吧。找到自己的不足后,我想我可以体会同修的心情了。我还想到了服装的问题,听到北美同修说,师父每次参加法会、交流会的时候,都是穿西装打领带的,表示对这个会议的重视。师父都是这么看重这会议,那我们当弟子的是不是至少也该重视一下自己的仪表呢?

在这个矛盾前面,我除了向内找外,我是不是还可以做些什么事情呢?我想,如果发现了其他人的不足,不能因为自己也有错,就吝惜指正于人。更何况又是需要整体提升的大法弟子呢?自己尽管不是日本的学员,修炼的时间也才两年多,可是想到大法弟子是一个整体,尤其在面对常人的时候,大法弟子的一言一行,会影响着讲真相及救人的效果,又更何况是在常人有可能参加的大法修炼交流会上呢?常人是怎么看我们的?师父希望我们怎么做呢?

在同修的鼓励下,我决定在明慧网上把自己参加日本大法交流会看到的不足写出来,同修之间相互提醒,在这些方面尽快提高。

不足之处,还请同修慈悲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