师父的法理使我一点点去掉人心

【明慧网二零零六年九月七日】我是九六年得法的。回想自己十多年的修炼,每一步都是在师父的慈悲呵护下走过来的。

懊悔

那年冬天,我地区二十多人被抓進看守所,后来陆续都放了,最后剩了六个人,我是其中一个。我当时因为怕心和人的各种执著不放,最后是被逼踩了师父的像出来的。出来后我恨死了自己,心中懊悔对不起师父。

刚回来的第三天,我同三女儿在澡堂洗澡,当时我正洗头,突然整个人向对面的墙上撞去,头“当”的一声撞到墙上,人也不知是怎么过去的,中间还隔着一张床。头撞上后,也不疼,也没起包,不出血。可当时那当声把外面看澡堂的人都引了進来,有的人被吓的半天缓不过神来。

撞完后我坐在地上,心里明白,这是因为自己头脑不清醒,做了对不起师父的事才这样的,所以自己心里说:“该!该!就应该撞你,谁让你对不起师父呢?

我的生命是师父给的

师父在《转法轮》中说:“我们法轮大法能够解决这样的一个问题,使炼功進程缩短。同时又是性命双修的功法,你在不断的修炼的时候,就会不断的延长你的生命,你不断的炼,不断的延,根基好而年岁大的人,你的炼功时间也就够用了,但是有一个标准,超出你的天定,原来的生命進程,以后延续来的生命,完全是给你炼功用的,你稍微思想一出偏差,就会带来生命危险,因为你的生命進程早就过去了。”

我知道我的生命就是师父给的。炼功前,我患有心脏病,心脏稍一受点刺激,说过去就过去了。我今天的生命完全是师父延续来给我炼功用的。对于师父讲的这段法我深有感悟。

就在洗澡头撞墙这件事发生后的二、三天后,也就是我从看守所回来的第七天,公安局来人说,我被劳教三年,现在是保外就医,让我开个医院的证明。当时我听后也没去想作为一个炼功人要站在法的基点上对待这件事,就让儿子到医院开了个“有严重心脏病”的证明交给他们了。

就在把医院证明交给他们的第二天夜里三点多钟,我起床炼功时,感到心脏一下就象掉了下来,特别难受(其实就是心脏脱落了),一跟头栽到床上,不一会我醒过来时,感觉心脏在一点一点的往回收,不那么难受了,我心想把衣服穿上,刚把衣服套身上,扣还没系,又一跟头栽到床上。等醒来后,我停了好一会,觉的没啥问题了,心脏好象已经回到原位,我就慢慢的下床,可刚迈了一步,又一跟头栽到了地上昏死过去。

一早上昏死过去三次,哪一次都是要我命的,这是由于自己思想偏离了法,配合邪恶,承认自己有“严重的心脏病”被邪恶钻了空子,如果不是师父慈悲救我,我的生命早被旧势力钻我心性上的漏给带走了。

接连发生的事情让我反省我自己,我修的太差了。所以我发出一念:一定要弥补我的过错。

后来我在接送资料时又被抓了進去。这一次我正面向警察洪法,我告诉他们踩师父像是你们逼的,不是我自愿的。我说我对不起师父,对不起大法,我是被医院判了死刑的人,是师父救了我,我才活到今天,可我带着各种执著心做了对不起师父的事,我恨死我自己了。我越说越激动,后来我哭了,本来很凶的恶警都不凶了。当天晚上我梦到我走到看守所院子,院子中间有个大澡池子,我坐在池边把腿洗干净了。

一切都是师父在做

我是闭着修的,虽然修炼了十多年,可我什么都看不见,但我周围的人经常看到发生在我身上的一些神奇的事情。在看守所的那段时间,我每天早上都炼功,有一天早上,同修看我正炼静功呢,突然看到我飞了出去,手里还拿个拂尘,从看守所的窗户飞出去,坐在窗外打坐呢。还有的同修看到我在地上炼功,可翻身又看到我在睡觉呢。还有的同屋的狱友看到我炼功时身体放着金光,睡觉被子也放着金光,其实我们修炼的人都是有功的,只是自己不知道。

有一次梦中,梦见送饭的窗子打开了,狱警伸進头来说:“三个法轮功的打行李走。”接着把窗子关了。梦中我就又睡了,接着又梦见我把行李打好了,背在身上,往外走,快到门口时,门开了,是个公安局的,问我“你有枪吗?”我说“什么枪?”他一下子把门关上了,把我也震醒了。第二天,我和同修说起来这个梦,当时都没悟明白。三个月后,又進来一个同修,我又提起这梦,他说枪算什么,我们功里什么没有?你不应该在这呆着,你得正念闯出去。我这才明白过来,师父是在梦中点我呢。二零零一年一月份我正念闯出了看守所。后来一狱警见到我,伸出大拇指说:“法轮功赢了。”

二零零三年春,片警来找我开会,我坚决不去,后来政保科长带着手铐来了,要带我走,我更是不去,后来他软了,我想我应该去发正念,我答应去了,科长开车先走了,我坐派出所的车去的,在车里民警冲我伸大拇指。当会开到一半时,恶警让站起来看墙上挂的诬蔑法轮功的图片,我不起来看,科长走到我跟前,问我为什么不看,我说都是假的,他说什么是真的,我说我是真的。他当时什么都没说,收拾收拾东西走了,紧接着六一〇、镇政府、街道办的都走了。

晚间,梦见师父高大的身影向我走来。其实一切都是师父在做,我们只是在常人中表现出一个大法弟子维护法、证实法所该做的,师父要的是我们的心。

师父的法理使我一点点去掉人心

在修炼过程中,是师父的法理使我一点点去掉人的各种执著心。在迫害初期,我的怕心很重,当初我们这的资料点被迫害,资料都是外地给送,可资料送来后,我把它放在别处一连好几天不敢去取。

一次,一同修被抓,被打的心性没守住,说出资料是我大女儿给的。后来她在师父的加持下正念跑了出来,找到我说:“公安局要抓的人是你,说咱这的资料都是你的事。”因为当时我有怕心,就和大女儿一起跑了。

后来到了乡下,我出现了严重的病态,浑身发冷,在屋里穿着大衣,盖上被子都冻的受不了,嘴和鼻子都挠破了。第二天早晨醒来时我背《洪吟(二)》,当背到“弟子正念足 师有回天力”时,我一下子悟明白了,“因为自己的怕心,被邪恶钻了空子来迫害我,我应该回去做证实法的事,不应该躲起来。可又一想,已经出来了,就和当地的同修在一起切磋一下吧。我就安排好了这两天要去的地方,不知不觉中病态没了,也不发烧了,也不冷了,身体非常舒服、轻松,这让我感悟到人与神就在一念中。

其实我们的路师父都给安排好了,过关过的好时,一切都会迎刃而解,过的不好时邪恶就会利用我们心性上的漏迫害我们。所以,只要我们一思一念都在法上,坚定的信师信法,就会走好修炼路上的每一步。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