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川营山农村学员自述遭迫害经过


【明慧网二零零六年九月八日】我是营山农村的一名大法弟子,由于我在一九九九年十二月至二零零零年五月先后两次去北京证实大法,去向国家领导人反映真实情况,为法轮功说句公道话,结果就被营山看守所非法先后关押三次。在关押期间,由于我绝食抗议对我的这种非法关押,有个外号叫“晏桃儿”的恶警,把我两次囚铐在死刑床上,第一次五天,第二次七天,并对我强行灌食,后将我非法送到绵阳新华劳教所,这地方是专门迫害法轮功的邪恶场所,专门搞所谓转化大法弟子的地方,他们雇用一批打手和恶警,从精神上和肉体上迫害大法弟子。

二零零零年十二月,外地有一批大法弟子被送到了这里,和我们关在了一起。这些大法弟子一进来就不配合邪恶,并开始绝食,不听邪恶的指使,大声背诵大法。在农历新年期间,我们整个关在这里的大法弟子一起绝食抗议,拒绝参加奴役劳动,这样就遭到了恶警中队长赵俞的电棍击、绳子捆,强行不让睡觉,并把绝食的大法弟子送到医院强行灌食。后来又将我送到戒毒大队,妄图从精神上摧毁大法弟子的意志。

二零零一年九月我走出了魔窟,回到家中,仍然遭到本地恶警的骚扰迫害,没有人身自由和行动自由。一次我悄悄来到相邻县蓬安,当时无钱吃饭,我便去食堂讨饭,恶人说我是小偷,把我送到乡上,最后又送回本地派出所,遭到罗所长、文所长的电棍、皮鞭抽打。

二零零二年七月二十六日,我在陕西石泉火车站,被便衣特务绑架,将我送到安康铁路看守所,囚禁四个月,受尽了非人的折磨,便衣特务又耍花招,派来一个自称是他母亲的特务,冒充法轮功学员,和我住在一个号室,目的是来试探我是否是炼法轮功的,我当时没有认识到邪恶的卑鄙手段,说出了自己是炼法轮功的。二零零二年十二月五日,我又被送回营山看守所,恶警“晏桃儿”指使犯人罗大娃毒打我,又把我铐在死囚床上。在我精神还未恢复到正常的情况下,恶警逼我在非法劳教的通知单上签了字。二零零三年六月,我第二次被非法送到邪恶的新华劳教所。

以上是我受江氏集团迫害的经过,也是江氏邪恶集团迫害法轮功的一个缩影。我个人知道的营山县对法轮功迫害的情况,简略的揭露于后:凡是学了法轮功的人,公安局登记造册,存有档案,分期分批举行学习班洗脑,根据名单逐户进行搜查和抄家,抱走了大法书籍和有关资料,逼学员缴纳保证金和罚款,收缴学员的身份证,写了“三书”才能放人,限制法轮功学员的人身自由。二零零零年至二零零三年,县六一零统一规定法轮功学员每天到指定地点报到签名,到外地要请假批准和限期返回,全县有三人判刑、十二人劳教,三人被开除,还有被逼得妻离子散的数起,被关、被押、被游街示众、被挂黑牌照像、被上电视亮像的人无法统计。在江泽民”政治上搞臭、经济上切断、肉体上消灭“的群体灭绝的指使下,在营山造成了一种红色恐怖,毒害了许多众生。今年上半年又有两名大法弟子因讲真相被判刑劳教。所以我要继续做好三件事,让真善忍遍及世界每一个角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