甘肃省庆阳大法弟子金福杰夫妇受到的迫害


【明慧网二零零六年九月九日】我叫金福杰,男,52岁,甘肃省庆阳市西峰区董志乡庄头村小河湾队,妻子姜麦兰,54岁,大法弟子。我们是99年2月得法,下面是我和妻子受到的迫害

2000年3月26日,我和妻子进京上访被董志乡派出所恶警马忠宏强行带回,吊挂在派出所院内2棵树上打骂逼供转化,恶警马忠宏还辱骂我妻子。4月4日我们被强行送进看守所关押一个月。

2000年4月10日前后,我和妻子在看守所被关押期间,董志派出所所长“袁番瓜”、副所长吴刚带领突击队和村干部10多人来到我家,对我早已分家的儿子逼供。乡长说:“交来你父母上北京的罚款5000元,不交就拿家产来抵押”,儿子说等人回来再说吧。他们就抬门扭锁,把桌、凳、椅、缝纫机等家具及粮食全部拉走。拉走小麦5000斤、油籽400斤、豆子500斤,这些都是我们在地里干活辛苦挣下的,最后把大门都拆下来装上车拉走。我回来听乡邻说,车到半坡上不去就往下抛粮包和家具,家具摔坏,粮包摔破,粮食撒了一路。听说放到村上要开群众会批斗我们。家里门户大开,十几本大法书也找不着下落,东西丢失不少,一袋大豆也被人拿走,粮食放到村上墙围的库房里风吹日晒雨淋。我和女儿去乡上要家产,乡长贺常青还逼着我们要交罚款2285元,说是拉我们的车费、工资、麻袋费等,女儿问丢失和损坏的东西怎么办?乡长就大骂我们,拳打脚踢地把我们赶出门外。听儿子说,我们坐牢房期间恶警经常半夜来打门,吓得不敢睡觉,只得搬往别处居住。

2000年7月15日,董志乡办洗脑班10天,乡上干部又强迫我们到洗脑班进行洗脑。

2001年1月15日,董志派出所长“袁番瓜”又绑架我到洗脑班,后又把我送到看守所,说是我两次上北京就将我劳教一年,送到甘肃省平安台第一劳教所三大队一中队,半年后保外就医释放。在劳教所期间大热天劳动不让穿衣服,光着身子让太阳一曝晒就是10多个小时,每隔五分钟就点名一次,劳动场地四周站着值班恶警狂叫“快快快”,多数大法弟子被累成肺结核、肺炎、心脏病。有的累晕倒在地,还遭牢头一顿暴打。不转化的学员不让睡觉、罚站、白天干10多个小时的活,晚上还要上所谓“转化课”。平安台里传着顺口溜是“平安台有三快:锨翻要比犁地快;架子车比拖拉机快;走路比跑得快。”“害死一个人鸦雀无声,跑一个人惊天动地”,我被折磨成严重心脏病,住院40多天,虽被保外但上报期间一共拖了7个月才被批下来,在这期间被罚洗厕所、补车胎等。

2003年3月12日,西峰国安大队和董志派出所又闯进我家翻箱倒柜抄出炼功带、单放机、真相资料、连门上贴的对联都被拍了照,我被绑架到看守所三个月,办劳教两年三个月,送甘肃平安台第一劳教所,因检查有病被释放。在我被关的同时,恶警还多次抓我的妻子,逼得她在山洞里躲了几日不敢回家。以后又多次上门骚扰。

2006年5月20日,董志乡司法人员及派出所恶警又一次抄我家,抢走了师父法像、法轮图。

在我受到整个非法迫害中,我三次坐牢房、两次劳教、两进洗脑班,我妻子一次进牢房、两次流离失所、三次进洗脑班。