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黑龙江大法弟子叙述被骚扰、监控的遭遇

【明慧网二零零六年九月八日】

一.片警将我登上黑名单随时随地骚扰迫害

修炼法轮功,按照真善忍做好人。自从99年7.20中共迫害法轮功以来,我家就没消停过,有时居委会主任来,有时片警来,还天天找我去参加“学习班”,其实就是洗脑班。当地片警还把我列上黑名单,随时随地打电话来骚扰。

我是1995年5月份走上修炼之路的。修炼之前我的身体很差,严重的高血压、过敏性鼻炎、腰椎间盘突出、心脏早搏并偷停每分钟多达六下。走路经常摔跟头,无论是在家里还是在上班的路上,经常是不自觉的趴在了地上,腿总是青一块紫一块的。一犯腰疼病时,连上厕所都很费劲。不仅家务活干不了,还耽误了工作,后来听说法轮功能治病,我就抱着这样一个试试看的目地走进来的。

当时我参加的炼功点是在师专,那时,我早晨炼动功,白天参加学法小组,晚上炼静功,使修炼形成了规律,感到生活得很充实。这样修炼一段时间后,身体改变很大,真的是感到了无病一身轻。我庆幸自己在晚年时得到了这么好的高德大法。

在99年7.20那天,我们到文化宫广场要求释放被非法抓走的大法弟子、讲清真相。刚到那不一会,我们就被武警拳打脚踢的塞进车里,把所有的大法弟子都拉到体育馆,放到烈日下晒着,不让上厕所,不让喝水,而且时不时还有人对着我们照像、录像。直到下午,居委会主任把我认回去,说是一会组织到街道办事处看电视。我没有去,就呆在家里。后来我想:到底让看什么电视呢?我就打开电视机,不一会电视播出给法轮功无端“定性”的事。当时我真不相信自己的眼睛,好象是突然一脚蹬空、天塌了一样。心想以前听说共产(邪)党向来爱整人,我都没放在心上,但是现在这事发生在我的身上了,大法让我久治不愈的顽疾不药而愈,这共产(邪)党怎么能睁着眼睛说瞎话呢?一气之下,我把电视关了。

从此以后我家就没消停过,有时居委会主任来,有时片警来,想看一会书,都是不可能的,还天天找我去参加“学习班”,其实就是洗脑班。就这样,他们不分黑天白天换着班的来干扰我,有时片警喝完酒,到我家坐着就不走,有时坐到太晚了,我们只得赶他走。

自“610”成立以后,恶党变本加厉的迫害大法弟子,气焰十分嚣张,当时的情景真是达到了白热化的程度,炼功点、学法小组都暂停了,同修之间的联系少了,昔日里堂堂正正的修炼环境一下子被恶党给抹杀了。当时有许多同修都去北京上访,我就心生一念:去北京,我要把我学法受益的亲身经历告诉大家。

我向同修要了一个条幅,带上讲真相的不干胶,在2001年1月踏上了去北京的列车。一路上精神十足,到北京后先找到了住处,我就一路直奔天安门,找能挂条幅的地方。可是一直走了几个来回都不可能。天安门前到处是警车,一队队的保安、警察,来回的巡视,便衣、特务成群结队。凡是发出正义之声的,不由分说便上去一帮人,将其狠狠踩在脚下,然后拖进警车。整个天安门处在一个红色恐怖之中。我一看是这种情形,真是申辩无门啊,当天晚上我把这条约1米半长的条幅挂在了外交部附近。挂完后回头一看很醒目,我心里很满意。

大约刚过了年,有一天,有人敲门,老伴儿把门打开,进来两个警察,问我的名字,说到公安局走一趟,有事问我。当时我正在看护外孙,我说没有时间,有事在家问。他们说不行,我说,那等下午有人替我看孩子我再去。这时他们说带上孩子一起走,孩子一听让坐警车,吓的大哭起来,说不坐警车,警察坏,吓得哭个不停。

直到下午,他们把我塞到警车里,拉到了公安分局。两个警察一边一个架着我上楼,我说不用架,我自己会走,他们也不松开,可能怕我跑了。到那以后,抓我的那个警察说:“有人举报你,说你上北京了,你去没去?”我当时没有正面回答他。我说:“我真应该去北京,告诉大家我通过炼功我的身体变好了,为国家节省了大量的资金。”他们忙说:“你千万别去……”就这样他们反反复复的问我去北京的事,我就所答非所问的对付他们。一会看到师父的教功图倒放在墙根,我很痛心,我说:“你们这样做不好。”再看他们办公桌下都是收缴的大法书,一伸脚就踩着,我说:“你们立柜上边有地方,别把大法书用脚踩。”

整个下午其它屋的警察都到这个屋来同我谈话,我就和他们唠我身体的变化等,不让他们抓住把柄。一直到天快黑了,他们才无可奈何地说:“你走吧。”

直到今日,他们还时不时的到我家里来登记,随时随地打电话来核实核实。有时孩子去办理户口等事时,他们总是先问:“你妈现在还炼不炼功了?”,还把我编上号码登在黑名单上。

修炼这么多年来,我和同修们一样,是在万魔乱鬼的迫害下,不畏邪恶,历经了腥风血雨,坚信不移的助师世间行。

二.“610”指使单位人员对我长期精神迫害

自从1999年7.20江氏流氓集团和共产党迫害法轮功以来,我在身心、精神方面受到极大的迫害。首先是单位受上级“610”指示,让我把大法书交上去,还得写“不炼功、不进京的保证书”、家庭“担保”,单位领导找我去谈话,给我和我的家人带来巨大精神伤害。

我是1995年5月得法的,今年54岁,现已退休。没修大法之前,我身患多种疾病:高血压、风湿、神经官能症、脑动脉硬化,心脏也不好,降压片、维脑路通等好几种药常年不断的吃,那时我才40岁出头就离不开药,我自己都发愁。

自从修大法以后,身体也不难受了,各种药也不吃了,也有精神了,我丈夫也和周围的人说,我老伴炼功身体好了,也不吃药了。一人炼功全家受益,我女儿幼年时经常感冒发烧,自我炼功后,她也不爱感冒发烧了,身体非常好,工作也很好。

在2000年5月1日前,单位受上级指示一天一个电话来干扰我的正常生活,查看我是否在家。给我精神上造成极大伤害,成宿睡不着觉,精神恍惚。我的家庭也受到恶党的迫害,恶党搞株连政策,一人炼功家人、子女都要受到牵连。我丈夫由于受恶党牵连政策的毒害,怕我炼功连累孩子的前程(那时孩子在外上大学),两次提出和我离婚,给这个家和他这个常人精神上都造成了极大的伤害,更给我造成了莫大的迫害。

我炼功做个更好的人有什么错?我身体好了,给国家节省了医药费,有什么不好?江氏集团与恶党给我与家人造成了那么大的伤害,也把应该得到救度的家人拉了下来,对大法有成见,这些都是恶党对我与家人的精神迫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