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尔滨万家劳教所恶警迫害大法弟子


【明慧网二零零六年九月九日】这篇文章中纪录的是我亲身经历、亲眼目睹的哈尔滨万家劳教所的罪恶。

我是一名大法弟子,1999年7月20日之后,我为了给大法说句公道话,依据宪法赋予公民的权利,于2001年到北京上访,被北京公安局强行抓走;后由当地派出所接回,被非法劳教一年,关进万家劳教所七队。我亲眼目睹了劳教所里对大法弟子的迫害。大法弟子只要学法炼功就会有板凳、热水瓶飞过来,砸向大法弟子的头或脸,关进小号受折磨。有一位大法弟子只因默默背法被砸的满脸是血,开水洒了一身,这样的事情经常发生。

2002年我出了万家劳教所,回家没多久,当地片警就到家骚扰,强行按手印,并扬言,如不按,就抓走判两年。我不得不流离失所在外两个春秋。我按“真善忍”努力做最好的人何错之有?竟然因此被害的有家不能归。

是谁在制造不幸与动乱,这是我不能承认的,于是我又回到家中,没多久就被片警安排监视我的人告密。当地派出所领着国保大队共几十号人把我家围住,土匪打家劫舍一样把我家翻的乱七八糟,大法书全部抢走,录音机传呼机抢走,然后强行把我送到拘留所非法关押了几十天,提审员让我说出几个大法弟子的名字就放我,我决不配合他们的无理要求,被再次送往万家劳教所。路上,一个男警恶狠狠的说:“恨不得毙了你。”我听了真替它难过。

到了劳教所,先送集训队,那是迫害大法弟子的黑窝,搞强制转化,逼大法弟子写所谓的“三书”,我不写,她们就叫我蹲着,这种姿势蹲的时间长了,能把人蹲瘫痪,把大腿蹲出许多大水泡来。后来男警姚福昌和另一男警来强制我写三书,我和它们讲真相,姚福昌发了疯似的用新买来的高压电棍顶着我的太阳穴放电,将我打了两个跟头,它狂叫道:“我就是魔!就折磨你!”它让我蹲了一天一宿。看我还不写,就把我用最小的手铐背铐式吊挂在床头立柱上,胳膊在身后翘起老高,下身半蹲着,非常痛苦。晚上不让睡觉,八个人轮流看着我,我的手被吊的全变成了黑色,满手背都是大泡,手腕上的皮都被铐扣扒掉了,露出血淋淋的肉。

有一名姓吴的大法弟子因坚决不写,被女恶警邱阳打的腿和脸肿的不像样子。

2006年3月16日,以队长郭秋丽为首的12大队,以孙艳芝、马贵云解教前不写三书不写总结为由,又对大法弟子开始了新一轮的迫害,对外称“整顿”。

在大法弟子遭受残酷迫害的七年中,象这样借口“整顿”,实为对大法弟子进行肉体与精神双重摧残不知有多少次了。这种整顿包括非法使用刑具,并使其合理化,一般要报所管理科批准(管理科科长刘涛,男,2002年万家男恶警进驻女队对大法弟子用酷刑强制转化过程中,刘涛是主要负责人,队长)。

12大队每天强迫干十几小时活,回宿舍还让大家说和大法决裂的话,大法弟子都不说,那么就站着,站半宿。恶警看站半宿也不说,郭秋丽领着当班管教隋雪梅、王美英、李佩环大打出手。大法弟子史桂芝高喊“法轮大法好!”“法轮大法千古奇冤!”李佩环不断打她嘴巴子,史桂芝不断的喊,郭秋丽、隋雪梅、李佩环三人疯狂的打史桂芝,并把她从二班拖到一班继续迫害。当晚史桂芝脸全部浮肿,面目皆非,双眼圈呈黑色,双肩至脖颈受挫。这位非常硬朗的66岁老人,仅半个多小时就被打得臂不能举,行动迟缓、生活难以自理,那情形让任何一个有良知的人都会感到震惊。

大法弟子宋文娟也因高喊“法轮大法好”被恶警丛志丽拉到外面上大挂,坐铁椅子长达60天之久。

恶警暴徒给大法弟子白霞也上了大挂,这种刑非常残酷,能把受刑人致残。就是把人的两只胳膊吊绑在两张两层床头顶梁上,然后两张床分别用两组人向相反的方向推(类似古代裂刑),中间受刑人因拉力使身体绷直吊离地面,受刑人会感到心肺欲裂,痛不欲生。然后恶警暴徒用电棍电,用警棍打。宋文娟刑后两只手腕抬不起来,但迫害远没有停止。在宋文娟坐铁椅子期间,东北3月中旬的室内温度是一年中最冷的,恶警将宋文娟鞋和棉衣扒掉,让宋文娟穿线衣线裤光脚踩在地砖上,脚肿的老高,目不忍睹。白霞上大挂后一只手抬不起来,还每天被强迫劳动干重活14小时以上。

大法弟子于仙娜被管教谢春燕、魏本芝打嘴巴子。恶警佟英凡用警棍打大法弟子,警棍上的穗都打飞了,它是这次迫害行动的恶首,出谋划策,干尽坏事。积极参与迫害的恶人中还有一个叛徒王美芳,哈尔滨人,它还背恶警写的诋毁大法的文章到长林子劳教所鼓噪,搞破坏。

在这次迫害中孙翔杰的遭遇更令人发指。

2006年3月20日上午10点30分左右,管教丛志丽将孙翔杰从车间叫回12大队楼上,因她不按邪恶要求去做,被丛志丽上大挂酷刑并用电棍电击,一连三次时间较长,还用穿皮鞋的脚踩碾孙翔杰手指,而后强行扒掉孙翔杰的外衣,只穿线衣线裤锁在铁椅子上。3月21日早晨9点,恶警队长张爱晖又对孙翔杰进行了大挂电击折磨,在疯狂的第四次施暴后,孙翔杰处于极度虚脱状态,全身不能动,一星期才恢复一点体力,勉强自理。

12大队恶人毫无人性的强迫她每天必须完成任务,恶警周英凡阴阳怪气的说:“不就上了大挂了吗,还打不了冰棍杆了,别用这个当借口不干活。” 恶警用劳动定额强迫法轮功学员超负荷作业是万家劳教所几年来惯用的迫害手段,恶警周英凡在这场迫害中起了极坏的作用。

曝光迫害,是为了彻底结束劳教所、监狱对大法弟子的迫害,也为唤醒人们心底的良知道义,认清共产邪灵本质,选择光明未来。


万家劳教所恶警名单(部份)

所里:卢振山、刘涛、孙庆、李光耀、李宗耀
集训队:吴洗勋、赵玉庆、姚福昌、于方丽、吴宝云、关杰、李长杰、娜东坡、李春霞
七队:张波、常淑梅、杨国红
十二队:郭秋丽、张爱晖、沙玉锦、邱阳、刘白冰、周英凡、丛志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